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辉:与张大千比肩的画坛宗师饮恨而终(圖文)

  • 发布时间: 2019-02-03 14:25:32
 
吴湖帆(1894—1968)
 
【大纪元2019年02月03日讯】说到张大千的名字,很多中国人并不陌生。作为中国画坛颇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其一生临遍包括敦煌壁画在内的古迹,而其开创的重彩、水墨融为一体的绘画风格,更是独树一帜。他也因此被另一位画家徐悲鸿称为“五百年来第一人”。此外,因其诗、书、画与齐白石、溥心畲齐名,故被时人并称为“南张北齐”和“南张北溥”。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国画大家,却也有所佩服的画家。
据说,张大千平生佩服的有两个半画家,一个是吴湖帆,一个是溥心畲,半个是谢稚柳。而居首的吴湖帆不仅是一位画家,有着“江南画坛盟主”的美誉,还是一位收藏家、鉴赏家,其一生收藏丰富,鉴宝无数。可惜的是,他没有听从张大千之言,在中共窃取政权后,选择了留在大陆,最后饮恨而终。
家学深厚  名震画坛
 吴湖帆于1894年出生于江苏苏州一个士大夫家庭中,初名翼燕,字遹骏,后更名万,字东庄,又名倩,别署丑簃,号倩庵,书画署名为“湖帆”。祖父吴大澄,是清朝一位文武兼备的官员,也是位金石大家,以研究、收藏金石而闻名,其藏品也十分丰富,在当时的收藏家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在这样的氛围下,自幼受祖父的熏陶,吴湖帆常常流连在藏品中,听祖父讲授藏品的来源和历史。吴大澄因此也有意培养这个孙子继承家学,除了让他接受传统国学教育外,还将所有藏品都传给了他。
不仅如此,吴湖帆还在四五岁时跟随祖父的幕僚陆恢学习绘画。陆恢是当时一个有名的画家,山水、花果、鸟兽无不精通。在他的启蒙下,吴湖帆掌握了绘画的基本功。
13岁时,吴湖帆曾有过短暂的日本游学经历,大自然的美景让他在艺术上有了新的领悟,他回国后,进入名校苏州草堂学舍学习,正式走上了学习绘画之路。在老师们的精心培养下,吴湖帆在中国画的技法方面有了显著提高。当时的他特别欣赏董其昌的绘画,不仅临摹其作品,还请人刻了“丑学董”的印章勉励自己。他还常常与同样喜爱董其昌的外祖父、江南著名收藏家沈韵初交流书画心得,并同样得到了外祖父的欣赏和精心调教。
1911年,从苏州草堂学舍毕业后,吴湖帆时常出入怡园画社,与前辈交流。他还开始临摹、研习清初“四王”王时敏、王鉴、王翚、王原祁的书画,临摹了数十遍,以领悟其中的内涵。“四王”是中国清代著名的绘画流派,他们之间有师友或亲属关系,在绘画风尚和艺术思想上,直接或间接受董其昌影响。技法功力较深,画风崇尚摹古。他们的山水画被清朝奉为典范。
在此期间,吴湖帆通过比较,更加确定了董其昌的地位,如果可以将其书画研磨,便可将整个“南宗画派”的精髓悉数掌握。因此他花费大量时间去学习研究董的书画,并在沿袭的基础上形成自己的雅腴灵秀、缜丽清逸的画风。
吴湖帆擅画山水。挥毫时先用一枝大笔,洒水纸上,稍干之后,再用普通笔蘸着淡墨,略加渲染,观之似云岚出岫延绵,妙绝不可方物。其成名作也是代表作是1936年创作的《云表奇峰》。画界评论认为,吴湖帆的青绿山水画,设色堪称一绝,不但清而厚,而且色彩极为丰富,其线条飘逸洒脱,含刚健于婀娜之中。
他还有“近世画竹第一人”之誉,其传世的《竹石图》也是其代表作。因此,有人说,吴湖帆开拓了前人未有之境,成为中国绘画史旷古惊世的绝唱。家学渊源深厚的影响,以及吴湖帆的灵性和努力,使他终于成为当时名震画坛的一代宗师。
鉴定家翘楚  收藏“状元扇”第一人
 吴湖帆不仅在书画界名声响当当,而且在鉴定界也是翘楚,与收藏大家钱镜塘同称“鉴定双璧”。
出生于收藏世家的吴湖帆,自小受祖父、外祖父熏陶,已看过无数珍品,其后学习绘画,临摹过许多真迹,加之与画家和收藏家的交往,他鉴赏文物的水平不断攀升,并摸索出了一系列鉴别、考证、分析的经验。1934年,他还以上海博物院筹备委员会及董事的身份接受了故宫博物院的邀请,担任故宫书画展览评审委员会委员。在有机会阅遍古今众多书画作品后,他的鉴赏能力再度提升。
1935年,民国政府决定在伦敦举办“中国艺术展览会”,吴湖帆作为鉴定委员会成员参与了鉴定工作。在上海举办预展时,他指出参展的藏品中一半以上是赝品。更让人称奇的是,他不仅能指出为何是赝品的依据,还能说出造假之人及某画经某某修补等,震惊四座。因其看一眼就能鉴定真伪,而被人称为鉴定界“一只眼”。不过,在吴湖帆眼中,作为真正的书画鉴定高手,一定要具备两点:一是画派要正,二是目光不偏。
