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某县政府成“劫匪”交通罚款占财政1/3(圖文)

  • 发布时间: 2021-04-18 06:43:38
  • 作者:孙芸
 
id12886980-GettyImages-73920357-600x400.jpg
图为2007年4月18日北京交警在环城公路上拦截并检查车辆。(FREDERIC J.BROWN/AFP via Getty Images)
【大纪元2021年04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净综合报导)近日大陆媒体曝光,北方某县政府成“靠路吃路的山大王”,交通罚款竟然“撑起”该县三分之一的财政收入。该县一般公共预算一年收入才一亿多元,令人震惊的是,当地交通罚款一年“创收”3,000多万元。
据报导,这个不通高速的山区县是煤炭运输必经之地,许多运煤车辆进出,都要经过这个县。当地有官员表示,县里工业不发达、企业较少,“领导要钱就找交警等执法部门”。
当地许多司机反映,县内这段几十公里的省道上,就有近10个电子违章抓拍设备,在其它道路上,“电子警察”也很多。但同样在这条省道上,临近另外两个县的范围内,路况环境几乎相同,交通违章抓拍设备却很少。
有司机说,除了设置的横杆测速设备多之外,该县在道路下坡、拐弯等地方的路边树旁还安装了立杆式测速抓拍设备,这些“电子警察”相对比较“隐蔽”。
一位被罚数次的司机对这个县内省道上某个立杆测速设备颇有微词:“对来车拍车头,对去车拍车尾,道路规定时速60公里,突然限速30公里,不是特别熟悉的当地人,很难避过,一旦超速被拍,经常会被扣12分、罚1,000元。”
当地也有老百姓反映,群众对这个立杆式测速设备颇有怨言,这个设备也曾数次被人为破坏。
2020年中共交通罚款三千亿 电子警察成“敛财利器”
据统计,2020年中国交通罚款总额3,000亿元左右。截至2020年末,全国民用汽车保有量约2.81亿辆,平均每车罚款逾千元。
今年中共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重庆索通律师事务所律师韩德云提出防止滥设滥用“电子警察”,他披露了交管部门基于私利扩张设置“罚款陷阱”的诸多内情。
3月9日,韩德云告诉“界面新闻”,他几年来观察到中国交通道路标识和“电子警察”系统设置的不合理及滥用情况,交管部门由此产生了巨额罚款收入。
韩德云介绍,在某些“电子警察”密集区域,如北京京新高速箭亭桥北进京方向,机动车违反禁止标线指示的违法行为,一个月内高达40,790起,平均每天1,359起。
他举例说,有些省市故意在部分平整、空旷道路上规定较低最高时速、在同一道路上设置多个限速规定且之间无缓冲地带转换、在道路畅通时改变车辆行车道设置导致压线、在路边区域一律给予停车违章处罚等。
近年来,中共交通管理部门藉交通罚款搞创收,备受舆论诟病。罚款已成为交管部门的敛财“法宝”,而民间将其讽为“持证抢劫的强盗”。
近日,《南方日报》报导,据袁先生反映,自己在广东省广台高速公路43公里200米处因为转道压到实线,所以“吃”到罚单,而他自己在缴纳罚单时,发现交款系统显示已有超过62万人在此违章。
上述报导引发网络舆论热议。不少网民发表评论说:“给62万人民挖陷阱,这是何等的傲慢和懒政?”“佛山的交警很坑人!在南海大道桥底掉头位压了一点点线,发现后面有个交警在拿着相机在偷拍,几年前佛山换了市长之后就一直这吊样了。”
2016年3月25日至4月17日,上海公安局进行所谓的道路交通违法整治行动,要求全市六千七百余名交警全员上岗。网上曝光一条上海公安局的内部通知,通知显示交警未完成当日的处罚数量不能下班,而处罚量是根据上海市委下达的指标
同年6月,福建省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官网发布消息,省公司召开全省“抓违章、促增收”活动视频会议,当局要求全系统职工“人人身上有指标”,提出增收“三个一千万”的指标。据悉,福建省当局要求交通部门完成2016年133亿元的通行费预征目标。
 
 

文章链结www.epochtimes.com/gb/21/4/17/n12886957.htm 

 
信息来源: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