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高官党校狂饮白酒致死的隐喻

  • 发布时间: 2023-05-01 10:07:03
  • 作者:孙芸
 
333.jpg
中共会议现场,资料照。(Photo by Guang Niu/Getty Images)
中共6名厅官在青海省委党校二十大的培训期间聚餐饮酒,6人共饮用7瓶白酒,结果致1人死亡。事件时隔近半年才公开。这是官场溃烂缩影,印证着仍在大搞反腐的中共,其实如同到了病入骨髓的癌症末期,亡党之兆屡现。
6厅官在党校学习二十大“精神” 狂饮白酒致死的隐喻
据中共中纪委4月27日通报,2022年12月11日20时至23时许,在青海省举行党政主要官员所谓“学习二十大精神”的培训班期间,时任青海省委委员、省政府党组成员、秘书长师存武,召集时任省委委员、省农业农村厅党组书记、厅长李青川,省委委员、省文化和旅游厅党组书记、厅长王学文,省委委员、海北藏族自治州委书记多杰,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主任洪涛,省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陶永利,在省委党校学员宿舍聚餐饮酒。
官方指,师存武利用职权要求省政府机关食堂为其提供公务车辆运送菜肴,李青川提供8瓶白酒,当晚6人共饮用7瓶白酒。次日,师存武因醉酒缺席省有关会议,一名干部在学员宿舍被发现死亡。
事后,除了师存武被开除中共党籍、开除公职,李青川、王学文、洪涛、陶永利等人被做党内处理。官方通报中隐瞒了醉死官员的名字,但外界查核得知,死者是海北藏族自治州委书记多杰。
时任青海省委书记信长星仕途并没有受到此事影响,反而事后于2023年1月调往经济大省江苏任书记。
近期中共全党大搞开展学习“习思想”的所谓“主题教育”。4月10日,新任江苏省委书记信长星在该省会议上多次捧习,称“把对总书记的崇敬爱戴转化为实际行动”,并现场向官员们发问:“是不是真正如饥似渴地学?”信长星如此表忠,可能暗示着感激习“不追究之恩”。
此次事件只是官场醉生梦死的一个缩影,可以令人联想多多。除了影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世情,事件对于中共政权命运本身也极具隐喻性:厅级官员是中共政权中承上启下的重要官员梯队,死亡事件发生在省委党校,在集体学习中共二十大的所谓精神期间。这对中共来说是不祥之兆,又一个亡党的凶兆?
党校被指传授贪腐窍门场所 甚至成为迷奸地
从党校学二十大期间喝酒死人的事件,还可以延伸开来,让我们观察到中共党校的实质。
近四十年,每年都有一批一批来参加培训学习的党员干部,被教授怎样维护共产党的统治。官场人人皆知,能到这里学习,往往是官阶获得提升的前奏,党校就是个名利场。
日本《产经新闻》曾引用中共体制内人士表示,中共的党校是那些来进修的官员,边喝酒边传授贪腐窍门的场所,他们互相交换贪腐窍门和恶德讯息,催生新腐败案。
在习近平掌权后,每次都要借中央党校的省部级主要领导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亲自向党国大员训话。中央党校还有一个“中青班”,每年两期,学员多为地市县的厅局处级干部,习也时常现身给这帮党国接班人讲话,警告他们别做“两面人”,尽管讲了也白讲。
中央党校的校名,是由有“腐败总教练”之称的前党魁江泽民题写的,似乎注定了中共各级党校是贪官训练营。江已死,党国继续腐败。
近年落马官员多在党校培养过。比如:原甘肃书记王三运是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他在四川和福建任职时都是省委副书记兼省委党校校长;贪污近14亿,包养情妇多名的原湖北副省长郭有明,曾六进中央党校培训;安徽省作协副主席王明韵,中央党校管理系毕业,2017年1月7日因强奸一名女士被抓;江西原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安众“烟、酒、嫖、赌、毒”五毒俱全,他是中央党校科学社会主义原理专业的研究生……
