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宁:为“从严治民”公安部出新规扩警权(圖文)

  • 发布时间: 2019-01-02 11:39:46
 
2016年5月30日,广东东莞一市民因有急事赶回家处理,骑电动车从小区门口穿过时。因其未带身份证,被四五个警察按倒在地,绑住双手殴打,后带到派出所继续打。经查,他被打断7根肋骨。(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9年01月02日讯】12月29日,中共公安部在新闻发布会上通报了关于警察执法方面的新规定,并称将于2019年2月1日起正式施行。规定称,警察“依法履职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个人不承担法律责任;“非因法定事由”和“法定程序”,不得对警察停职、禁闭,不得作出处分或者免职、降职、辞退等处理。对侵犯警察“执法权威”的民众,将被追究刑事责任或治安处罚。此外,规定还称公安机关将为警察提供“新闻发布机制”、“紧急救治畅通机制”和“抚慰金制度”等。
在中共一党专政、缺乏独立的司法和监督制度下,在裁判和执法者都是一家的情况下,此举无疑一方面是在无限度地扩大警察的权力,让警察在执法时更加肆无忌惮,甚至可以胡作非为,进而进一步撕裂社会,引发更多的警民冲突。
另一方面,此举也印证了在不进行政治改革的前提下,几年前最高层高调提出的“依法治国”“从严治警”已然破产,如同改革已死一样,中国的法治之路也走入了老路、邪路和死路。
2012年习近平上台后,曾提出了“依法治国”,并在此口号下掀起了大规模的反腐运动,拿下了一个个江派祸国殃民的高官,包括中央政法委书记、原公安部部长周永康。自然引起广泛不满、周永康治下黑社会化的警察系统该如何规范执法也提到了议事日程。2014年1月和2016年5月,习近平两次针对公安执法规范问题发表讲话,要求“全面深化公安执法规范化建设,切实把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的要求落实到每一项执法活动、每一起案件办理中。”
时任公安部部长的郭声琨也多次高调表态,称要“强化从严治警力度”,“对违反党纪政纪警纪的,不论是谁,都要严厉查处”,要与“习中央”保持一致。
2016年2月中共中央审议通过了《关于全面深化公安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框架意见》及相关改革方案。该方案出,要完善执法责任制,健全执法过错纠正和责任追究制度,建立冤假错案责任终身追究制。显然,强调执法责任的“终身”负责,对警察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
当年,人大毕业生雷洋遭警察恶意执法而死,再度推动了舆论对警察执法严格约束的呼声。郭声琨又先后两次表态,称要坚定维护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央权威,要“从严治警”
12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深化公安执法规范化建设的意见》,要求严格执法监督,解决执法突出问题。郭声琨随后又马上表态,称要进一步规范执法依据、执法程序、执法行为,规范执法决策机制、监督机制,完善公安执法权力运行机制,确保执法权力在法治轨道和制度框架内运行。
郭还在12月26日出席全国公安院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的讲话中,依然堂而皇之的说要坚持政治建警、政治建校,要严格落实“全面从严治警的各项要求”。
虽然从表面上看,警察暴力执法有所收敛,但在郭声琨治下的公安系统,骨子里还是与“依法治警、从严治警、政治建警、从严治警”背道而驰。2014年的迫害法轮功和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的“建三江案”以及2015年“709”抓捕律师案、广州维权人士郭飞雄被判刑6年,继续迫害法轮功等,都是最为明显的例证。
也正是基于此,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空降所信任的赵克志到公安部,并将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傅政华、黄明等调离,逐步替换公安部高层人马,并拿下副部长孟宏伟,至于升至中央政法委书记的郭声琨的权利则被削弱。上述整肃公安部的举措被外界认为是为了真正推行“依法治国”、“从严治警”,但从现实来看,早在新规出炉前,中共当局对警察执法尺度就采取了宽松态度,对民众则更为严格,行政拘留、判刑都屡见不鲜。而新规的正式出炉,乃是当局正式给警察以定心丸、保护伞,为其撑腰。
原因何在?其实从中共十九大、特别是中美贸易战开始后,习近平已基本不提“依法治国”和“反腐”而高调宣扬马、毛就可看出,迄今为止,其为了维护中共专制,为了维护手中的权力,已放弃了任何从本质上的变革,是以面对着国内外变革、抗议的声音,面对着国内汹涌的民意,面对着内外交困的局面,习能做的选择就是加强专政机器,加强对民众的控制,将任何反抗都消灭在萌芽中。强化警察权力、使其纳粹化就是其中的举措之一。
这样的选择除了加剧警民冲突、社会动荡,让更多的民众抛弃中共外,也传递出中南海高层内心的极度恐慌和末日挣扎。
 

文章链结: cgb/19/1/1/n10946750.htm

 
信息来源: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