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吉林省白城市看守所的黑幕(圖文)

  • 发布时间: 2020-01-06 16:52:06
 

2010-9-26-featurephotos-64--ss.jpg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六日】吉林省大安市法轮功学员韩红霞在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八日下午被绑架到白城市看守所,当时身体非常健康,不到五个月就被迫害致死。直接责任人是:看守所长王凤鸣、副所长魏平。

从被关进到看守所第二天开始,韩红霞每天都被铐上手铐审讯、强迫转化,她不配合,不转化,就被大声训斥和谩骂。有一天她被提审,不知道她遭到了什么样的酷刑,回来时满脸通红,身体摇晃着站不住,整个监室的人(十六人)都惊呆了,她非常刚强,踉跄的、一步步的,强挺着一下就躺倒在了炕上,这次倒下后就再也没有起来。后来看守所王凤鸣、副所长魏平指使狱警、狱医强行给她灌药,不知灌的什么药物,造成韩红霞生命垂危,几天后就已经奄奄一息了。看守所怕她死在看守所,才急忙往长春监狱医院送。二零一七年三月八日,家属突然接到韩红霞病危通知,医生诊断肺部感染、积水、导致肺部衰竭。三月十日晚,韩红霞离世。事后,看守所的警察得意的说:炼法轮功的死了没事。
被关进白城市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首先让签一个入狱的东西,如果不签的话,当时就被打,就是一个男的、一个女的(狱医)一人给你一个嘴巴子。而且男的还拿出电棍要电。他们根本就不看你身体如何,一律收下,尤其是对法轮功学员。有位法轮功学员,几次检查都是子宫癌,而且是晚期,很大的瘤子,看守所也给收监,根本没有人性的。
入狱时不签字的,就打,直到签字为止。所长王凤鸣特意指示给关在严管监,让学规矩。
在严管监,刚去的女性法轮功学员来月经,带进去的卫生巾都被女狱警张佩云给撕了和没收了,因为是新到那里的,一张纸也没有(纸都得自己拿钱预定的,而且不定期)。当时有的法轮功学员自己一直垫着去时的卫生巾好几天,因为没有东西换,搞得很腥臭。
家里拿来的衣服、袜子,“铺头子”要先过筛,向你要。而且铺头子在所长的指 使下,可以随便打人、骂人、吃别人花钱买来的东西,个人买来的水果或菜都得给铺头子分。还有的为了讨好铺头子还得给她们定菜,一个菜最便宜的五十元。而被看守所所长中意的犯人还随便欺负人,向法轮功学员要吃的。
每一个刚被关进监室的人,特别是法轮功学员,都被副所长魏平大声呵斥,满嘴污言秽语骂个没完,还叫她信的过的、给她送过礼的犯人,给刚进监室的人戴上手铐,然后侮辱性的把头三下五下就剪成跟鬼头似的短头,剪的什么形状都有。
被劫持到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一进去就被迫害:开始以检查身体为名,不管是春夏秋冬,都脱的一丝不挂,满身摸个遍,之后给关进监室。
关进监室后,看守所指使好几个犯人上来脱衣服,脱的一丝不挂,开始给你“洗澡”迫害,看守所里叫“砸盆”,就是“泼凉水”,从头顶上一直泼到脚底下。衣服脱的慢点,就上来毒打、搧嘴巴子,搧到头晕,然后直接就从头顶上连砸至少四盆凉水,有的冻得都直哆嗦、接连不断的咳嗽,每个进来的人都得受到这种酷刑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砸盆”不是一盆水,是看狱警和铺头子的意愿。有位法轮功学员被“砸盆”时,浇了很多盆,连犯人都看不过去了,那名法轮功学员第二天就出现血压升高,感冒等症状。当时,有位法轮功学员说信仰无罪,被看守所的狱警管教给罚站,大约半天四、五个小时的时间。
二零一七年十月份,大安市法轮功学员王鸿彦,五十岁左右,被劫持到白城市看守所那天天气非常冷,刚被关进六号监室,在看守所所长的指使下,监室的牢头狱霸,姓王的还有个叫高越冬的就说:又来个法轮功(学员),咱们玩玩,两个犯人上来就打王鸿彦左,右开弓搧嘴巴,然后就开始“砸盆”就是“泼凉水”,直泼的浑身发抖,嘴唇上下直打牙巴鼓才罢手,脸都打青了,然后又折磨她,让她靠墙站着不让睡觉。二零一八年八月王鸿彦被非法判刑四年。
吃的东西,更象猪食一样,每天早上每个人给一勺粥,十六个人分不满的一小塑料盆大头菜咸菜,喂猪的玉米面的窝窝头,里面糠皮、沙子什么都有,菜是小朔料盆没有几个叶的非常咸的大头菜汤,无法咽下。
在看守所里卖的菜,一个菜就五十元、八十元,甚至更贵。有人买回来的菜舍不得吃,剩下的没有什么东西遮盖,苍蝇都进去菜里了,但是舍不得扔掉,把苍蝇弄出去接着吃。因为太贵了,钱都不是钱了。
白城市看守所所长王凤鸣更是榨取被关押人员的钱财。看守所的超市都是他家开的,卖的东西超贵,价格要超出市面的四、五倍:
大罐腐乳四十元一瓶(市面是八元左右),
小罐腐乳二十元一瓶(市面是四元左右),
小罐橄榄菜二十元一瓶(市面是四元左右),
苹果十五元一斤(市面是三元左右),
香蕉十五元一斤(市面是三元左右),
麻花十元一斤,
柚子不大三十元一个(市面是五元左右),
糖块十五元一斤(面糊糊的变质的)(超市三元一斤),
小食品就更贵的离谱了。举不胜举太多了。
看守所的警察每天都在骂人,还总是串屋,每周或者近半个月,一个月还要翻铺,就是找几个犯人,把监室的人撵出去,把你所有的衣物、吃的都翻一遍,翻的满目狼藉,回来后还得自己找自己的衣服、收拾自己的一切用品,每个人都心里酸酸的。这样翻的很多东西都丢失了,比如袜子、内衣、线衣、裤子等。
副所长魏平,还因为看守所一个女关押人员和警察打仗,生气后,让全女监的人,每天从上午八点开始(除中午让吃饭外)一直坐着到晚上九点至十点,这样来惩罚大家,一共有近半个月多的时间,这个叫“坐板”。
看守所强迫被关押人员做奴工,简直不把人当人。为了挣钱,而且给警察提成,看守所不知道在哪里弄的有毒的锡纸,让监视里所有人天天(除吃饭、睡觉外)夜以继日的赶做,有一个模具,用一个东西拿了的去磨,每个人累的膀子疼痛难忍(因为必须用力才能磨出来的),每个人的嗓子里都是锡指末,手上,衣服上,到处都是,将近过年了还在干。
无论是白城看守所还是镇赉看守所,那里被关押的人,晚上睡觉要轮流值班,两个人一组,每两个人站着两个小时,然后叫醒另外两个人继续站岗。警察还一个小时一巡视。你要是上厕所,时间长一点都会被记录、问责。
白城市看守所,还有很多很多黑幕,这只是冰山的一角。
 
 
 

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6/揭开吉林省白城市看守所的黑幕-398635p.html 

 
信息来源: 明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