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检察官美国“猎狐”被控跟踪美居民

  • 发布时间: 2021-07-23 06:23:13
  • 作者:杨亦慧
 
id13108151-144637-600x400.png
2017年4月12日左右,美国边境官员在检查朱峰的行李时,发现夜视镜——一种用于夜间或弱光条件下的监视工具。(取自起诉书)
【大纪元2021年07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去年10月美国司法部首次对参与中共“猎狐行动”的人提出起诉,目前美国政府指控的人数新增2人,包括一名中共检察官
美国司法部今天(22日)在纽约东区联邦法庭提起一项替代起诉书,指控9人密谋在美国充当中共的非法代理人,参与串谋实施跨州和国际跟踪。两名被告人图兰(Tu Lan,音译,以下皆为音译)、朱峰(Zhu Feng)还被控妨害司法和串谋妨害司法罪。
美司法部说,他们在中共政府官员的指示下,对某些美国居民进行监视、骚扰、跟踪和胁迫其返回中国,这种中共“在全球性协调和在法律外遣返的工作”被称为“猎狐行动”。
替代起诉书表示,50岁的图兰(新增被告)曾在中共汉阳检察院担任检察官,她飞往美国,指挥骚扰活动,并命令同谋销毁证据,以阻挠刑事调查。
被告人图兰、胡吉(Hu Ji)、李敏君(MinJun Li)、翟永强(Zhai YongQiang)、朱峰仍逍遥法外。共同被告麦克马洪(Michael McMahon)、郑聪颖(Zheng CongYing)和朱勇(Zhu Yong)将于晚些时候在纽约东区受审。第九名被告的姓名仍处于密封状态。
“被告作为中共的代理人,进行非法和秘密活动,骚扰、威胁美国居民,迫使他们返回中国。未注册的外国流动特工不得在美国领土上对美国居民进行秘密监视,他们的非法行为将受到美国法律的全面制裁。”联邦代理检察官卡苏利斯(Jacquelyn M. Kasulis)说。
司法部国土安全司代理副部长莱斯科(Mark J. Lesko)说,“世界各地的执法人员都按照专业的行为准则行事,他们采取行动是为了执行法律,而不是以如此恶劣的方式违反法律。一名(中共)检察官和(中共)警察不仅在美国境内指挥和参与了一项犯罪计划,而且还试图掩盖它,这是对最高司法权的侮辱。”
FBI特工负责人克劳奇(George M. Crouch)说,FBI将追究这些人在美国境内指挥犯罪活动的责任。“此外,联邦调查局将大力捍卫美国的自由和法治理念,反对任何外国恶意影响者。”
负责国土安全调查(HSI)的菲修(Peter C. Fitzhugh)表示,“HSI与执法合作伙伴一起,将挫败规避美国法律、破坏美国国家安全和针对美国居民的企图。”
中共检察官跟踪美国居民并阻挠刑事调查
根据起诉书,大约在2012年和2014年,中共政府促使国际刑警组织向一对中国夫妇J发出“红色通缉令”,称他们因“贪污、滥用职权和受贿”被中国政府通缉。这对中国夫妇2010年起住在美国,赴美前男方曾是中共政府官员。
起诉书指,中共公安部实施“猎狐行动”的中共政府官员没有得到美国政府的批准和协调,秘密前往美国,并指示在美国的非官方人员从事违反美国刑法的活动。
2017年4月,中共汉阳检察官图兰和武汉公安胡吉指挥,将J的年迈父亲从中国送到美国,以向目标J传达威胁:如果他不返回中国,他在中国的家人会受到伤害。
他们先是指挥朱峰、胡吉和朱勇与私家侦探麦克马洪合作,收集情报、调查、监视和定位目标人夫妇。随后,图兰亲自陪目标的父亲和医生李敏君一起飞美国。在美国期间,图兰指示几名同谋监视目标一家。之后,图兰回到中国,继续与胡吉和其他中共官员一起监督行动。
例如,2017年4月9日,图兰指示朱峰:关键是Ts(目标人的老父亲)的情况,这一天结束后,要负责带他回来,还要请他说服XX,所以这次不受控制。⋯⋯其次是看他父亲是否做出任何努力,是否有机会住进儿子家,是否有机会说服儿子,然后根据情况决定,因为主要目的是让他说服XX投降。
在计划失败后,两人指示将目标的父亲送回中国。图兰建议住在皇后区、持绿卡的朱峰也“尽快返回中国,避免任何风险”。
2017年4月12日左右,美国边境官员在检查朱峰的行李时,发现夜视镜——一种用于夜间或弱光条件下的监视工具。朱峰借口这个夜视镜属于图兰,图兰是他“叔叔的朋友”,他为图兰旅美当“导游”,对她在中国的工作“一无所知”,只是“帮她带(夜视镜)回中国”。
飞行途中,朱峰向图兰报告他与目标的父亲交往不成功,“他父亲Ts对我非常敌视,把我当成你们的人,不断追问我怎么知道他的方位和旅行计划,还告诉乘务员。”
根据指控书,为了逃避侦查和阻挠美国的刑事调查,图兰指示朱峰“删除所有聊天内容”。
朱峰家人曾被“猎”
7个月后朱峰返回美国,后来他向美国政府承认说,他认识武汉公安胡吉,此人在2015年或2016年曾把朱峰的一名家庭成员“猎”回中国。从2016年9月起胡吉派他参与了几个有关J的猎狐行动。
这还没完,从2017年至2019年期间,其他被告继续在中共政府的指示下骚扰和跟踪目标人J。
例如,2018年9月4日,郑聪颖和同谋开车到目标的新泽西住所,两人试图强行打开前门,并在门上贴威胁字条,上写:“如果你愿意回大陆坐十年牢,你的老婆子女没事。这事到此为止!”

 

参与中国“猎狐”行动的郑聪颖(音译)和同伙在J家门口留下的威胁字条。(起诉书截图)

 

2019年4月22日左右,J的家人收到中国包裹,他在中国的亲戚劝说他“在父母去世前回中国”“尽孝”,其中一则视频文件里面,他的一名亲戚说她在2018年11月认罪后已经获释,称其父母身体健康恶化,希望J回国“承认罪行,停止违抗,接受宽大处理”。
替代起诉书还寻求没收朱峰的财产,只要其构成或源自此类犯罪直接或间接获得的收益。
如果罪名成立,非法担任中共代理人一罪将面临最高10年监禁,串谋担任未注册代理人将面临最高5年监禁,州际跟踪罪最高判5年监禁。被告人图兰和朱峰分别被控妨碍司法公正和串谋妨碍司法公正罪,其中任何一项罪名成立,最高可判处20年有期徒刑。
 
 
 

文章链结www.epochtimes.com/gb/21/7/22/n13108130.htm 

 
信息来源: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