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苏罗:再外逃一万亿 中共将崩溃

  • 发布时间: 2019-01-08 12:58:06
 
【大纪元2019年01月08日讯】最近数月,随着中国外汇储备、外汇占款不断大幅下滑,人民币不断贬值,资本大量外逃已经显著表面化,人民日报、新华社等中央权威喉舌继续欺骗忽悠底层平民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同时,不断发声要加强资本管制,死保汇率死保外储,可见形势之严峻,但是其实由于其中存在的各种呆坏暗黑帐,不但海外媒体,可能习李等中共最高层也不确切清楚中共到底还有多少优质外汇储备多少美元弹药可以抵御此次的人民币贬值危机,笔者在此便深入分析一下其中真实内情。
中国外汇储备流失至少两万三千亿美元
谈到中国外汇储备的流失,大陆包括海外媒体提及最多的就是中国的外汇储备从2014年6月最高点的近4万亿美元,下降到目前2016年11月底的近3万亿美元,总共流失了将近1万亿美元,但是这种观点只不过是中共媒体混淆视听糊弄外行罢了,因为这种简单的减法只是单纯地提到了总存量的减少,而没有提及这一段时间,中国对外贸易产生大量顺差从而产生大幅增长的外汇储备新增量。
一般而言,中国外汇储备主要来源于5个方面:1、中国对外贸易经常项目的顺差;2、外商直接投资(FDI);3、中国境内企业在境外融资所得;4、中国人民银行为了对冲人民币升值所购买的外汇;5、资本流动,例如热钱等。不深入分析各个方面,只要分析一下前两个主要方面就能知道中国外汇储备流失严峻真相。
根据中共统计局、海关等部门的所谓权威数据,2014年下半年中国贸易顺差大约2792亿美元,2015年贸易顺差5945亿美元,2016年前11个月贸易顺差3.11万亿人民币,除去汇率不断变动、中共玩弄数字游戏不再使用美元计算等因素,大约合计4600多亿美元,所以这两年多来产生了13300多亿美元的新增量,当然由于数字出官的典型现状,中共的外贸数据也和GDP、财政收入等数据一样存在明显的水分,中共权威媒体新华网早在2008年就报道过有些地方通过“出口复进口”等手段制造虚假出口数据,再加上许多地方(特别是广东浙江江苏等出口大省)的外贸企业为了骗取出口退税等因素,中国的贸易顺差应该打个七八折,所以简单除去水分,新增量大约1万亿美元。
再根据中共统计局、海关等部门的所谓权威数据,2014年下半年到2015年全年再到2016年11月中国实际使用外商投资分别是562亿美元、1263亿美元、1137亿美元,总共大约3000亿美元。
因此中国外汇储备流失总量不是一万亿美元而是至少两万三千亿美元,中共为了隐瞒真相混淆视听故意宣扬一万亿这个数字,而绝大多数海外学者包括那些获得诺贝尔奖的美国权威经济学家对中国经济真相(外汇储备只是其中一个极小方面)知之甚少,也没有搞清其中的真相。这些天量外汇储备流失的背后,就是如近年来许多海外媒体所报道的大量有钱人特别是了解到内幕消息的体制内官员利用各种明(如投资收购等)暗(如购买香港保险等)渠道向美国香港等地转移财产。
当然在此需要强调的是,虽然中共可以在出口数据、GDP数据、财政收入数据等一切数据上造假(辽宁经济数据全面造假,但是只不过整个中国数据造假的缩影而已,不说别的,东三省中辽宁的经济是最发达的,辽宁都负增长了吉林黑龙江只会下降地更多),但是中共却没有办法在美元数据上造假,因为你即便造假也变不出更多的美元,再进一步说,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中共依靠自身的强势极权体制印刷天量人民币来发展房地产、基建等透支未来数十年的经济增长潜力,从而制造虚假、畸形的短期繁荣来推迟中国经济爆发危机的时间(近年来几乎所有大陆包括海外学者都在彻底批判央行或者说周小川过度放水,但是这些人都对中国经济一知半解,如果不过度放水中国经济只会死得更快,因为虽然中国M2早已达到天量,但是绝大多数财富早已集中在极少数的官商手中,只能靠新放水的货币来维持整体经济运作流动,但是由于央行发改财政等有关部门贪官庸官太多,导致新放水货币绝大多数投入铁公机等大型基建和房地产等低效无效投资领域,使用效率非常低下,作为支柱的中小民营制造业只能得到极少贷款),或者按照美国等西方经济学家的说法是直升机撒钱印刷纸币来掩盖经济危机的火山爆发,但是纸终究是纸,天量的纸币虽然短时间内能够掩盖住火,但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这些纸币反而会让火烧得更旺,中共只能印刷人民币而没有权力印刷美元,只能把金融经济风险转嫁给国内底层平民而无法转移给国外各个友邦,因此也必然难以阻挡因人民币汇市崩盘而导致更严重更致命的整体经济危机的迅速到来。
一言以蔽之,人民币汇市是中国经济的七寸,而中国经济是中共政权的七寸。假如经济完蛋了,习近平先生再是反腐肃贪打虎拍蝇,甚至进行所谓的大的政治权力架构改变比如近来的创设监察委乃至经济文化等各方面无的放矢蜻蜓点水的所谓结构性制度改革也都无法扭转中共的溃败。
只需再外逃一万亿美元就能击溃中共
根据中共的官方报道,2016年11月底中共的外汇储备是近3万亿美元,但是由于涉及国家秘密,中共一直没有公布其中的构成明细,许多海内外的经济学家都对此进行过一定的分析估算,笔者在此也尝试综合各方面的资料估算一下。