党校也是收贿之地。比如山东东营原副市长陈兴銮,2003年和2007年两次在中央党校学习时收受贿赂;安徽省滁州市委宣传部长张传权在中央党校接受行贿三十余次;原肇东市委书记赵胜利2015年3月末在中央党校学习期间,在党校不远的茶楼,收受商人行贿的1万欧元……
还有人上党校带情妇。广东茂名原副市长杨光亮包养多名情妇,2000年在中央党校学习时,把两名情妇带到北京,偷偷会面。前重庆市委宣传部长张宗海,到中央党校学习一年期间,包养了一名女大学生。
党校甚至还成为迷奸地,实为藏污纳垢之所。
2016年9月27日,大陆微信公众号“民法传媒”发布消息称,福建未婚女子蔡玥(化名),经福安某道观袁道长介绍认识福建省委办公厅内参处处长潘圣平。潘圣平不知道从哪里弄到她的手机号码,主动联系她,将她约到福建省委党校。在党校的套房大厅,潘圣平倒了一杯茶让她喝,结果茶喝下去后人就晕了。等蔡玥醒来时,发现自己衣衫不整地躺在了他房间的床上,已被他玷污了……据说省纪委驻省委办公厅纪检组对此进行调查,最后不了了之。
党校传授的马克思主义正是官场淫祸之源
中共在各级党校用马列主义来轮训培训其党官(现在套上了“习近平思想”的新包装),马克思主义化宣扬的无神论、进化论其实就是一种毒药,是腐败淫乱之源。
美国普里兹奖得主,著名作家佛朗西斯在《马克思传》考证了马克思私生子的情况:1950年夏天马克思老婆燕妮到荷兰筹款,马克思偷情他家的女佣海伦,九个月后,即1851年6月23日,生下了一个男孩。出生证上呢称写着:佛雷迪;父亲姓名及职业栏空缺。
除了共产党祖师爷马克思有私生女,列宁也得了梅毒,毛泽东妻妾成群,江泽民色情治国,而中共“三朝国师”王沪宁也是搞三婚、四婚。
东南大学党委宣传部长、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袁久红,因4月24日在工作群中误发“女子臀部色情照”而下台,网友仍在追问“色情照”的女主角是谁。4月25日和26日,有网名为“财东南”的发文表示,他叫张琦,他妻子戴女士是分管学院财务的副院长,被院长袁久红潜规则,为逼迫她就范,给她穿小鞋……
还有许多久经马克义主义思想浸淫的高校官员、“学者”带头淫乱。举有名的两例:
2015年5月7日,中纪委网站发文披露,中共南昌航空大学党委原书记王国炎长期从事所谓“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研究,熟知“马克思主义思想精髓”。王国炎被指大搞钱权交易、权色交易,先后与多名女性发生不正当两性关系。为寻求刺激,他不仅利用出差机会在珠海等地多次嫖娼,甚至还多次召集情妇、妓女搞淫乱活动。
2012年底,时为中央编译局博士后的常艳,实名在网上发十二万字长文,爆称她为了进入编译局工作拿到北京户口,曾多次向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行贿,两人还先后在多间酒店开房17次,常艳并获得100万人民币封口费。
中央编译局主要任务是编译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等。衣俊卿是当局“看重”的所谓马列权威,常艳也在研究马列。
结语:腐败无解 救党无效
习近平进入党魁第三任期已逾半年,他的亲信李希掌管中纪委,一上来就造势强力反腐,拿下大批官员。但看来问题无解。官媒近期也自曝腐败变异、防不胜防。
当局又继续曝光落马官员的腐败史和“忏悔录”,但中纪委机关报早在2017年就曾披露,问题在于,中共官员在观看落马贪“警示录”时,视之为规避监督、钻空子的“宝典”“秘籍”。
纵观中共过去十年反腐运动,可谓救党无效,只剩内斗功能。当然,从天意来讲,被拿下的官员,也多是因为迫害民众,特别是因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到报应。
 
 
 

www.epochtimes.com/gb/23/4/30/n13985144.htm 

 
信息来源: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