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毁灭人类暴政录》之中共窃政后杀人篇(6)(圖文)

共产暴政录:文革中教师校长被打死 编写:爱德华

  • 发布时间: 2018-11-29 09:24:41
  • 作者:高义
 
卞仲耘(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8年11月28日讯】文革中教师校长被打死事件极多,这里仅举两个校长被打死的例子。
1‧北京师大女附中副校长被打死
卞仲耘文革开始时是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现北京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副校长(因无正校长,是最高负责人)。
文革前该校即为北京重点中学之一,很多中共高级干部的女儿都到这所中学读书。毛泽东的两个女儿李敏、李讷文革前都从这所中学毕业;文革开始时,刘少奇的女儿刘婷婷、邓小平的女儿邓榕,宋任穷之女宋彬彬正在该校就读。在文革开始前的1965年秋季入学的学生中,高干的子女占了一半。这一特点,与卞仲耘被打死直接相关。1966年8月5日,被红卫兵(实际上都是自己的学生)打死时,50岁的她,已经在这所中学工作了17年。
卞仲耘的“罪状”
那么卞仲耘到底是什么“罪状”被打死呢
卞仲耘的“罪状”很多,我们看其中一条吧,就是“反对毛主席”。证据之一是,1966年3月北京的邻近地区发生地震,为学生的安全,学校告诉学生,若地震发生,要赶快离开教室。有学生问是不是要把教室里挂的毛主席像带出来,卞仲耘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没有说要也没有说不要。
北京师大女附中的第一张大字报
1966年6月1日晚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了北京大学的被毛泽东“赞扬”为“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除攻击北京大学的负责人之外,又号召“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一切牛鬼蛇神”。第二天中午,三个学生在北京师大女附中也贴出了第一张大字报,宣称要“誓死保卫党中央,誓死保卫毛主席”,对该校领导作了类似的攻击。在这张大字报上署名的学生为“刘进(河南省委书记刘仰峤之女)、宋彬彬”。6月3日,中共工作组进校,在其支持下成立革命师生代表会,此后学校停课,用全部时间搞文革,也就是开会、贴大字报以及学习毛泽东著作和中共档。学校的老师和负责人都成了被“揭发”的对象。学生对老师,先是直呼其名,进而咒骂喝斥。整个学校贴满了大字报攻击学校原领导人和教师。几乎每个老师都被大字报攻击。
1966年6月23日,工作组主持召开对卞仲耘的“揭发批判大会”,全校师生员工皆参加、卞仲耘受尽凌辱和摧残。
1966年7月31日,北京师大女附中学生宣布成立红卫兵组织“毛泽东主义红卫兵”。
8月5日下午一、两点钟,高中一年级一些学生发起了“斗黑帮”行动,其他学生纷纷涌来。因为是学校的主要负责人,也就是所谓“黑帮头子”,卞仲耘被打得最重。
开始是用棍子打,往身上浇墨汁、挂黑牌,甚至有人踩在她身上经过两、三个小时的殴打和折磨,下午五点的时候,卞仲耘已经失去知觉,大小便失禁,昏倒在宿舍楼门口的台阶上,医院就在学校对面,不仅不准校工送她去对面的医院,还有一些学生对她继续进行殴打、辱骂、扔秽物。当有人发现卞仲耘“已经快不行了”的时候,群情激昂的学生却怕影响不好,干脆将卞仲耘放在一辆手推车上,身体用大字报纸、竹扫帚、雨衣等杂物掩盖起来。
直到晚上七点多钟,才将卞仲耘送到了附近的邮电医院,而此时卞仲耘的尸体早已僵硬。
目击者表示邓榕参与行凶,最后一脚踩死卞仲云校长的是刘少奇与王光美的女儿刘亭亭。从那天开始,一个人就可以被革命群众以“革命”的名义打死,无需负责任。
卞仲耘的死亡,中共领导人不仅没有制止暴力迫害,相反,他们用了热情的词语和热烈的行动来支持发动红卫兵运动,把校园暴力一步一步推向高潮。
卞仲耘被打死13天以后,1966年8月18日,在天安门广场,毛泽东接见了一百万红卫兵(以后还有7次)。全面发动和支持红卫兵运动。这次大会通过广播和电视向全国实况转播,同时制成新闻记录电影,在全国各地放映。
在8月18日大会上,在天安门城楼上最为瞩目的两个红卫兵是:彭小蒙和宋彬彬,一个来自北京最早开始用暴力殴打折磨老师和同学的北京大学附属中学,一个来自打死了卞仲耘的北京师大女附中。
《人民日报》和《中国青年报》发表了宋彬彬献红卫兵袖章时与毛泽东的谈话:毛问宋彬彬叫什么名字,当他听说是“文质彬彬”的“彬彬”时,毛泽东说:“要武嘛”,由于这段对话,宋彬彬改名为“宋要武”,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也改名为“红色要武中学”。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毛所说的“要武嘛”,对文革暴力影响极其深远。
卞仲耘之死至今未讨还公道
2009年,一些原师大女附中学生为卞仲耘建造了一座铜像,原拟题写“殁于一九六六年八月五日文革暴力中”,后因前红卫兵们反对,最后只写上“一九六六年八月五日”。
据姚监复披露:八月五日卞校长被打死的那天晚上,邓小平女儿邓楠、邓榕找到王晶垚(卞仲耘丈夫)家,并告诉王晶垚,以后只能讲卞仲耘是高血压因病死亡,不能再讲卞仲耘是被打死的。几十年后安全部门亦正式通知胡杰,其纪录片《我虽死去》中不能收入邓楠、邓榕对王晶垚讲的“不能讲卞仲耘是被女学生打死的”那段话。
2‧桐岭中学黄校长被学生分食
桐岭中学副校长黄家凭,早年参加中共革命,49年后,曾担任广西苍吾县副县长,文革开始黄家凭被打成“叛徒”,多次被批斗。一晚批斗会结束,几个学生把他押回宿舍。为首者说,看守太麻烦,干脆打死,于是在黑暗中一阵棍棒之后便没了呼吸,次日清晨,便有学生执刀割肉,以示与之划清界限,斗争到底。接着一批人在学校宿舍区檐下用瓦片烘烤人肉人肝,火烟缭绕,腥风焦味飘荡,一片阴森状令人不寒而栗。

第一个割肉者谁?据说竟是校长大儿子的女友!此人原来狂热追求校长公子,此时为摆脱关系,显示革命立场,竟恶狠狠第一个操刀割肉而食! 

 

 

文章链结www.epochtimes.com/gb/18/11/28/n10878489.htm

 

 
信息来源: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