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聪明的投资人正在逃离中国

  • 发布时间: 2021-09-15 05:59:48
  • 作者:高静
 
id13233508-GettyImages-1207342483-600x400.jpg
2020年3月16日,纽约市华尔街的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前的乔治‧华盛顿雕像。 (Getty Images)
【大纪元2021年09月14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nders Corr撰文/安妮编译)投资界有一个术语,叫“中国除外”(ex-China),顾名思义,除了中国以外,处处可行。新兴市场投资人传统上都是向中国投钱。而新兴市场(中国除外)基金让他们向除了中国的其它新兴市场投资。最大的新兴市场(前独裁国家)依次是巴西、印度和墨西哥。
2021年,一些最大的投资公司终于承认了在中国投钱的风险,比如中国对蓬勃发展的科技行业的打击、财务上的黑箱作业、搞国际投资的空壳公司和北京去债务化的操作。更不用说中国(中共)对民主和人权的长期威胁,它看似无形,可是在投资人不注意的时候早晚会被咬一口。
2021年初的一份政府文件显示,在华投资排名前20的机构在中国有2.3万亿美元的资产,其中最大的投资机构是黑石,在华投资超过2550亿美元。
9月6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亿万富翁索罗斯(George Soros)的一篇评论文章,题为“黑石的中国错误”。他说,“黑石(对华的天量投资)危及美国及其它民主国家的国家安全利益,因为那些资金将帮助习主席的政权,而这个政权对内压制、对外嚣张。”
警钟是2020年秋天敲响的,当时马云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被取消,而那是预计史上规模最大的IPO。作为中国最富的亿万富翁,马云曾公开批评“当铺心态”运作着的中国金融系统。有时他耍些反体制的态度,像在摇滚乐队里穿着镶金属饰钉的皮夹克给他的雇员唱小夜曲。
马云是中国共产党(CCP)党员,不过他的反建制主义,不太可能和金融监管机构大佬或专制的习近平总书记合得来。就这样马消失了三个月,几乎可以肯定他至少受到胁迫。当马云回来时,他成了从前那个自己的一个低调的影子,更接近中共认为的企业家应该的样子。
但是投资人注意到了,而且不赞成中共的做法。那个月,他们惩罚中国资产,增加了在其它地方的投资。早在2020 年11月,虽然还是不足2亿美元,五只主要的中国除外新兴市场基金(ETF)就创下一年新高。ETF是一种结构化的证券,用于跟踪特定类型的资产,在这种情况下是与新兴市场相关的资产。
2020年12月,这一数字增至2.77亿美元。2021年初至8月,这些新兴市场(中国除外)ETF的总资产增长了442%,达到15亿美元。仅在8月份,这个总资产就飙升了41%。
流入新兴市场基金(迄今为止中国在其中权重最大)的净量从2021年上半年的平均每月40亿美元下降到7月份的6.96 亿美元。
这一下,媒体粉墨登场了,国际顶级投资机构的一些分析师也摇旗呐喊,中国增持了,什么意思呢?投资中国吧,包赚。美国对华最大的投资机构黑石在它8月17号的研究报告中称,投资者们应该把他在多元化全球投资组合中的中国头寸翻番或增加三倍。我写这篇文章时,上证综指比标普500指数的表现高出约3%。
但是,像黑石这样的投资集团在中国有利益捆绑,中共政府支持的投资人完全可以从那时起操纵股价,至少在短期内让黑石的预测成真。
要想长期操控股价就没那么容易了,中国和香港的指数很能说明问题。在过去三个月,香港恒生指数下跌了11%。在岸沪深300指数下跌8%。但是,新兴市场(中国除外)明晟(MSCI,摩根斯坦利国际资本)指数持稳。所以出问题的不是新兴市场,而是中国。
想投资多元化,又避免给中国投钱还有其它方式。自由100新兴市场基金(ticker FRDM)着眼于个人和经济自由。人生+自由指数(Life + Liberty Indexes)的创始人陶(Perth Tolle)在电子沟通中表示,“我们是唯一一只自由加权的新兴市场基金,自然地,我们从未持有过中国股票。”这只基金的资产从2020年底的3000万增加到今年8月31日的8700万美元。
这样,投资人有了选择的余地,自己的钱是来支持自由而不是助长独裁的。当自由尚存的时候,最聪明的人正在,也应该这样做。一旦中共通过资本家达到了它控制全球的目标,又有资本主义货币撑腰的时候,现有的自由将无存。
许多保守派都抨击过华尔街的在华投资,敦促通过相关法律,以防那些投资化身为套在我们脖子上的绞索。索罗斯现在来了,他在文章中写道,“国会应该通过立法,授权证券交易委员会限制资金流向中国”。
中国风险在明显积蓄,其中一些风险正在纽约和华府制造。聪明的投资人看得明白,他们的钱如涓涓细流,开始流出中共。那些大量的傻钱应该跟出来,不然,为此付出代价的就是我们的自由。
作者简介:
安德斯‧科尔(Anders Corr)拥有耶鲁大学政治学学士/硕士学位(2001年)和哈佛大学政府学博士学位(2008 年)。他是科尔分析公司(Corr Analytics Inc.)的负责人,《政治风险杂志》(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的出版商,对北美、欧洲和亚洲有深入的研究。他著有《权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2021年即将出版)和《闲人免步》(No Trespassing),并主编了《大国,大战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原文:Ex-China: Smart Investors Are Fleeing China for the Res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文章链结www.epochtimes.com/gb/21/9/14/n13232898.htm 

 
信息来源: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