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辉:被诬施“美人计”一家七口以死抗争(圖文)

  • 发布时间: 2019-02-17 13:16:23
 
中国农村在文革中,把清出来的阶级敌人五花大绑押到斗争会场跪下,交给群众斗争,严刑毒打,有的被割去两只耳朵,有的被劈去半边脑袋,有的被打折了两条腿。(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9年02月17日讯】毛与中共发动的一次次残酷运动,戕害了无数中国人,其中尤以文革涉及范围最广,时间最长,程度最烈。在这场被中共自称为“十年浩劫”的运动中,不仅包括刘少奇、彭德怀、陈毅、习仲勋等在内的中共高官无一幸免,而且成千上万普通的百姓也成为恶政的牺牲品、殉葬品。翻看有限的披露出来的文革罪恶历史,唯一的感觉就是:中共不除,国无宁日,民无宁日。
本篇要说的是辽宁新金县栾家大队一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七口农户,蒙冤自杀抗争的故事。
直击自杀现场
 1968年7月16日,许家七口人被发现死于家中。现场显示,房梁上并排悬挂着四具尸体,分别是许父许长家(57岁)、五子许连福(26岁)、四子许连祺(28岁)、四女许连荣(23岁)。此外,五女许连玲(20岁)自缢绳断,卧尸于地;许母王朝臣(57岁)和小女儿许连清(18岁)自缢后,手拉着手,被端端正正安放在炕上。
查验表明,除许长家外,其余的都洗过脸,梳过头,穿上了新衣服,有的脸上还留有泪痕。这表明他们是主动选择了以这样的方式告别人世。
而在屋内墙上的醒目位置,两个用粗犷的笔锋写的大字“屈死!”触目惊心。另在许连荣身上发现了四封遗书,时间是晚上八点三十分一封,九点零五分一封,午夜十二点两封。他们在遗书中悲愤地高呼:“我们全家的死是走投无路啊!”“我们全家屈啊,屈!屈!冤枉!冤枉!”遗书上留下了七个人的签字笔迹和血红手印。许连荣还在遗书中写道:“今天把我叫去大队毒打,打得我皮肉分家,没有的事叫我承认,不承认就打,我不懂的事,你们处处往上领,我要求把我的尸体送到医院检查,还我一个清白。”
是什么样的冤屈让他们在精神、肉体受到折磨后,决绝地走上了不归路?
被诬施美人计  父女屈打成招
 文革爆发后,毛的“造神”运动更是如火如荼。根据林彪的学习毛主席著作要“活学活用”、“立竿见影”的号召,各地出现了一大批“讲用”毛著作先进分子,其中许多人都是痞子。辽宁省旅大市新金县武装部副政委王立龙就是靠“活学活用讲用”起家的痞子。
1968年5月,毛下令全国开展清理“阶级队伍”运动,“深挖一切阶级敌人”。紧跟形势的王立龙决心让其“讲用”有新内容、新创造,从而为自己积累更多的资本。终于,他听说了这样一件传闻:夹河庙公社栾家大队革委会主任、党支部书记李本柱,殴打了妹夫。他的妹夫为了报复他,便在村中散布谣言说他同他没过门的弟媳许连荣搞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原因是许连荣是“反革命”家庭出身,许家想攀高枝、找大人物做保护伞。谣言传播中,又被好事者不断放大,许连荣被放大成了一个曾扔掉过私生子的荡妇。
对此传闻,王立龙如获至宝,用他被毛思想武装的头脑得出了一个结论:敌人用“美人计”腐蚀党的干部,“走资派”在“美人计”前屈膝投降——这是一个典型的“阶级斗争新动向”!于是他迅速召开地方公社领导会议。会议中,大部分人选择了沉默,只有一个叫张学成的武装部助理,因与李本柱和许家有矛盾,就添油加醋说了一遍许连荣施展“美人计”腐蚀李本柱的事。
随后,王立龙带着助手现役军官王成海、公社革委会常委张玉德,火速赶到栾家大队,将李本柱撤职、关押、批斗。批判了一整天,李本柱并不承认中了“美人计”。王立龙遂亲自出马,警告道:“告诉你,李本柱,你今天不是犯错误,你是犯罪。今晚上如不交代,就要加重处分。”接着又施出软的一招诱供道:“只要你老实说出来,不戴帽,不逮捕,也保证不给其它处分。”
深知中共软硬兼施那一套并不陌生的李本柱抱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想法,低声承认了所谓的“事实”。
得意洋洋的王立龙便命移师审讯“反革命”许家。许长家是个忠厚、老实、本分的农民,因三子许连业上中学时,曾参加过所谓的“反动组织”,被判处管制三年而受到了株连,一家都成了“反革命”。
许长家被抓到大队部审讯,逼迫他承认女儿的罪名。不承认,就是一阵毒打。为了替父亲申冤,四子许连琪和女儿许连荣先后去沈阳、北京告状,但在那样黑暗的岁月中,他们得到的答复只有一个:“要相信新生的革委会。”
最终,在连续酷刑之后,许长家受刑不过,只好按“美人计”招供,但根据“讲用”者构思讲稿的“标准”,许还必须交出“美人计”的“黑心”,即主观故意。因此,审讯者喝令许在第二天交“黑心”。
深陷痛苦中的许长家在第二天为了证明自己的“黑心”,用玻璃在胸部划开了十公分长的口子,可是却遭到了更为猛烈的毒打。很快,栾家大队召开宣判大会,宣读了由栾家大队农代会署名的判决书,将许长家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监外执行,交群众管制生产(劳动)”。许连荣也因“腐蚀”干部罪,被“群判”有期徒刑十年。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因为没有“美人”的口供,王立龙的讲话就不够完美。下一个目标指向了许连荣。自信清白的许连荣同样不承认自己做过的事,但在反复咒骂、侮辱和毒打下,终于被迫“承认”了“通奸”的“罪行”,以及在皮口医院做过“人工流产”并“把私生子扔到南山沟”的“淫荡事实”。而真相是,当时许连荣去医院是帮着看护生病的外甥,善良的她还自愿为病房中的患者输血,并帮助一个产妇把死婴扔到山沟里。
当遍体鳞伤的许连荣被搀扶回家后,她抱着母亲大哭,全家人的精神也崩溃了。看不到任何出路的许家人最终选择了以死抗议。
结语
许家七口人的惨死震惊了远乡近里和当地政府。不久后,医院给出的鉴定结果是:许连荣是处女!而害死许家人的直接凶手正是王立龙和他的帮凶。
据说许连荣的“供述”给了王立龙后,让其在随后的演讲中,赢得了阵阵掌声。当有人告诉他许家人自杀后,他却只是在短暂的惊诧后,耸了耸肩,若无其事地走开了。而在当地政府的包庇下,王立龙和其帮凶一直逍遥法外。
文革结束后,许长家一家的冤案被重新提出。王立龙的帮凶王成海(军官,已转业)判刑十五年,主持批斗者张玉德判刑十二年,主持刑讯逼供者民兵连长徐作善判刑十年,打手朱广殿、李永贤判刑八年,其余主要参与者也都受到了不同处置。但始作俑者王立龙却没有得到任何审判。虽然人间的审判缺席,但死后的他一定逃不过上天的审判。
参考资料:《历史的代价—文革死亡档案》
 

www.epochtimes.com/gb/19/2/16/n11049930.htm 

 
信息来源: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