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腾宇被曝穿冤字衣出庭 为子发声母频遭威胁

  • 发布时间: 2021-09-15 06:06:51
  • 作者:胡宇龙
 
id12957551-kekeFotoJet-1-600x400.jpg
图为2021年5月3日牛腾宇的母亲前往广东茂名第一看守所,看望被羁押近两年的儿子。(受访者提供)
【大纪元2021年09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韵、李新安采访报导)近期,习明泽个资泄密案的部分涉案人员刑满获释,他们在押期间遭受酷刑虐待的情况得到进一步证实。同时,被定为主犯的牛腾宇,其母不断为儿子四处奔走鸣冤,受到了各种威胁恐吓
牛腾宇母亲可可日前告诉大纪元记者,最近因为邮寄再审申请书,受到了各种威胁,情况很严重。频繁有人打电话骚扰,约她见面,让她感觉一种很恐怖的压力和有被灭口的危险。她希望国际社会关注她。
近来,她给相关部门寄信要求再审牛腾宇案,结果邮寄信件的快递公司被当地刑警队找上门约谈。然而,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可可说,“开始的时候是来自焦作本地的威胁,(警察)冒充快递员打电话套取我信件的内容,然后有人约我出去,再后来是安徽合肥等外地的人,还有柬埔寨的,总的意思是:不能寄信,更不能提顾杨阳(被指是恶俗维基的实际掌控人)。”
她举例说,有一个人打电话自称是田海波律师的姐夫。其实田律师是牛腾宇的第三个律师,曾在一审时为牛腾宇做无罪辩护,后因茂名市政法委和佛山司法局的压力,被迫退出此案。
“我们已经八个月没说过一话。他约我出去,那天正好下着雨,我说出去干嘛,他说改天再约我。然后他就没有再打电话。”可可说。
寄信期间,她的手机信息被盗(iPhone ID被窃),微信被封,监狱不让她会见孩子,有人甚至深夜打电话骚扰、辱骂她,还有人给她邮寄不明物品。可可把该物品曝光到推特上,有网友找到了寄件的老板,老板说是有人让他干的,再问是谁他就挂电话了。

 

牛腾宇母亲为儿申冤,不断受到电话骚扰、手机账户遭窃取等。(受访者提供)

 

“他寄过来的东西挺奇怪,写的不是我的名字,是生病时照顾我的钟点工的名字,意思也就是说:你的一切都在我们掌控之中,给我增加压力,制造恐怖气氛。”可可认为,“威胁的目的就是不准我再申冤,他们害怕这个假案被揭穿。”
牛腾宇被曝曾身穿“冤”字衣现身法庭
牛腾宇等人案件发生于2019年,24名年轻人因涉习近平女儿信息外泄而遭重判。中共公安部成立专案组调查此案,办案单位广东茂名茂南网警大队将数十名年轻人抓捕、刑讯逼供
其中牛腾宇被指控为“主犯”,重判14年及处罚13万元人民币。牛腾宇被捕前是“恶俗维基网站”的维运人员,2019年被抓时只有20岁。
近期,该案的未成年组及刑期较短的年轻人陆续刑满出狱。他们透露出来的消息再次证实了这些年青人遭殴打、虐待以及牛腾宇在佛山被关小黑屋、遭吊打受酷刑的情况。
9月13日,肖彦锐对美国之音披露,不久前出狱的两名涉案青年网友证实,牛腾宇在法庭上,身穿写着“冤”字的衣服,导致法庭休庭,让他去换衣服。法官还打断他说顾杨阳的事情,不让他继续。
“这个是出来的这些孩子都这么说的。”可可告诉大纪元记者,“在一审的时候,牛腾宇在胸前写了一个大大的‘冤’字,他觉得自己太委屈了。因为网站实际掌控人,根本就不是他嘛。”
肖彦锐还引述出狱两名网友的话透露,茂名市茂南区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余华丹,在办案过程中,曾以从轻处罚为条件诱骗该案人员认罪认罚。而在法庭上,该网友的刑期直接被加到了两年,还被指是恶俗维基的精神领袖。
牛腾宇等人的案件一度受到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3月30日,美国、英国、法国、德国、荷兰、瑞典、瑞士和欧盟负责人权事务的外交官会见了可可,并向她表示慰问。
 
 
 

文章链结www.epochtimes.com/gb/21/9/14/n13234273.htm 

 
信息来源: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