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盘点】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圖文)

  • 发布时间: 2020-01-08 07:52:09
 
12-1.jpg
【大纪元2020年01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罗琼综合报导)2019年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第20个年头,中共依旧实施“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的迫害政策,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依旧惨烈、无与伦比。
七八旬老人被绑架、判刑、关押,甚至被致死;陷冤狱逾10年,再度被劫持入狱或下落不明;重度伤残者仍身陷囹圄;出巨资修路的好人被绑在“死人床”上;被剥夺17年退休金而冤死;蹲监狱逾15年半再遭非法批捕;遭绑架9天后含冤离世;数十万财产被劫;疑被活摘器官⋯⋯
明慧网报导,在2019年有96名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含冤离世,789人被非法判刑,还有被绑架、关押、批捕、监控、骚扰,遭经济迫害、酷刑折磨、药物迫害、强制劳役、虐杀、活摘器官的等等,无以计数。
截至2019年7月10日,20年来,共有28,143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86,050人被绑架,17,963人被非法判刑(其中有人多次被非法劳教、绑架、判刑)。
“这场运动(迫害)是人类有史以来罕见的一场戕害人权、群体灭绝的严重反人类事件。”多年来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谢燕益在他的举报控告函中写道。
“中共是地球上最大人权侵害者,我们必须公开点它的名。”12月5日,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共和党首席议员麦考尔(Michael McCaul)说。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SamBrownback)于2019年7月29日在推特中写道:“法轮功学员今天仍面临中共的迫害,包括逮捕、酷刑折磨和强迫放弃信仰。中国共产党的行为是不可接受的。”
近百人被迫害致死
截至2019年6月26日,明慧网通过民间途径得到的消息统计,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为4316,实际上被迫害致死的人数远远大过于此。
仅在2019年,就有96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中有专家、科技人员、学校校长、优秀教师、国家公务员、医生、医院院长、厂长、警察、军队转业干部等,其中19人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离世。
他们生前遭到绑架、非法判刑、关押、骚扰、恐吓、酷刑折磨、不明药物摧残、奴工、活体摘取器官等迫害。

 

2019年被迫害致死的部分法轮功学员。(明慧网)

 

2019年7月2日,青岛即墨区法轮功学员何立芳被青岛市“610”、政法委、即墨“610”和即墨公检法司部门、医院联手杀死,而且种种迹象表明他是被活摘器官而死。

 

何立芳(明慧网)

 

2019年7月3日,何立芳的家属看到他的遗体,胸前有缝合的刀口,后背也有刀口。脸庞显痛苦状,嘴巴张着,鼻子和嘴里有血迹,牙缝往外渗血,身上都是伤,几乎没有好的地方⋯⋯
令家人不解的是尸体上为什么有刀口。
何立芳,45岁,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被青岛市公安局即墨分局北安派出所多次骚扰、绑架、非法关押,被迫流离失所17年,于2019年5月5日被诱捕,关进普东看守所。
两个月后,在他离世前的几天,他躺在简陋的乡镇医院——城阳第三人民医院里被“抢救”。派出所出动了二十多辆警车把守,不让其家人靠近。
这所医院距离青岛流亭国际机场的车程不到10分钟,摘取的器官可以被火速运往外地。
自从2006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被海外媒体曝光以来,大量的独立调查报告指证了中共这一罪行。中共想尽办法掩盖真相,混淆是非,但从未停止过活摘器官的罪行。
调查中共强摘器官的“独立人民法庭”(Independent people’s tribunal)于2019年6月17日在伦敦宣判结果,判定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径已存在多年,并仍然存在,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
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在2018年10月19日至12月2日间做了最新调查,17名被调查(涉及12家医院、11个省)的移植医院院长、主任,无一例外地保证在一两周内可安排移植手术。调查结果表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群体灭绝运动还在进行。”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上消灭”,活摘器官只是其中的一种残忍手段。任何一个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是被迫害致死的对象。
黑龙江佳木斯61岁的法轮功学员杨胜军,与81岁的母亲在2019年8月2日于家里被警察入室绑架,杨母当晚被放回。杨胜军则被非法送进拘留所关押,于8月11日被迫害致死。
从绑架到离世,只有短短九天的时间!

