“砸烂黑监狱”上海维权老人持横幅北京上访(圖文)

  • 发布时间: 2019-04-15 10:29:52
 
1-22-600x400.jpg
上海维权老人深受黑监狱之害,进京上访不忘呼吁中央政府取缔黑监狱。(受访者提供)
【大纪元2019年04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最近,上海多位维权老人手持“砸烂黑监狱”条幅,到北京公安部、建设部、信访局递交材料。
4月8日,吴玉芬、谈兰英、王扣玛、黄振贵、杨明华等5人相约到北京信访。他们有的已经上访二十多年了,问题仍得不到解决,却屡遭地方政府以关黑监狱等方式来“维稳”,防堵他们进京。其中吴玉芬曾被非法关押黑监狱长达405天。

 

上海维权人士进京举报地方政府贪腐。(受访者提供)

 

吴玉芬 黑监狱405天
长宁区新泾镇的吴玉芬,因房屋拆迁事件,1997年打赢了官司,但镇政府并没有执行法院判决给付其动迁补偿。22年来的维权上访不断被行政或刑事拘留、关黑监狱,还遭构陷“寻衅滋事罪”判8个月刑期。
吴玉芬告诉大纪元记者,“我的案子22年了,我到北京他们就不断抓我,还被判刑8个月。 2017年10月我到北京去,回来就把我关进黑监狱。”
“原来我们有8个人关在同一个地方,后来7个人都放了,剩我一人就把我换到别的地方,最后是换到崇明去,换了三个地方。从2017年10月7日到2018年11月11日进博会结束后才放我回来,总共关了我405天。”

 

吴玉芬被关黑监狱405天。(受访者提供)

 

把牢底坐穿 维权到底
谈兰英、王扣玛是残疾人,他们到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信访办公室反映,因身体有病、医疗费用负担重、生活困难、无房居住等请求协调帮助,但都被踢回当地政府相关部门去反映。于是两人就在中残联门口维权乞讨。
1996年5月,谈兰英因位于普陀区昌化路的公房被非法拆迁而上访。原本一个道路拓宽工程,最后竟然在她所住房屋的土地上建商品房,至今没得到任何安置,致使她无家可归。
74岁的谈兰英,从黑发到白发,已经维权24年,在上访路上被软禁、拘留,还被劳教过一年。她曾表示,即使把牢底坐穿也要维权到底。

 

上海维权老人在北京公安部信访。(受访者提供)
谈兰英在中残联信访。(受访者提供)

 

王扣玛母亲 黑监狱中猝死
闸北区的王扣玛,因其母滕金娣所居住房宅被当地政府非法强迁,后续安置、补偿款又遭抢夺,而与母亲一起多次上访维权,在一次上访过程中,其母被强行关押黑监狱80多天,于2008年1月5日猝死在黑监狱中。
母亲被迫害致死,闸北当局不惩治迫害者,反而诬陷王扣玛遗弃母亲致其死亡,被地方法院以“遗弃罪”冤判1年6个月。
2012年1月5日,他与亲友在母亲生前被非法关押的黑监狱附近进行祭奠活动,再次抓捕、刑拘,2013年9月17日,被上海市闸北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秘密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在羁押期间,其曾几度病危而被迫送往上海市监狱总医院救治。

 

谈兰英、王扣玛在中残联门口维权乞讨。(受访者提供)
王扣玛在中残联信访。(受访者提供)

 

顾国平黑监狱中被打断四根肋骨
上海长宁区退休大学老师顾国平,自己家、父母、兄弟等三户私房被非法强拆。顾国平2月20日去北京上访维权。在北京车站被截回上海,后被关进崇明的横沙岛黑监狱,进去首日就被长宁区政府雇凶打断四根肋骨,造成胸部椎体骨压缩性改变。期间不让报警,不让就医,直到两会结束,3月15日晚上9时被放出才得以去医院诊疗,并向各相关部门举报控告。
顾国平向大纪元记者表示,“我拖着断了四根肋骨的病体,从派出所告到公安分局、法院、检察院和市局、市府信访办。还向12345的市民投诉热线和12389公安部投诉热线多次投诉。也给上海市长应勇、公安局长龚道安、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公安部长赵克志等领导,邮寄了举报控告信和材料。但直至今日均没获得立案受理和应有的关切。”
十七年来,顾国平上百次进京举报控告,惨遭周家桥街道残暴的打击报复迫害,曾无故被判刑一年半,被关黑监狱累计三个多月,被暴打五六次,去年12月底被殴打致伤,上海市医院曾两次开出“病危通知单”。
顾国平“我们这个国家还有没有平等、正义和公平?天理公道何在?这就是阳光下的黑暗,法治下的罪恶。这能称得上是文明国际大都市的形象吗?”

 

顾国平向各领导寄举报信。(受访者提供)
被打断4根肋骨,顾国平拖着病体走访各相关单位维权。(受访者提供)

www.epochtimes.com/gb/19/4/14/n11186160.htm 

 

 
信息来源: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