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企业家遭强拆损失上亿 发推后警察上门(圖文)

  • 发布时间: 2020-05-23 08:13:46
  • 作者:周仪谦
 
1111.png
民企汇英豪商贸有限公司遭北京政府几次强拆,损失惨重。公司负责人郭坤鹏奔走维权一年多无果。(受访人供图)
【大纪元2020年05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北报导)民企汇英豪商贸有限公司遭北京当地政府几次强拆,损失金额高达上亿元人民币。公司负责人郭坤鹏奔走维权一年多,但中共各政府部门互相推诿,事件至今得不到处理。他无奈上推特曝光,结果警察迅速找上门——不为解决强拆问题,只为让他噤声。
郭坤鹏介绍,汇英豪公司在2006年经过大兴区政府和国土资源部门的批准,受让取得位于大兴区西红门镇大白楼村的一块工业用地,该地面积6.71亩,使用权终止日期为2043年6月2日,他持有土地使用权证和出让合同。
公司接手土地后,对原有厂房进行了翻新和扩建,厂房和办公用房总建筑面积达到约9000平方米,电、上下水以及采暖设施一应齐全。厂房一部分用于开办涂料厂,一部分出租给制衣厂。
2017年11月,大兴区发生大火灾,当地政府随后以此为由,暴力驱赶“低端人口”,公司也被以环保和安全等理由叫停了一切生产作业。
遭遇三次强拆
2018年9月到10月间,当地政府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对汇英豪公司进行了三次强拆。郭坤鹏说,“(政府)连个电话都没打,去了就把我们的人往外一拉就给拆了。”
每次强拆,公司都拨打110向所在辖区的金星派出所报警,但派出所均回应称,“这是政府行为,我们管不了。”

 

民企汇英豪商贸有限公司遭北京政府几次强拆,损失金额高达上亿元人民币。(受访人供图)

 

公司被夷为平地后,西红门镇政府曾找公司谈补偿问题。副镇长宗文浦、镇纪委书记孙伏玲、镇拆迁办翟主任、以及北京银城房地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的工作人员都参与了谈判调解行为。
郭坤鹏的法律顾问包龙军律师表示,他们在谈判时就指出了政府的违法行为。“你如果要征收,一先要有个征收补偿方案,二有征收决定等等。所有的东西我们都没看着,我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你们强制拆除,程序方面是有瑕疵的。”他说。
公司还在这次会面中得知,当地政府是在组织所谓的“腾退”工作,拟通过腾退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
包龙军表示,法律上没有关于腾退的任何明确定义和概念。“什么叫腾退?我们不知道,所以申请了信息公开。建委给的明确答复就是:腾退确实不是法律方面的依据。”他说,“这只是地方政府随便的以一个名词来侵害其他人的财产权利的方法,它属于什么范畴?就是违法的范畴。”
在谈判中,副镇长宗文浦承认强拆存在瑕疵,但仍然强制要求汇英豪公司要接受他们的赔偿条件。
公司损失过亿 政府拆迁补偿极低
包龙军表示,国有土地征收补偿条例有一个评估办法,其中明确规定:被拆迁企业厂房的价值要依据周边相同地位、相同情况的企业的交易价格来定。
他们大致调查了一下周边厂房在2018年末(被强拆时)的成交价格,得知每平米的平均交易额在9,000元(人民币,下同)到11,000元。包龙军说,“这么一算,不包括我们的设备和里面的附属设施,就单单8,900多平方米、将近9,000平方米的厂房和办公楼的赔偿金额就应该达到9,000万到1亿1千万之间。”
包律师还解释说,按照规定,拆迁前必须有评估人员对整个房屋进行登记,留存平面拍照图像和视频资料,且要经过公证部门的公证。但是,西红门镇政府完全没有执行这些程序,违背了所有法律的明确规定。
“所以我们的损失到底有多少,到现在我们自己心里都没数,因为所有东西都遭到了完全灭尸性的毁损,他是非常野蛮的。”他说,“一个企业为什么政府这么恨,我们也很纳闷。”
经过一年多的申请政府信息公开、投诉、行政复议和法律诉讼,大兴区政府终于在2020年1月13日出具行政复议决定书,确认西红门镇政府对汇英豪公司的拆除行为违法。
郭坤鹏在微信公众号的文章中透露,西红门镇政府副书记王彪在今年4月12日约他见面,答应一周后给赔偿方案。但直到5月3日,他才口头给出包括土地收购在内的赔偿方案,方案远低于公司所受损失,大约只相当于按照土地征收和拆迁补偿规定应予补偿的三分之一。
包龙军表示,当地政府并没有对补偿方案作出解释。“我们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给)那么少的补偿。他最开始给我们补偿是以2002年的农村土地拆迁为标准。但是我们后来查,那个标准已经作废了。”他说,“他们就是掠夺的方式,他们从中挣钱。”
“当地政府强拆行为涉黑”
包龙军认为,政府的强拆行为完全涉黑。第一,他们粗暴拆迁;第二,他们先强拆,拆完了再谈补偿。
他解释道,“你的决定和你的行为,你必须决定在前、行为在后,你不能行为完了再作决定。也就是说,枪毙你的时候,必须先经过法院的判决,你不能先枪毙人完了再判人是哪个罪。”
包龙军还表示,当地政府逼着企业同意他们的赔偿方案和方式。据他了解,周边有不少企业都被这么强拆,和政府有关系的会多给点补偿;没有关系的都用非常低的赔偿标准给解决了。
西红门镇政府的一个副书记曾直接威胁他们说:别以为你们控告了就怎么的,你这个厂房没有任何的规划,我们完全可以以任何违建的形式再来处理你。
但是,所谓“违建”的说法是无中生有。包龙军表示,北京的城乡规划条例2009年才实施,而汇英豪公司的厂房建设是在2006—2009年间。当时法律不健全,公司根本无法申请这方面的规划。
“这个国家就是以权为主,所有都在于官员的决策、官员的一个意愿、官员的一个决定,没有法治可言,就是领导的决定就能决定一切,并不是说法律能决定一切。”包龙军说,“法律在这个国家处在很可笑、很可悲的一个地位。”
发推文曝光强拆 警察迅速找上门
强拆后,郭坤鹏采取了各种法律手段,也写了不少求助信和公开信,但是根本无人理会。
5月9日,他将事情曝光到推特,警察终于“迅速行动”,开始三番五次找他。他在5月21日的推文中写道,“解决问题的呼声没人理,找麻烦的倒来了!昨晚到我家给我做笔录,今天又打电话约谈我,这究竟想干什么?”
包龙军说,郭坤鹏住家所在地的朝阳区常营派出所警察都是深夜上门约谈;警察不在正常时间工作,而选在半夜找他,这本身就是一种恐吓行为。
此外,警察完全不管强拆事件,只问他为什么“违法发推”。包龙军说,“本身言论就是自由的,他也就说个事实情况。他们现在说了翻墙违法,但是哪条法律说翻墙违法?哪条法律说上推特违法?”
由于中共正在召开两会,郭坤鹏还在前两天给人大代表申纪兰写了一封公开信,反映公司被强拆的情况。他说,“我认为申纪兰当了66届的代表,她也应该为我们发点声了嘛,我是这么认为的。她也不能净举手、净赞成啊。”
郭坤鹏表示,他希望这个案件能够引起更多的关注,尤其是引起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举的关注。
 
 
 
 

文章链结www.epochtimes.com/gb/20/5/22/n12129999.htm 

 
信息来源: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