根据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和美国财政部、IMF的数据,中国66.7%的外汇储备是以美元资产形式存在的,19.6%的外汇储备以欧元资产形式存在,英镑资产各占10.6%,日元资产占3.1%。所以目前外汇储备中的美元资产是20354亿美元,其中到12月15日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10月大幅减持413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持债总额降至11157亿美元,但是其中有60—70%是中长期国债,中共短时间内无法抛售换取美元,所以中共最多能支配抵御贬值风险的美元资产还有1.4万亿美元,但是由于央行等财经领域领导专家的幼稚无知或者吃里扒外损公肥私,中共这些资产中还有严重贬值的4000亿美元的两房债券,与俄罗斯签订天然气合同先期支付了1000亿美元左右,前前后后不断地总共仍了1000亿美元委内瑞拉(现在委国经济完全崩溃,非但无法支付反而还在不断讹诈中共扔美元到这个无底洞),前后借给巴基斯坦的总金额也将近1000亿美元(情况比借给委内瑞拉好一点,至少得到了所谓“巴铁”的友好支持),还有2000来亿美元以购买债券方式给了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有至少2000亿美元用于“一带一路”的前期开拓资金及亚投行资本金,2000亿美元购买日本国债,800亿美元黄金储备,合计这些支出总数差不多刚好1.4万亿美元左右,当然此外还有总额5000亿美元左右(其中大多数是欧元购买少数是美元购买)购买希腊西班牙冰岛等欧洲各国的各种债券,不再一一列举。
再如梁红所说,为了应对日常经济运行所需,还必须满足3个月进口覆盖,大约0.42万亿美元,100%短期债务覆盖大约0.92万亿美元,合计1.34万亿美元,这部分美元保底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挪用,因此单是估算以上这些大数字,中共能动用的美元早已是负数了,但为何中共手中还有还能拿出大量的美元呢?这其中的原因是中共早已在拆东墙补西墙挪用外商以及内资企业及个人暂存在银行的美元资产来应急了。
2016年11月中国央行口径外汇占款至222603.28亿元人民币,环比下降3827亿,连续第13个月下滑,创今年1月以来最大降幅。由于美元的主导地位,外商(包括欧洲日本台湾等)投资大约70—80%都是以美元进行投资的,而且大多数外资是在人民币大幅升值前进入中国兑换投资的,所以以70%的低线和平均1比7的汇率估算,外汇占款大约有2万3千亿美元,这些美元暂时还能让中共不脱掉底裤出丑。但是还有一点需要特别指出,当时大多数外商投资的时候,中共都保证其能够顺利结汇换汇,如果外商特别是强势地美企一定要从中国大陆撤资,中共不得不允许其将人民币资产兑换成美元资产。
由于08年以来中共一系列的不当政策造成大陆人力税负环境等成本不断提高,竞争力相对二流对于成本最敏感的台湾韩国等外资企业早两三年前就开始大举外逃,而近年来美国日本等企业也开始大幅撤资,比如最近麦当劳20亿美元卖掉资产正式跑路,同时由于川普即将对美国国内企业大幅减税以及对在中国等外地投资再把产品销入美国市场的跨国企业大幅增税等一系列新政,以及美联储加息、人民币贬值预期不断加剧等因素,就连苹果等代表性企业都在开始准备逐步回归美国,这些以利益最大化为宗旨的企业必然将大量暂存在大陆的资产兑换成美元汇回美国。近几个月来中国已经在软硬兼施拖延阻挠外资企业将资产汇回本国,FT中文网等不久前都进行了报道,同时临近年底外企需要结账清账,汇回本国的资金也会更加明显增长,由此预计12月中国的外储也必将至少大幅减少800亿美元。
如果按照IMF规定的理论上的安全底线,需要20%的M2覆盖,大约4.29万亿美元,中国外储仅为M2存量的14.4%,由于中共超量08金融危机后每年超额放水,M2存量明显超高,从目前中共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官媒关于外储、人民币贬值等有关的报道的读者留言来看,许多底层民众特别是年轻人不再被这些报道迷惑,换汇意愿极其强烈,中共的御用砖家李稻葵等已经公开宣扬严格限制平民换汇,中共也早已通过预约换汇、审核用途等手段实际限制,目前中国的二线以下城市大多等一两个月都很难换到美元外汇。
按照梁红所列举的权威数据,截至2016年3月,中国除外汇储备之外的储备资产总额达929亿美元,货币当局持有的其他外汇资产达2025亿美元,此外包括主权财富基金(中投公司)在内的其他政府机构持有约8892亿美元外国资产,合计11846亿美元资产。
但是另一方面,中国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在国内外直接间接融资将近总计1万亿美元的外债,而另一方面如前所列举,天量的外汇占款显示美企等外资企业在大陆的资产远超一万亿美元,美国标准普尔500企业每年从中国就赚取超过1千亿美元,单是苹果公司2015年在中国大陆就赚取了至少80亿美元的净利润。

