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言中的中共灭亡时间及前后重大事件(上)(圖文)

  • 发布时间: 2019-10-01 08:25:08
 
131113czs01-600x358.jpg

贵州藏字石:上书中国共产党亡(网络图片)  

中美贸易战、香港“反送中”、高层内斗加剧,中共建政后“逢九必乱”的魔咒再次应验。
面对内忧外患,习近平用尽解数来维护权力。然而,是苟延中共来死守危权,还是灭亡中共而开创新政?在历史的关头,违逆天意、背离民心的选择只能使得事与愿违。到头来,被习近平极力茍延残息的中共,其死党却恰恰正是习的政治死敌──江派人马:他们利用习近平在亡共问题上投鼠忌器,不敢彻底清剿其核心人马、清算其罪恶,从而在反腐风暴中得以喘息;中共“十九大”后,他们精心设局,重新反扑,导致习当下内外交困、危机重重。
习近平接下来将如何应对风雨欲来的重大历史变局,中共政权能否捱过习警告的“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成为了人们不断升温的话题。
其实,人算不如天算。历史就像是一场大戏,只不过在按照事先已经定好的剧本情节上演。无论中共如何机关算尽、凶猛强悍地维系其统治,也无论习近平现今如何极力苟延中共来维护其权力,其最终的结果却早已是历史定局:历史安排的中共的终结者恰恰正是习近平。
本文将就中国历史预言中关于中共灭亡的时间做一解析。然后,探讨一下预言中中共灭亡前后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以及被这些预言所预示的可能发生的历史变数。
(本文涉及的一些预言段落及解析,曾出现于本文作者的其它几篇主题相关的文章中。)
一、中共灭亡时间
中国著名历史预言中,很多都直接或间接地预言了中共政权的灭亡。那么中共政权到底会在什么时间终结呢?
刘伯温的《金陵塔碑文》、诸葛亮的《马前课》以及袁天罡和李淳风的《推背图》都预言中共将被一位姓氏含“白”字之人终结;《金陵塔碑文》还指其人的姓名中含一个“平”字。其中前两部预言还预示中共将于其建政六十七年或酉鸡年(即2017年)开始衰败。但是这些预言却都没有明确其灭亡时间的具体年份。(关于这几部预言的详细解析,请见《刘伯温预言十九大结局:锦绣河山换一色》一文。)
在中国历史预言中,有一部预言对于中共政权灭亡的年份给予了明确描述。这部预言是刘伯温的《透天玄机》。
相传刘伯温在元代末年没有出道之前,于华山跟随铁冠道人学习命理玄机,将其与铁冠道人的对话记录成书,名《透天玄机》,又名《铁冠数》,流传于民间。
在《透天玄机》的书尾,刘伯温问询了一个关于最后一位“紫微”圣人──即“大灾难”中的救世圣人──的问题。在问询该问题之前,铁冠道人预言了中共政权的宿命:“六十年光一旦休”。
这里“”指年代:一个年代指连续的十年。所以“六十年”指第六十年至第六十九年的一个年代。“”指尽头或刚刚过去之意。“六十年光”指六十年代的尽头或刚刚过去,即第六十九年年底或第七十年。“”意夜尽日出,即天下大白,喻“白”,即一位姓氏含“白”字之人。“”意终结。
中共政权“六十年光一旦休”,意指在中共建政的第六十九年的年底或第七十年──使用中国传统干支纪年,这是指于己亥年年底或庚子年,即2019年年底或2020年,中共政权将被一位姓氏含“白”字之人终结。
从历史现实来看,这位姓氏含“白”、名字带“平”的灭亡中共之人最可能是习近平。也就是说,在历史的安排中,无论习近平当下如何拚命苟延中共,到头来所有这一切都是枉费心机──其结局却是完完全全的大反转。