可以说,吴湖帆几乎鉴定过所有重要的古代书画。原因在于当时的民国政府十分注重文物保护。为避兵火,将故宫中所有重要文物自1933年分批南迁寄存上海,1936年又全部迁到南京故宫新建库房,到1948年蒋介石下令将近60万件文物运抵台湾,其中书画有8000余件。这批当时国内最为重要的书画珍品,吴湖帆在1933至1937年间得以数次观摩研究。
而佩服吴湖帆的张大千却是一名造假高手,二人惺惺相惜的同时,也免不了闹出一点“小插曲”。一次,张大千得到了一张宋纸,苦心思虑画点什么不辜负它。他就想到了吴湖帆曾和他说自己祖父收藏过一件宋代梁楷的《睡猿图》,后来不幸流失。因此,他就在纸上画了一幅《睡猿图》,装裱做旧,画上的题跋印章则都是张大千自己仿制的,然后托天津的古董商拿到上海去买。吴湖帆虽然一时上当将其重金购下,但其后也发现端倪,转手卖给了日本商人。
作为书画家、鉴定家的吴湖帆,自然也喜好收藏。他的藏品来源大致有四:一是祖父吴大澄遗留。二是外祖父沈韵初所赠。三是夫人潘静淑的嫁资,潘家祖上历代喜收藏,潘静淑过门时曾以部分藏品作为嫁资。四是自己购买和交换所得。其收藏的“七十二状元扇”可谓是个传奇。
一天,吴湖帆在整理祖父的藏品时,突然发现几把不起眼的扇面。仔细观瞧,才发现扇面的主人是苏州状元。他自此决定开始收集状元的扇子,时间长达20年。所收集的扇子中,一些是前清的状元们听说后主动相赠,一些是来自好友或古董商的藏扇,一些是来自状元们的后人。这其中的艰辛估计只有吴湖帆才能切身感受到。在获得状元们的扇子后,吴湖帆每把都进行了认真的考证,并为其一一落款,标明出处,然后再交由著名装裱大师装裱、收藏。其收藏的“七十二把状元扇”现保存在苏州博物馆。
留在大陆  怎堪风雨百般吹打 
让人感叹的是吴湖帆1949年后的命运。在1949年5月中共占领上海前,张大千已暂居香港,他写信给吴湖帆,劝他到香港相聚。就在吴已将平生收藏打包装箱准备离开上海前往香港时,其表兄、曾与毛谈周期律的民主人士黄炎培到访,并劝其留在大陆。与中共高层有交往的黄炎培的一番话,让吴湖帆放弃了离开上海的打算,而就在那一刻,他的命运也就注定了。
在中共建政后不久的针对知识分子思想改造中,吴湖帆与众多知识分子一样,不论是在思想意识上,还是在生活习惯上,都接受了中共的洗礼。他在一次公开的大会上表示:“我可以不要房产,不要土地,我愿意交纳一切政府规定的租税。我只希望今后以书画艺术为生,做一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
1956年,吴湖帆经推荐,准备出任上海画院的院长。就在他欢天喜地为之准备时,不幸降临。有人提出,他是大官僚、大地主出身,让他出任院长并不合适。很快,他的任命不了了之。
更大的不幸随之而来。1957年,中共发动“反右”运动,吴湖帆也遭到了批判,吴湖帆的次子吴述欧因替他写过检查而被打成“右派”,长子吴孟欧因犯法被杀,一家人都深陷痛苦中。1960年上海画院成立,此时已步入花甲之年的吴湖帆仅仅是其的一名普通画师。
1961年,寂寞、痛楚中的吴湖帆又得了中风,其续弦顾抱真给予了他无微不至的关心爱护,让他在暗夜中有了些许温暖。但平静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1966年文革爆发后,吴湖帆被打成“反革命”,他的画被诬为“黑画”;更让他心痛的是,家藏书画及文物被席卷一空,被抄物品装满了8辆军用卡车,吴家几代人的毕生心血顿时化为乌有。
第二年,吴湖帆再度中风,住进了上海华东医院,但造反派仍不放过他,围着病床高呼口号批斗。最后他与当时一批病员同时被赶出医院。回家后华东医院的好心护士常私下去给吴湖帆护理消毒,后来风声更紧,想来也不能了,治疗等等都陷于停顿状态。1968年8月11日(一说7月7日),不堪凌辱折磨的吴湖帆,自行拔下了插在喉头中的导管,结束了自己75岁的生命,饮恨而终。
而他的妻子顾抱真在吴湖帆离世后,也被扫地出门。经其再三恳求后,被允许居住在原居住的一幢房内的灶间旁仅4个平方米不到的小屋里。一次在强迫扫街劳动中,她突发脑溢血,当场昏厥倒地。急送医院后,因属“牛鬼蛇神”,又交不起医药费,医院不给住院抢救,只得回家卧床。不长时间即随吴湖帆而去,终年54岁。
结语
无疑,吴湖帆最好的时代是在民国,而走入中共治下的社会后,其艺术生命戛然而止,他除了被侮辱、被欺凌、被迫害,收获了凄惨和悲凉外,一无所获。如果当初他听从了张大千的劝告,远离了中共,结局一定会完全不同的。
参考资料:
1、看中国《专访书画古玩鉴定收藏家戴东尼先生之八》

2、《大藏家》 

 

www.epochtimes.com/gb/19/2/2/n11020634.htm

 
信息来源: 大纪元
 
上一篇:古代诗人的修炼故事(圖文)
下一篇:返回列表
返回列表首页: 文史漫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