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瘟疫有眼?(圖文)

  • 发布时间: 2021-01-19 18:41:35
  • 作者:彦辉映
 

2013-8-3-minghui-feature-history-01.jpg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九日】在中国的传统节日中,往往都有着敬畏天地、祈福驱邪的习俗,新年时拜天地、祭神明,祈祷带来福祉和吉祥。元宵节人们燃放灯火,歌舞笙乐,表达驱邪迎祥、祈许光明之意。

还有些节日,用来辟邪驱瘟,如端午节佩香囊,祭五瘟使者等等。男孩则在颈上挂一个葫芦,里面装着五毒,意思是“收”了五毒,驱邪避恶。
五瘟使者,又被称为“瘟神”,专司人间的瘟疫,在民间从来就有“瘟疫有眼”的说法,就是说一个地方瘟疫的发生,并不是偶然的。
神明不允许 当地不会发生瘟疫
宋朝的《夷坚志》,记载了这样一件事,南宋乾道元年,婺源石田村汪氏的家仆王十五突然昏死,八后天又奇迹般地复活,并讲述了昏迷中的经历。
原来他在耕田时,看到从西方来了十多人。来者都穿着道服,带着箱子、盒子和大扇子。来者让王十五挑着那些箱子,和他们一起赶路。到了县城五侯庙,他们对五侯表示想在婺源行瘟,但是五侯不允许,并下令他们赶快离开。他们来到岳庙,也一样被喝令离开。来到休宁县、徽州,拜见当地神明庙,神明都不许他们行瘟。后来他们辗转来到了宣州,刚进入大神祠门口,就有人出来迎接。经当地神明许可,他们才可行瘟,先从北门孟郎中家开始行瘟。
在孟家,他们从箱中取出各自的武器,或扇,或击,中者即死。这一年,浙西百姓感染疫病者,不计其数。然而浙东相安无事。浙东民风诚善,素来敬奉神明,得到了当地城隍神或其他神明的仁慈守护,不许那些疫鬼行瘟,所以躲过了疫灾。
也就是说,如果神明不允许,当地也不会发生瘟疫。当人们在平时举行祭送瘟神、佩香囊的习俗活动时,自然就会形成敬畏神明,诚实善良的风气,这样的地方正气充足,邪气也就难以侵扰;而一些地方,缺乏圣贤教化的恩泽,孝悌之风淡薄,人人为已,自私自利,这样的风气就难以形成敬神向善的氛围,久而久之,人心败坏,伤天害理,上天难道不会惩罚这样的地方吗?
瘟疫有眼:不允许有分毫的差错
“瘟疫”还有另一层含义,就是不会让任何一个好人,平白无故被瘟疫侵扰。
有这样一个例子。在民国《轮回集》中记载,江苏省江阴有个申港镇,申港镇有季子庙,祭祀春秋时著名人物季札,庙宇中多余的房间就被政府征用并附设该乡第二初等小学校。校长名叫张九皋,是当地知名的大善人,一位儒家君子式的人物。
大约在民国十几年时,正月间他的孙子张葆玉夭折了,当年七月二十日,他的长子张应珍感染瘟疫暴亡。对张九皋而言一生行善,结果半年间他的长子和孙子却相继去世,不免开始怀疑善有善报的道理。
七月二十二日,他长子去世后的第三天,上午九点,他的次子张应介出门买菜时,忽然看见去世的兄长带着侄子张葆玉朝他迎面而来,他只来得及喊了一声“大哥”就昏倒在大街上。左邻右舍看见了都来搀扶,不料张应介起来后,说话的声音却是张应珍的,并讲述了前因后果。
原来,张应珍的前世是在另外空间掌管瘟疫的行疫使者,孙子张葆玉是行疫使者的侍者,因为在行瘟布疫的过程中出现失误,导致本不该死的俩人误死,因此行疫使者获罪被罚转生人世。他在瘟疫中死亡,只是偿还当年的罪过而已,罪业一尽,他就归位回去了。
这篇记载中,行疫使者因为有罪过,被罚降生尘世当人。大家在中国的各类古书经常看到,上界的神仙如果违犯天条,也要被打到凡间。善恶有报是天道,在另外空间同样有着制约作用,行疫使者被惩罚,说明掌管瘟疫一定是更高空间更高的神。可见人间出现瘟疫等大事件都是很高的神在安排在控制,以下各空间相关的神或生命具体执行。
面对中共病毒
说到这很多人就联想起当今流行的新冠病毒了。有人发现这场病毒就是针对中共及一切亲中共的势力而来的。为什么?中共无神论,破四旧、三教(儒释道)齐灭,然后从几十年前又恢复宗教,却只是利用、变异,必须唱红歌、跟党走,否则就铲除;三反、五反、文革、六四发动运动整人害人杀人无数;二十年多来,残酷迫害法轮功“真、善、忍”修炼人,罪大恶极。中共官场几乎无官不贪,无官不好色乱性,严重败坏了人类,因此上天要灭它,现在就是“天灭中共”的天象与天意。
世人在当前应如何做才是正确的选择,从而保平安呢?办法就是远离中共,曾误入过其组织的同胞们更是必须尽快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
在抛弃无神论共产党的同时,了解“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是一项古老的佛家高德大法。“天安门自焚”是中共编造的谎言。在武汉肺炎中,若干遭遇瘟疫的武汉市民,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得到大法保护,从绝望中生还。机缘切莫错过,一念定下未来,瘟疫凶猛,救命有真言!
 
 


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9/为什么说瘟疫有眼--418707.html 

 
信息来源: 明慧网
 
上一篇:戒色劝善福及子孙(圖文)
下一篇:返回列表
返回列表首页: 文史漫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