 

杨胜军(明慧网)

 

黑龙江黑河市孙吴县43岁的法轮功学员杨立华两次被非法判刑,累计6年,于2019年11月5日左右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家属看到遗体上青一块、紫一块,在监狱方恐吓下,只好签字将遗体火化。

 

杨立华(明慧网)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新华镇法轮功学员王德臣,于2019年11月17日在呼兰监狱被迫害致死。狱方派两名警察看守遗体,阻止家人靠近,并逼迫家人同意迅速火化。家属至今仍然不知道王德臣的真正死因。

 

王德臣(明慧网)

 

哈尔滨法轮功学员孟红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遭冤判7年,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历经6年冤狱,于2019年7月26日突然离世,享年79岁。

 

孟红(明慧网)

 

近八百人遭冤判
2019年中共至少冤判789名法轮功学员,分布在全国2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171个城市。
在中国没有司法独立,法院判案都是由政法委和“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一手操纵,法庭形同虚设,对法轮功不讲法律。
中共迫害法轮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道德底线,2019年有137名65岁以上的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冤判。
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法院于2019年1月7日在省政法委的操纵下诬判9名法轮功学员,其中7位是老年人,年龄最大的89岁的张新伟被非法判刑3年。
据法院人员透露,这个案子是四川省政法委直接督办的,拖了一年多才结案。
该案曾被检察院退回到公安局,但四川省政法委一再施加压力,要求巴中公安局千方百计搜集所谓“证据”,非要把这个案子做成铁案不可,甚至威胁要对不听话的检察官和法官按违反“组织纪律”处理。
省政法委直接指示巴中市政法委对这些法轮功学员必须判刑3年以上,年龄再大也要判。巴州区法院的法官为了保住饭碗,昧着良心做出判决。
中共法院冤判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证据”是指他们修炼法轮功,拥有和传播法轮功资料。法轮功被中共诬蔑为X教。
实际上,法轮功学员的信仰以及他们给人们讲真相的行为完全符合中共宪法的35条所言“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以及36条“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
黑龙江双城79岁的赵兴有和77岁的老伴史桂芝,因自家院墙上喷涂有“法轮大法好”字样,于2019年1月上旬,赵兴有被冤判3年6个月,史桂芝被冤判4年。
戴启鸿本是牡丹江监狱公务员、警察,为人正直善良,乐于助人,工作技术过硬,是单位企业生产技术骨干。领导和同事一致认为他为人善良。
2019年6月25日,牡丹江多个公安分局统一行动,大规模骚扰法轮功学员。7月份,戴启鸿被绑架到牡丹江市第一看守所;10月份,被非法判刑5年,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
绑架迫害
中共使用犯罪手段——绑架,把难以数计的法轮功学员关进洗脑班、劳教所、看守所、拘留所、精神病院、监狱等进行迫害。
中共对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犯下了“绑架罪”。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9条规定,绑架罪是指勒索财物或者其它目的,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它方法,绑架他人的行为,或者绑架他人作为人质的行为。
中共的绑架犯罪也是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的迫害政策的一个体现。
2019年,中共仍然打着所谓“依法治国”“依宪治国”“打黑除恶”的幌子,随心所欲地绑架法轮功学员,尤其在敏感的日子里。
2019年,中共为所谓“十一”70年大庆维稳,9月期间,迫害逾千名法轮功学员及家人,其中至少绑架636人。9月13日中秋节的当天,至少10人被绑架、骚扰。
10月份,“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在武汉举行。中共在军运会前夕加剧迫害法轮功学员。9月份,武汉市当局绑架法轮功学员66人、骚扰45人,迫害严重程度排名全国第一。
从7月5日至7月18日,四川遭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71人。2019年7月20日是中共迫害法轮功进入第20年头。中共尤其害怕法轮功学员向人们讲真相,揭露其迫害罪行。
成都市公安局国保、派出所警察几乎倾巢出动,仅在7月10日同一天分别在十个地方,绑架40名法轮功学员,实施了一场有预谋、有计划的大规模绑架迫害。

 

(从左至右)四川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杨训成、郭远俊、黄伯会、尹光素、蔡义凤、李永芳、李安英、卢尚蓉、万孟蓉。(明慧网)

 

