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世大观】汉奸毛泽东:秘密结盟 卖国求生(圖文)

  • 发布时间: 2020-09-01 07:59:28
  • 作者:李昊
 
2020-09-01_080001.png
根据中共自己承认,毛泽东曾多次感谢日军侵华,并放弃战后对日本的巨额战争追偿。节目中将揭开中共邪教与教主毛泽东当年与日本勾结真相。(视频截图) 
【大纪元2020年08月31日讯】各位看官,为了纪念75年前中国人民苦战8年,抗击日本侵略者取得的最大胜利,我们一方面缅怀惨烈牺牲的中华英烈和无辜同胞,另外想以史实掀掉中共自己贴到脸上的金箔,即所谓它才是“领导全民族抗战的中流砥柱”。今天这集,让我们最终揭开中共邪教和教主毛泽东当年与日寇暗通款曲、苟且偷生、掣肘国军的卖国秘闻。
据中共自己承认,毛泽东、周恩来曾至少六次感谢日军侵华,并且还放弃了战后对日本的巨额战争追偿。为严谨起见,本片将中共官宣记载的史实秀给各位看官验证。下面是6+1次感谢日本侵略的记载。
毛泽东、周恩来曾至少六次感谢日军侵华
一、1956年,日军中将远藤三郎受邀访华,受到毛泽东亲切接见。毛对他说:“你们也是我们的先生,我们要感谢你们。真是你们打了这一仗,教育了中国人民,把一盘散沙的中国人民打得团结起来了,所以,我们应该感谢你们。”(大陆经济日报出版社1998年王俊彦著《大外交家周恩来》)
二、1960年6月21日,毛泽东对来访的日本文学代表团与左派作家野间宏等人说:“我同很多日本朋友讲过这段事情,其中一部分人说日本侵略中国不好,我说侵略当然不好,但不能单看这坏的一面,另一面日本帮了我们中国的大忙。假如日本不占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不会觉醒起来。在这一点上,我们要感谢日本皇军。”(中央文献出版社丶世界知识出版社1995年版《毛泽东外交文选》)
三、1961年1月24日,日本社会党代表团访华、国会议员黑田寿男、浅沼稻次郎等人被老毛接见。毛谈到1956年说的话:“日本的南乡三郎(日中输出入组理事长)见我时,一见面就说:日本侵略了中国,对不住你们。我对他说:我们不这样看,是日本军阀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因此教育了中国人民,不然我们……到现在也还在山上,不能到北京来看京戏……所以日本军阀丶垄断资本干了件好事,如果要感谢的话,我宁愿感谢日本军阀。”(《毛泽东文集第八卷》“日本人民斗争的影响是很深远的”)
四、1964年7月9日,毛与参加第二次亚洲经济讨论会的亚、非、澳洲访华代表谈话,再谈到南乡三郎:“有一位日本资本家叫南乡三郎,和我谈过一次话,他说:‘很对不起你们,日本侵略了你们。’我说:‘不,如果没有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大规模侵略,霸占了大半个中国,全中国人民就不可能团结起来反对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也就不可能胜利。’事实上,日本帝国主义当了我们的好教员。第一,它削弱了蒋介石;第二,我们发展了共产党领导的根据地和军队。在抗战前,我们的军队曾达到过三十万,由于我们自己犯了错误,减少到两万多。在八年抗战中间,我们军队发展到了一百二十万人。你看,日本不是帮了我们的大忙?这个忙不是日本共产党帮的,是日本军国主义帮的。因为日本共产党没有侵略我们,而是日本垄断资本和它的军国主义政府侵略我们。”(中央文献出版社丶世界知识出版社一九九四年版《毛泽东外交文选》《从历史来看亚非拉人民斗争的前途》)
五、1964年7月10日,毛泽东在接见日本社会党人士佐佐木更三丶黑田寿男丶细迫兼光时感谢日本侵华。毛说:“我曾经跟日本朋友谈过。他们说,很对不起,日本皇军侵略了中国。我说:不!没有你们皇军侵略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就不能团结起来对付你们,中国共产党就夺取不了政权……”