二、中共灭亡前后重大事件──政变、清算和“大灾难”
在中国历史预言中,伴随着中共的灭亡,这场历史大戏也被推向了最高潮。
中国历史上的预言有两类:第一类是人们所认知的预言家所写的预言,比如诸葛亮的《马前课》、袁天罡和李淳风的《推背图》、刘伯温的《金陵塔碑文》等等;第二类是人们所信奉的神仙所传述给人的预言,比如佛家五公菩萨所传述的《五公经》、道家太上道君所传述的《太上洞渊神咒经》等等。(西方预言也是一样,有预言家诺查丹马斯写的《诸世纪》,也有神传预言《圣经.启示录》等等。)
在第一类的中国预言家所写的预言中,有两个事件多被描述发生在了中共灭亡之际。
第一个事件是在历史的安排中,在中共灭亡之前后,中共死党似乎发动了一场企图夺权但最终以失败告终的政变。《金陵塔碑文》中的“马不点头石沉底,红花开尽白花开”,《推背图》的第四十六象“东边门里伏金剑,勇士后门入帝宫”,以及《诸葛武侯乩文》中的“宫门拔剑除奸佞,白头变作赤头人”,可能都是对这场政变的隐约描述。其中《推背图》的第四十六象似乎预示这场政变同一位姓名带“弓”或“阝”的军人相关。
之后,出于某些原因,姓氏含“白”、名字带“平”之人(最可能是习近平)对中共的罪恶及其党徒施行了血债血还的严厉清算──《金陵塔碑文》对这场清算的描述是“一灾换一灾,一害换一害”,“英雄拔尽石中毛,血流标杆万人号”。
第二个事件是在所有的中国著名历史预言中,都被直接或者间接地预言了的一个重大事件:即在中共灭亡之际,世界上开始发生巨大的动荡,也就是人们所传说的“大灾难”。大多中国预言都描述了“大灾难”其中的一个主要表现──世界范围的战乱,而中国是其中主要的参战国之一。
在所有的第二类预言,即神传预言中,其主要描述的则完全都是“大灾难”:这些预言对于这场“大灾难”的发生时间、主要表现、前因后果,以及如何避免灾难等做出了最为详细的描述。
其实,综观所有中外历史预言,几乎无一例外,都预言到人类将要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巨大灾难。在持续多年的“大灾难”中,世界充满了各种大型的灾害祸患,其对于人类生命的毁灭程度惨烈无比。而这场人类历史大戏的最高潮和终局,完完全全就是围绕这场“大灾难”。
不仅如此,所有相关中国历史预言都预言了这场“大灾难”的发生时间:“大灾难”发生之前的最后一个朝代是中共政权,而且伴随着中共政权的结束,“大灾难”即降临人间。
三、“大灾难”发生的时间范围
尽管诸多中国历史预言都预言“大灾难”将发生于中共灭亡之际,然而,真正描述“大灾难”发生具体时间的预言却寥寥无几。有的预言即使描述了发生时间,但是使用的却是中国传统的干支生肖纪年方法,也是很难同西元年历的时间明确对应。
在中国历史预言中,能够将“大灾难”发生的具体时间同西元年历明确对应的预言之一是佛家预言《五公经》。据其描述,“大灾难”将发生于“下元甲子轮回末劫”期间。经过仔细推算,可以明确其中所述的“末劫下元甲子”是指1984年至2043年的六十年间。关于“末劫下元甲子”的推算详细过程,请见《预言中的国共两党宿命和“大灾难”》系列文章。
因为传统干支纪年的一个六十年循环为一“甲子”,“末劫下元甲子”六十年所对应的西元年代一旦确定 ──即1984年至2043年,那么,中国历史预言在描述“大灾难”中灾难事件的发生时间时,使用的干支纪年所对应的西元纪年也就随之可以确定了。