8月至9月份,在云南省政法委、“610”操控下,国保警察、派出所警察、社区、司法所人员对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绑架、抄家等。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41人。
云南省蒙自县文澜镇高家村农妇何莲春结束10年冤狱,于今年2月2日回到家中。2019年9月25日,她探望刚刚被绑架因病回家的法轮功学员王汇真,被蹲坑的国保警察绑架,于11月2日再次被检察院非法批捕。

 

何莲春(明慧网)

 

她曾在2001年10月被非法判重刑7年,提前1年半出狱,陷冤狱累计15年半,如今再度被非法关押。
社会精英的遭遇
中共害怕在社会上有身份、有地位的精英人士修炼法轮功,这些人德高望重,影响力大。中共害怕对法轮功的迫害难以为继,因而不惜采取各种手段重点迫害学者、专家、教授、工程师、企业高管、技术人才等等。
韩旭,1966年出生,精通四国语言,原甘肃省地毯进出口公司外销员、计算中心主任。韩旭毕业于山东大学本科,曾任甘肃省对外经济贸易厅翻译,长期在德国工作。

 

韩旭(明慧网)

 

韩旭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屡遭残酷迫害,被非法判刑10年、开除公职。其妻在巨大压力下被迫与其离婚。
2019年5月29日,他再次被绑架、构陷,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三看守所。
于春生,61岁,曾在沈阳工业学院专科学校(现已并入沈阳理工大学)机械工程系担任副教授和系主任。他带的学生,现在分散在全国各地,其中许多人成为社会精英。

 

于春生近照(明慧网)

 

2019年6月19日,于春生在沈阳北火车站出行时被沈阳北站派出所的警察非法抓捕,并于当天夜里被送至沈阳铁路公安处看守所非法关押。他因修炼法轮功曾两次遭受非法关押迫害,并被剥夺教学权利。
广州市海珠区高级工程师曾加庚,因为修炼法轮功,在2019年7月10日下午外出时,被广州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警察绑架,随后被非法关押到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至今。他的儿子曾浩于2019年1月被冤判3年6个月。

 

曾加庚(明慧网)

 

老人们的悲惨境遇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是每个国家推崇的社会公德。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连七八旬老人也不放过。
这些老人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出于善心,告诉周围的人法轮功教人向善和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却被中共绑架、关入监狱遭受迫害。
佳木斯樊桂芹年近80岁,在街坊邻居当中是位有口皆碑的好人,与人为善、乐于助人。早年时,老人曾身患多种疾病,如腰椎间盘突出,在修炼法轮功后疾病痊愈。她多年来一直悉心照顾丈夫。
她老伴是早年替中共参加过朝鲜战争的退伍老兵,卧床逾15年,已是80岁高龄。
2019年7月26日上午,佳木斯市公安局前进分局国保大队十余名警察,非法闯入樊桂芹家中,绑架了在家中正照看老伴的樊桂芹。

 

樊桂芹老人与瘫痪在床的老伴文德芳。(明慧网)

 