佐佐木对日军侵华抱歉时,毛说:“没有什么抱歉。日本军国主义给中国带来很大的利益,使中国人民夺取了政权,没有你们的皇军,我们不可能夺取政权。”
毛又说:“我们为什么要感谢日本皇军呢?就是日本皇军来了,我们和日本皇军打,才又和蒋介石合作。二万五千军队,打了八年,我们又发展到一百二十万军队,有一亿人口的根据地。你们说要不要感谢啊?”(1969年《毛泽东思想万岁》原文复刻,(716页版本) p.532—545)
六、1970年12月18日,毛泽东对《西行漫记》作者、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Edgar Snow)说:“……那些日本人实在好,中国革命没有日本人帮忙是不行的。这个话我跟一个日本人讲过,此人是个资本家,叫作南乡三郎。他总是说:‘对不起,侵略你们了。’我说:不,你们帮了大忙了,日本的军国主义和日本天皇。你们占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全都起来跟你们作斗争,我们搞了一百万军队,占领了一亿人口的地方,这不都是你们帮的忙吗?”(《毛泽东卷》“与著名美国记者、《西行漫记》作者埃德加·斯诺的谈话”;香港商务印书馆 姜义华编1994年2月第一次出版)
老毛最恶劣和最大的一次感谢对象,是日本首相田中角荣。文革中的1972年9月27日晚,毛与来访的田中角荣会面时,感谢日本皇军侵华。中共官方文件迄今不敢披露毛与田中会谈的详细内容。但从当时专供官员阅读的《参考消息》和《大参考》中有泄露。
流传版本是这样的,田中向毛道歉:“对不起啊,我们发动了侵略战争,使中国受到很大的伤害。”毛则说:“不是对不起啊,你们有功啊,为啥有功呢?因为你们要不是发动侵华战争的话,我们共产党怎么能够强大?我们怎么能够夺权哪?怎么能够把蒋介石打败呀?”“我们如何感谢你们?我们不要你们的战争赔偿!”
好了,作为一个有血性的中国人,被迫重复毛这么多次感谢侵略者的话,差一点我就要吐了,看官,您呢?
毛感谢日军的来龙去脉
下面我们来拆解一下毛泽东感谢日军的来龙去脉。顺带应观众朋友的要求,提一下汪精卫。
真相起自源头。中共建党之初就依附苏联,处处听从指示。东北后来发生中东路事件,中共不仅没有指责苏俄的侵略行为,反而接受了苏俄的五条指示,提出“武装保卫苏联”的口号,并在这一口号下决定发动更大的武装暴动,以便配合苏联对中国的侵略战争“里应外合”。这种对国家和民族利益的出卖和背叛,在中共的历史上并非是独一无二的。抗战期间,中共再次与日军暗地勾结,协助日军攻打国军。
资料显示,中共与日军的勾结始于1941年。那年4月,中国的抗日战争正处于关键时刻,苏联却和日本签订了中立协定,声明“苏联保证尊重满洲国的领土完整和不可侵犯。大日本国保证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国之独立和主权。”斯大林还命令中共和日本驻华军队总司令冈村宁次、南京汪精卫伪政府联系签约,商谈夹击国民政府和国军的具体步骤和措施。
夹击国民政府和国军 中共遭汪精卫拒绝
接到斯大林命令后,中共保卫部长李克农派人到苏北新四军驻地传达中央指示,命令新四军政委饶漱石、情报部长杨帆和中央宣传部长兼长江局情报部长潘汉年具体执行。当时还接到中共中央的电令。因为事关重大,饶、杨、潘三人不敢冒然行事,当即决定潘汉年还是去延安当面请示毛,并要求中央给予正式文件。1943年潘携带中共中央正式文件返回新四军,开始着手和冈村宁次以及南京汪伪政权谈判缔约。
不久饶、杨、潘到达南京,先去找了汪精卫,却遭到了汪的一口拒绝。深谙共产党邪恶本性的汪精卫说:“在上海、广东、武汉,我和共产党头目们打了好几十年交道了,共产党这个葫芦里所卖的药是何其剧毒,我是很清楚的,无论如何共产党这个贼船,我是不能再上了。何况我之所以脱离重庆走曲线救国的道路,就是为了消灭赤祸,共产党无论走到哪里,就把饥荒、内战、烧杀、愚昧、落后带到哪里。我的左膀右臂陈公博和周佛海两位先生不都是中共十二人成立大会上的成员吗!”
这样看,汪精卫虽然投降了日本人,失了中国人的气节,被骂作大汉奸,但他对共产党的认识,甚至比现在的糊涂人还明白些。话点到为止,谁有兴趣,可以自行google。