比如,在道家预言《太上洞渊神咒经》中,被描述的第一个“末劫”时期灾难事件是壬午、癸未年发生的瘟疫。而壬午、癸未在“末劫下元甲子”的1984年至2043年中对应的是2002和2003年,因此这场预言中的瘟疫是指2002至2003年间发生的“萨斯”瘟疫。其实,《太上洞渊神咒经》对于这场瘟疫病状的描述,同现代医学对于“萨斯病”(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的症状描述完全吻合。
然而,一般而言,历史预言中的“大灾难”是指“末劫下元甲子”中的一个特别时期,其间发生的大型灾难最为惨烈、最为集中、最为持续,这里称其为“大灾难时期”。从相关预言来看,“大灾难时期”是处于2018年至2043年间的一段“前后只在十余年”(《五公经》)的时间。
四、“大灾难”的主要表现
关于这场“大灾难”,许多著名的中外预言都对其表现有所描述。而对于这场“大灾难”给予最为详细描述的预言则包括在中国历史上于民间流传广泛的佛家预言《五公经》和道家预言《太上洞渊神咒经》以及西方预言《圣经.启示录》。这三部预言分别是由佛、道以及西方神所传的神传预言,而且所有这些预言的描述都非常相似:在持续多年的“大灾难”中,世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大型灾难,其对于人类生命的毁灭程度惨烈无比,最终达“十不剩一”。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这些预言在描述“大灾难”惨烈现象的同时,却又都留下了如何避免灾难的重要伏笔──也就是说,在这场毁灭性的“大灾难”中,世人的选择可能改变历史的轨迹。
关于“大灾难”的主要表现,除了可怕的自然灾害之外,为各种预言所描述最多的有三种现象:战乱、天火和大瘟疫。
本文以下先讨论预言中的这三种灾难现象,然后再讨论这些预言中关于如何避免灾难的重要伏笔,及其可能导致的历史变数。
(一)战乱──世界大战
很多人会觉得当今的世界局势错综复杂。其实,在原来历史的安排中,在中共灭亡之际,世界会因为一场大范围的战乱而更加悲惨纷乱。
关于“大灾难”期间的战乱,《推背图》第五十六象对其给予了生动描述:“海疆万里尽云烟,上迄云霄下及泉”。明末清初文学批评家金圣叹在批注《推背图》此象时写道:“则战争之烈,不仅在于中国也。”也就是说,这是一场世界大战,即第三次世界大战。
《推背图》第五十六象的谶言则描述了这场战争中的现象:“飞者非鸟,潜者非鱼;战不在兵,造化游戏。”
“飞者非鸟”指战机和导弹;“潜者非鱼”指潜艇和舰只;“战不在兵,造化游戏”指战争不在于常规军队,而在于军事武器(“造化”)的拼争。
《五公经》的一个版本对于这场战争中的现象也有类似描述:“不用军兵,自有天兵出现,刀剑自飞自斩,千里取头,血流东海。”这里“军兵”指常规军队,而“天兵”指(空军)战机,“自飞自斩”和“千里取头”的“刀剑”则指导弹。
关于这场世界大战的发生时间,佛家预言《五公经》的不同版本中有如下描述:“戌亥之年刀兵起,恶人相杀冤报冤”,以及“待猪鼠二年,枪刀兵戈吼叫”,即戌狗、亥猪、子鼠三年间有战事发生。然而,“大灾难时期”(即2018年至2043年间)却含有两至三个戌狗、亥猪、子鼠年。
《太上洞渊神咒经》则有一则关于战乱时间的较为具体的说法:在戊戌之年(2018年,戌狗年),“男子被兵牵,亦有归门哭;妻子见分张,各自相追逐”。
结合《五公经》和《太上洞渊神咒经》以及其它相关预言来看,在原来历史的安排中,这场战乱最有可能的起始时间是2018(戌狗)、2019(亥猪)、2020(子鼠)的三年间。但这似乎只是开始时期的一些局部军事冲突。
《五公经》还有版本说到:“壬子(2032)癸丑(2033)两年,但八九月,朝病暮死,又遭兵火之灾,十分死九分。”也就是说,在一轮生肖之后的2030(戌狗)、2031(亥猪)、2032(子鼠)年前后,这场战事似乎达到高峰。