2019年10月22日,大连市沙河口区法轮功学员76岁的李钢被劫入辽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老人曾被非法劳教3年半。
截至2019年8月底,已知有53名60岁以上老年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年龄在70岁以上的有15人,年龄最大者78岁;非法刑期最长达13年。
辽宁女子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残暴、最狂虐、最血腥的“黑暗集中营”。自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辽宁省女子监狱极其残暴地迫害了数以千计的法轮功学员,至今至少已有45人被酷刑迫害致死。
2019年更多老年法轮功修炼者的不幸遭遇:
1月11日上午,山东招远市82岁的法轮功学员郭振香因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真相,遭梦芝派出所警察绑架。仅仅几个小时后,郭振香在派出所被迫害离世,其遗体被派出所警察私自送到招远殡仪馆。
河北张家口80岁的法轮功学员张全兴坚持修炼法轮功,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其退休金17年之久被当局剥夺,累积损失50~60万元,靠别人救济维生,于2019年5月含冤离世。
6月25日,抚顺市望花区法院人员到81岁法轮功学员洪淑云家,对其非法判刑2年、勒索罚款5,000元,并于当日把她送到抚顺南沟看守所体检,试图关押她。
9月30日,山东省临沭县法院非法庭审莒南县73岁的法轮功学员李庆花。之前近十个月,李庆花饱受当地公检法机构人员的骚扰、摧残,当庭昏迷过去。
陕西省岐山县公安局调动30多名警察,于7月10日绑架了在一起学习法轮功著作的九位老人,对他们非法抄家,抢劫私人财物。随后他们均被构陷到监察院,其中4人一直被关押。
被称赞的好人身陷囹圄
许多人修炼法轮功后,受益无穷,并坚持修炼,按照“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做好人,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平。他们在邻里间有好口碑,在各行业受到人们的称赞,而他们却成了中共要抓捕的对象。
上海市闵行区邓成联1971年出生,湖北省蕲春县人,修炼法轮功不到一年时,他就把所有的陋习都戒掉了,多年的脾胃病、前列腺炎等都消失了,完全变了一个人。周围人看着他的变化,认为这是个奇迹。
2010年,邓成联一次性出资28万元,为家乡修了几条平整宽阔的水泥大道,把往日偏僻闭塞的小山村与周边热闹的镇、大的集市连接起来了。他家乡的父老乡亲们无不夸赞他。
郑成联于2018年3月23日,被警察入室绑架、构陷,后被非法判刑4年、劫持入狱,在狱中长期绝食抗议。家人没有被告知他在哪个监狱,四处打听,没有任何信息。
2019年7月,郑成联被狱警绑在“死人床”上17天,他的后背已溃烂。四肢被绑在床上,胸上再被绑一道,插鼻饲,强行灌食,每天打营养液,出现喉咙红肿、胸口疼、鼻子红肿出血等症状。

 

邓成联(明慧网)

 

天津市宁河区法轮功学员李贺芹于2019年11月13日被宁河区芦台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绑架后李贺芹身体出现了严重的心脏病、高血压、还有囊肿,住进医院,被警察看管。
修炼后的李贺芹乐于助人,认识她的人,都说她心眼儿好、热心肠。在丈夫去世后,她仍然善待婆婆,尽管婆婆对她家做过十分绝情的事。
她自家的兄弟姊妹为争夺父母的房子,打官司,她向法院表明自己不要财产。
法官问其原因,她说自己是修炼“真、善、忍”的,“我不能为那点钱伤害了手足之情”。法官点头称赞,感动地对她说:“在家好好炼吧!”
下落不明
中共自迫害法轮功以来,大量的法轮功学员失踪,截止2019年8月10日,明慧网通过民间渠道,不完全统计,20年来记录的有名有姓的法轮功学员失踪案例已有1598起。这也只是冰山一角,在中共的掩盖下,查询、收集工作十分艰难。
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为了镇压法轮功,下达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
海外媒体大量报导,中共自迫害法轮功后,建立了一个巨大的活体器官库,这些供体来自法轮功学员。他们被抓捕后从此在人间“蒸发”。
至今,仍然有法轮功学员下落不明。
时绍平,现年48岁,中科院感光化学研究所硕士毕业生。他善良平和,工作上兢兢业业,时时用“真、善、忍”要求做人,是一个受同事尊敬的好青年。

 

时绍平(明慧网)

 