直接拜会日军侵华部队总司令冈村宁次
中共代表被汪精卫拒绝后,居然直接去拜会了日军侵华部队总司令冈村宁次。几次谈判后,饶漱石和杨帆返回苏北驻地,留下潘汉年工作组,继续和日军完成谈判缔约的工作。
后来中共建政,毛泽东为了掩盖这段见不得人的历史,首先把高岗以及与其从无瓜葛的华东人民政府主席、上海市委书记、中共中央组织部长饶漱石,打成高饶反党联盟,监禁起来,饶后来被关死在狱中;毛继而又将华东人民政府公安部长、上海市公安局长杨帆和上海市委书记副市长潘汉年打成反革命,内部传达定性为“汉奸”,然后逮捕长期监禁。
莫斯科驻延安的特派员弗拉基米洛夫在其日记中也证实了中共勾结日军的行径。他这样写道:“我无意中看到一份新四军总部的来电。这份总部的报告完全清楚地证实了:中共领导与日本派遣军最高司令部之间,长期保存着联系……电报无疑还表明与日军司令部联系的有关报告,是定期送到延安来的。”因为,“叶剑英告诉了毛泽东,我已经知道了新四军发来的电报内容。中共中央主席跟我解释了很久,说明共产党领导人为什么决定与日本占领军司令部建立联系。”“中共领导人中只有几个人知道此事,毛的一个代理人,可以说一直隶属于南京的冈村宁次大将总部的,什么时候需要,他都可以在日本反间谍机构的严密保护下,畅通无阻地往返于南京与新四军总部之间。”然而,“中共领导人却要做出打日本的样子,欺骗莫斯科。”
中国大陆出版的《南京志史》也披露了一则抗战后期,中共背着国民政府和四万万浴血抗战的同胞,私下里透过秘密渠道,与日本最高军政总部议和。该书披露:1945年6月,设在南京的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来了一位神秘人物,此君自报家门:我是新四军联络部长杨帆。卫兵们大惊失色,紧急通报上去,军部的长官连忙出迎,殷勤接待……抗战史上的一篇黑幕故事从此开始。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太平洋战争的爆发,使日本陷于战线过长的困境。在中国战场上也遭遇国军顽强抵抗。为了挽救这种极其被动的局面,冈村宁次向新四军军部发出议和信息……新四军接到后,因事关重大,便由中共华东局请示中央。而延安方面反应奇快,密电答复:可以和日方秘密接触。6月初,日军派出使团,以日王的干儿子、日军总司令部参谋部对中共工作组组长为首,向中共提出局部和平的方案,并建议中共方面派出负责官员前往南京与日军总部首脑直接谈判。经中共中央驰电批复,我们就看到了前面的场面,新四军联络部长杨帆去南京拜会日军。
杨帆到南京的第二天,日本派遣军总司令部副参谋长今井武夫和杨帆开始正式谈判,拿出“局部和平文本草案”,内容是:除双方停止军事行动之外,日方答应让出八个县城,新四军要保持中立,也可以将来和日方合作,共同对付蒋介石的国军和美、英方面……日共双方化敌为友的第一次正式谈判,自然并没有获得实质性的成果,但已经协商好保持秘密接触的级别、方式、地点、时间,为进一步谈判做好了准备。中共这一系列的卖国勾当便是弗拉基米洛夫发现的秘密。
于是,中共一面是人、一面是鬼的丑恶嘴脸再次暴露无遗。难怪这位共产国际的特派员气愤地指责:“毛泽东在侵略者面前向后退缩,却乘中央政府和日军冲突之际为自己渔利。
“在民族遭受灾难、人民备尝艰辛并作出了不可估价牺牲的时刻,在国家受制于法西斯分子的时刻,采取这种策略,岂止是背信弃义而已……什么国际主义政策,跟毛泽东哪能谈得通,连他自己的人民也只不过是他在权力斗争中的工具罢了!千百万人的流血和痛苦,灾难和忧伤,对他来说,只是一种抽象的概念。”
各位看官,汉奸毛泽东的故事讲完了。时至今日,中共哪天忘记过“人民是其权力斗争中的工具”吗?从来没有。为了一己私利,中共做什么都可以不择手段,不是吗?这也就毫不奇怪老毛为什么要三番五次感谢“日本皇军的入侵”了。
《欺世大观》节目制作组
 
 
 
 

文章链结  www.epochtimes.com/gb/20/8/25/n12356888.htm 

 
信息来源: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