上面只是算了一些大帐,如果再算各种小帐细帐,以及呆账坏帐暗帐黑帐等等,真正的确切数据可能连中共自身也搞不清楚,但不管如何,中共手中真正可以随时动用抵御人民币恶性贬值的美元弹药已经所剩无几。除了李稻葵、余永定等御用主流砖家空喊死保汇率死保外储,如卢麟元等非主流左翼经济学家建议把人民币对美元一次性贬值到7.8甚至是原来的8.2、8.3,以此来降低保护人民币汇率的成本,反向增加托市的弹药从而稳定汇市,但是这些人同样幼稚无知,去年811汇改中共突然贬值2%就形成了强烈的贬值预期,促使大量美国基金投行等金融机构做空中国,中共消耗大约一万亿美元才暂时稳住预期,这样突然贬值百分之十几二十,必将形成更加强烈的贬值预期,引得更多外资金融企业下更大的注来做空人民币,中共再消耗一万亿美元也难以稳住预期,况且如此大幅度的贬值,必将促使美企等外资资本更大幅度外逃,因为这些企业在大陆的平均净利润率也才百分之十几二十,这样的贬值使得其根本无利可图。而且再进一步说即便汇率保住了,维持在六点几的高位,只要贬值预期在或者对于中国经济前景悲观,外商照样会积极换汇外逃,因为高汇率反而能让他们换得更多美元。 

 

文章链结www.epochtimes.com/gb/19/1/7/n10960150.htm

 
信息来源: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