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非人迫害(圖文)

  • 发布时间: 2019-06-12 09:20:19
 

2006-3-4-msj-kuxin-61--ss.jpg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非常残酷。

狱警蛊惑包夹犯人形影不离的跟着法轮功学员,衣食住行上厕所都要经过包夹犯人允许。法轮功学员之间不准说话,不准交换眼神,不准有动作手势。上午逼迫法轮功学员看诽谤法轮大法的碟片,下午逼迫她们写思想汇报。
近些年,狱警还与各地国保警察经常联系,逼迫法轮功学员说出修炼这些年都与谁有联系,搜集法轮功学员内部信息,预谋迫害。
李矿凤,六、七十岁的人,刚被劫入监狱时,由于不配合转化,平时都是两个人抬一桶水,到李矿凤这儿,包夹逼迫她一个人提沉重的水桶,变成了一个人端一桶水。
冬天包夹把她的褥子抽的只剩最底层薄薄的一条,被子上还倒上水,半夜里李矿凤被冻得瑟瑟发抖,躺下睡不着,就披着被子坐在床上,有时被几个包夹按到墙角乱打。
刘菀秋,大约六十多岁,和其女儿刘磊同时被关入监狱,由于她不配合邪恶转化,狱警就用伤害她女儿来威胁刘菀秋,让她女儿在她面前哭泣。
狱警唆使包夹不让她上厕所,屎尿都拉在裤子里,故意让其她人闻她的臭气,欺辱她,嫌弃她。刘菀秋的臀部都被捂烂了,直到刘婉秋被迫妥协才让她上厕所。
酷刑演示:用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用电棍电击
王丽谦,兰州红古区法轮功学员,刚被送入监狱时,被狱警用电棍电击,她的脸、脖子和嘴被电得到处是泡。
监狱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一天只给一个馒头,一点水,不给菜,有的一点水都不给。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包夹犯人经常拉到厕所里打骂。排队打饭要跟包夹犯人打招呼,上厕所、上床睡觉都要打招呼。
包夹犯人遇到不高兴的事就拿法轮功学员撒气,法轮功学员在监狱时时刻刻都处在极度的高压恐怖中,生不如死。有的包夹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稍微好一点,被其她包夹犯人看见了,就会汇报给狱警,会被狱警恶骂。
李德香,金昌人,第二次被非法关入监狱,由于不配合邪恶的所谓转化,不写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的保证书,狱警唆使包夹犯人不让李德香坐凳子,一直在地上蹲着,只能一个姿势,不让动。
狱警对犯人包夹施加压力,以减刑为诱饵,蛊惑包夹犯人对李德香拳打脚踢,掐她拧她,李德香身上都是青紫印,洗澡时其她服刑人员都看见了,却不敢吱声。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为了逼迫李德香转化,狱警、包夹犯人时刻打骂侮辱李德香,软硬兼施,在李德香临出狱前的最后五个月,狱警唆使包夹犯人高晶晶(吸毒犯)对她拳打脚踢,不让她坐凳子,每天逼迫蹲着写思想汇报,李德香被迫害折磨得腰直不起来,走路腰都是弯着的,一瘸一拐。包夹不让李德香与其她法轮功学员说话,打招呼,眼神交换也不行,连笑一下也不行,也不准哭,否则要写出为什么哭。包夹犯人跟在李德香后面形影不离。
吕银霞,甘肃庆阳人,在狱中曾被包夹马雅琴、于伟伟拉到厕所,用马桶刷直击后背,直到刷子被打断。还有一次,吕银霞被狱警拉到办公室用电棍击打,身体多处有被电击的痕迹。
许惠仙,甘肃庆阳镇远县人,大家看到她刚来时人很精神,过不久人变得很瘦,路也走不成,得两人架着走,包夹人马雅琴,张淑梅经常打骂她,最后她被折磨得很严重时,才送医院,最后被迫害致死。
朱鸿 现任副监狱长
王雁:队长,参与迫害
曹一微:队长 参与邪科迫害
孙立伟:接朱鸿的科长位置,担任邪科科长
刘晓兰:邪科科长
魏莹:队长 迫害手段凶残。


文章链结: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11/甘肃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非人迫害-388557.html 

 
信息来源: 明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