根据预言,中国是被卷入了这场战乱的主要参战国家之一。
(二)天火──核爆炸
在各种预言中,“大灾难”期间另一个主要灾难现象是“天火”。
刘伯温的《烧饼歌》描述了一场巨大的“天火”之灾:“火德星君来下界,金殿楼台尽丙丁。”“火德星君”指火神,“火德星君来下界”比喻天火从天而降的景象;“丙丁”之五行属火,“尽丙丁”比喻全部被吞噬于火海之中。
佛家预言《五公经》亦有“天使魔王把火烧,一切万民遭辛苦”和“天差使者来放火,烧毁州县及乡村”等描述;道家预言《太上洞渊神咒经》也有“国土、城邑、村乡,频遭天火烧失者”等描述;《圣经.启示录》中描述神惩罚撒旦的信奉者,“就有火从天降下,烧灭了他们。”这些都是大灾难中“天火”的表现。
那么“天火”是什么呢?
刘伯温的《金陵塔碑文》在描述“大灾难”的表现时有这样一段描述:“轻气动山岳,一线铁难当。”“轻气”似指冲击波,“一线”似指辐射:冲击波使地动山摇,辐射无可阻挡。从字面意思上看,这是在描述一场核爆炸的后效应。
“天火”是指核爆炸──也就是说,第三次世界大战最终导致了一场核战争。
明朝朝鲜南师古的预言《格庵遗录》中描述了“大灾难”中“天火”造成的悲惨景象:“天火飞落烧人间,十里一人难觅,十室之内无一人,一境之内亦无一人。”
根据《格庵遗录》的描述,在原来历史的安排中,“天火”事件似乎于2028年前后发生。
(三)世界大战的终结
根据相关预言,这场世界大战最终被终止的一个原因,是由于神明安排了一位出生于江浙(吴越)的奇人,利用中国古老科学方法发明了一种能够以“水”克“火”的、抑制所有武器的“武器”,致使所有现代武器,包括核武器失效。其威力强大,但却不伤性命。
《推背图》第五十七象对此事件的描述是:“坎(水)离(火)相克见天倪(自然之道),天(神明)使斯人弭(消除)杀机;不信奇才产吴越,重洋从此戢(停止)兵师。”
《诸葛武侯乩文》对此的描述是:“水能克火火无功,炮火飞机何处避,此是阴阳造化机。”
(四)大瘟疫
从所有相关预言来看,在“大灾难”的所有现象中,对于人类生命毁灭程度最为惨烈的则是“大瘟疫”。
《太上洞渊神咒经》描述:“甲寅旬年(2034~2043),有六十种病,死十分遗一也”,“疫鬼杀人,十分杀九”;《格庵遗录》描述:“黑死枯血,无名天疾;朝生暮死,十户余一”; 《陕西太白山刘伯温碑记》也描述了“大瘟疫”的后果:“贫者一万留一千,富者一万留二三。”
关于“大瘟疫”的发生时间,《五公经》描述道:“世上寅卯辰巳年,天差魔王在前,立不待死时将一延,早时得病暮时亡”,指大瘟疫的高峰期将出现于“大灾难”时期的“寅、卯、辰、巳”年之前后。在“大灾难”发生的“下元甲子”1984年至2043年间,从现今往后的“寅卯辰巳年”还有两个,即壬寅(2022)年至乙巳(2025)年,以及甲寅(2034)年至丁巳(2037)年。
《太上洞渊神咒经》也描述道:“甲辰(2024)、甲寅(2034)年,有三十六万疫鬼,来杀恶人,恶人多故。”
结合以上两个预言和其它相关预言的描述,一个可能的推论是,“大灾难”时期的大瘟疫将持续十多年的时间,大致于壬寅年(2022)至丁巳年(2037)间;其间大瘟疫将出现两次高峰期:第一次高峰发生于甲辰年(2024)前后,第二次高峰发生于甲寅年(2034)前后。第二次高峰时“十分死九分”(《五公经》)。
(待续)
 
www.epochtimes.com/gb/19/9/29/n11554582.htm
 

 

 
信息来源: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