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垃圾成山 广州理工封校学生呐喊(圖文)

  • 发布时间: 2020-09-24 08:31:59
  • 作者:李穹
 
Unknown-6-600x400.jpg
宿舍楼下垃圾成小山。(受访人提供)
【大纪元2020年09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凌云采访报导)大陆高校因“疫情”而一刀切的封校方式引发学生越来越多的不满和抗议。继早前西安外国语大学在宿舍呐喊抗议封校后,广州理工学院(简称“广州理工”)大学生也效仿在宿舍集体呐喊控诉不满。
“宿舍楼被垃圾包围”
垃圾成山,恶臭难闻,老鼠乱跑,校内食堂和小卖部坐地起价,学生被困校园,然而教职工仍自由出入……广州理工学院大学生的不满不断加剧。
广州理工学院大四学生张明(化名)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全校每栋宿舍楼下都垃圾成“山”。垃圾发酵一个星期多,恶臭难闻,然而学校却管理无力。
“垃圾箱很小,而且不是每栋宿舍楼下都有,你想像一下,平均每栋楼1,000人以上就靠一个5个立方都不到的垃圾斗。垃圾斗来不及收,半天就能堆出一座山。”
大一新生赵菁(化名)也有同感,每栋宿舍门口简直就是一个垃圾场,也没人清理。
“有一次晚上下课回宿舍,直接我们几个女生被垃圾臭得同时呕。然后我去到宿舍楼下还一直干呕。”赵菁说,这样的环境细菌滋生,而且蚊虫也多。
学生王浠(化名)更是用“惨绝人寰”来形容校内的垃圾乱象:“垃圾堆的臭味已经飘进宿舍了,闻到都恶心死了,而且非常多的老鼠窜来窜去,非常的吓人,蚊虫也非常多。这样的环境细菌滋生,叫我们怎么居住?并且洗澡水也是黄色的,怎么洗澡?”
王浠说,他们真的是顶不住了那些垃圾的臭味、老鼠的光顾和蚊虫的叮咬,处境真是“惨绝人寰。”

 

宿舍楼下垃圾成小山。(受访人提供)
宿舍楼下垃圾成小山。(受访人提供)
宿舍楼下到处都是垃圾。(受访人提供)

 

教职工随便出入校门,学生抗议不公
同时,让学生们不理解的是,现在社会上已经放宽管理,KTV、电影院、图书馆等等公共场合也已可以开放,甚至连出省旅游都是可以,然而学校却把学生全部封锁在校园里,其他人员却自由出入。
张明说,“说是师生一视同仁,但是那些老师、职工、送货员一样进出无阻,只把学生关起来。这样子只是一个假的闭环,根本达不到学校封闭管理的目的。”
赵菁认为,现在大部分人都不戴口罩,单纯每天走个形式探一下热度,签一下到,一点用也没有。教职工出入倒是很自由。
有学生找到中共教育部8月27日上午的新闻发布会内容,援引教育部的指示说,学生要按照“非必要不外出”原则,教师和其他人员也要按照“非必要不外出”的原则。
学生质问:“这是关于封闭管理文件的注解,明明白白写着老师学生一视同仁,为什么现在区别对待?”
小卖部坐地起价
除了垃圾的事情长时间得不到解决,校内小卖部、食堂因为垄断趁机涨价等一系列问题更让学生感到雪上加霜。
赵菁说:“(学校)强制我们学生在校内消费,可是学校小卖部价格都比外面高一半价格,还不明卖标价,结账还故意算多钱,这明显对我们学生不公和欺压。”“楼下小卖部所有商品都是没有价钱的,第一天来问一个价,隔一天来问又是一个价。”赵菁说她买了一个花洒,本来一套二十几块钱,小卖部卖成了四十几块钱。
由于大家不能订外卖,只能吃食堂,导致每天食堂大排长龙。张明说,现在饭堂每天高峰期连过道都站满人。打饭排队起码半个小时,位置不够只能去宿舍吃。校外外卖只能从栅栏取。
中秋假期减半成不满爆发导火索
据张明了解,现在学校完全没有任何解除封闭的意思,甚至还把所有能翻出校园的地方火速封锁,前一天有人跑出去的地方,第二天就加栅栏了,从来没见在其它事情有这么快的决策运转。
令学生感觉恼火的是,他们听说学校这次中秋节假期(十一假期)只放4天假,如果出校门还要层层审批,还要家长签字。
张明说,现在大部分学生情绪已经很不满,昨天又听到学校只放4天,要出学校还得请假,请假权在辅导员手里,“我今天都想跳楼了”。

 

(网络图片)

 

广州理工学院一名学生发文质问:“现在广州地区很多学校十一放假也已按国务院规定放够八天!为什么广州理工学院只放4天?放假出校门还得各种请假?正所谓患不寡而患不均,现在要的就是公平二字。”
广州理工学院学生的不满并非个例,9月20日,西安外国语大学学生抗议封校导致食堂涨价、生活不便。学生们在宿舍内集体呐喊近30分钟。引发外界关注后,校方紧急开研讨会处理事件。
网上传出一封据指是来自国安部的定性消息,消息称西安外国语大学抗议事件是“国外势力挑唆”导致,事件已经上升到政治层级。全校老师将对各寝室进行巡查,抓捕喊楼的学生。但这一消息尚无从证实。

 

(推特)

 

9月21日,合肥工业大学学生也因为只放一天假及校方的封校管理,引发学生在宿舍集体呐喊,要求放假。
有合肥工业大学学生也反映,“请假流程繁琐,物价越来越高,都割到菜根子了”。
另外,南宁师范大学武鸣校区学生也表示,封闭管理期间学校食堂坐地起价,“食堂一荤一素9块钱,两素一荤就十六七块了,还难吃;请假比登天还难,都现在了,都还没有放假通知。新生开学时,外面搞校园卡的、拉网线的,随便进来,而且不戴口罩,这样真的有用吗?除了大学生,所有人都可以出入。真的要被困疯了。”
广东医科大学学生也通过多种方式抗议学校圈钱,“天价水电费”,甚至也给出“五大诉愿 缺一不可”,并且写到墙上,但未明确这些诉求是否同封校有关联。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文章链结www.epochtimes.com/gb/20/9/23/n12424948.htm 

 

 
信息来源: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