时绍平于2011年经历了10年冤狱中的超人体极限的酷刑折磨。
三九天恶人打开窗户,灌冷风吹他,不让他戴帽子、手套,不让穿棉衣,冻得衣着单薄的他紧咬牙关,面色铁青、浑身颤抖。而行恶者却戴着棉帽、穿着棉衣、戴着手套,躲在墙角处。
九死一生的他,出狱后仍坚持信仰法轮功“真、善、忍”。2019年11月18日,他在北京租住房内再遭绑架、非法抄家,现在下落不明。
黑龙江省鹤岗市宝泉岭法轮功学员戚秀梅于2018年3月30日被非法抓捕、至今已被非法关押20个月。家人不知其下落,只知道从她的工资卡上1万元钱已被转走。
赵国俊,62岁,原天津市武清区杨村四小高级教师,于2019年9月4日在家中被警察绑架,劫持到派出所后就被验血,现下落不明。
掠夺钱财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采取“经济上截断”的手段进行经济迫害,剥夺他们的养老金,扣除工资、奖金,非法罚款,抢劫、勒索钱财等等。
2019年,中共法庭、警察对309名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敲诈勒索现金4,037,830元。其中,法庭非法罚款3,731,000元,警察敲诈勒索306,830元。
中共一年内对三百多位法轮功学员就掠夺了现金403多万元,那么20年来,掠夺的总数该有多少?
法轮功学员栾凝,原宁夏劳动人事厅教育中心副主任,因不放弃信仰,先后三次被非法抓捕、四次被非法抄家、一次被绑架到洗脑班拘禁、两次非法判刑入狱,被单位开除,失去养老金等社会保障。
2019年,栾凝因寄发法轮功真相信又不幸遭到当地公检法构陷、庭审。宁夏银川市中级法院在2019年4月16日下达判决书,对栾凝非法判重刑10年,罚重金10万元。
除法庭非法罚款外,派出所警察在法轮功学员家里大肆抢劫的钱财更是无以数计。
2019年9月26日晚上9点30分左右,孝感市孝南区公安局、政法委、司法局、“610”、国保及新铺派出所人员来到法轮功学员许章清、涂爱莲夫妇家中,非法抄家。
警察一直抄到次日凌晨3点,许章清家中所有的东西都被翻遍,连小孩纸尿片都不放过,最后30多万元现金、银行卡、存折、个人身份证等被抄走。被抢劫的财务价值达40多万元,是许章清夫妻两人一生的积蓄。
最后夫妻俩和未修炼的儿子都被绑架。
正义之声
尽管中共政法委、“610”操纵法院诬判法轮功学员,律师遭到威胁和打压,但至今仍有有良心、有勇气的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明慧网报导,2019年,律师为299名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律师们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震撼了中共法庭,令在场的公检法人员哑口无言,也使听众明白了真相。
2019年12月26日,佳木斯法轮功学员杨胜军的辩护律师谢燕益向佳木斯市监察委员会提交了“紧急报案举报控告专函”,控告佳木斯市公安局等部门非法拘禁和致死杨胜军的违法行为。
谢律师认为,从整个过程来看,办案人明知杨胜军的无辜,却滥用职权故意制造冤狱;明知他身体不符合羁押条件,却对其非人道地关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97条、第238条的规定,已构成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非法拘禁罪。
在过去的20年间,在法轮功蒙冤的一个个案例中,明知没有证据、没有事实、没有法律依据,而大量抓捕、枉判法轮功学员,制造冤狱,“千千万万的司法冤狱被持续制造。”
“对法轮功的迫害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迫害的现象十分普遍且极其严重”。
而法轮功学员面对这种不公与残忍,“仍然能够以和平、理性、忍让、克制的态度回应之,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依靠对信念的执守,相信善的力量,可歌可泣地和平申冤与抗争,向世人讲清真相⋯⋯”
他指出:“法轮功冤案不平,国难未已!”
对当权者来说,“停止迫害走向和解才是唯一的出路”。
迫害者遭举报
2019年5月30日,明慧网发表《通告》,呼吁海内外法轮功学员收集、整理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的信息。
此前,美国国务院告知法轮功学员可以向该部门提交迫害者的名单,美国实行更严格的签证制度,对迫害人权、宗教者拒发签证,已得到签证的也可能被拒绝入境。
美国已于2016年通过了《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对违反人权及国外显着腐败人士实施制裁,如禁止入境、冻结财产。
自《通告》发布以后,明慧网收到了大量的对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政法委和“610”人员、法官、检察官、派出所所长等进行举报的信息。
截至11月15日,明慧网恶人榜收集了超过10万参与迫害者的名单,并将他们的个人信息和恶行等记录在案。
明慧网报导,这些名单已开始分批寄给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等五眼联盟国。恶人们会被拒发签证和冻结资产。
2019年8月22日,中共吉林省前省委书记王云坤、前省长洪虎、前副省长杨庆才、前省政法委书记王儒林、长春市前市委书记杜学芳,被举报到明慧网。他们对迫害刘成军等15名长春2002年“3‧05电视插播”的法轮功学员负有不可推卸的罪责。
现任上海市“610”防范办宣传教育处副处长蒋绮琼,因长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现被举报到明慧网。
黑龙江密山看守所所长马宝生,多年来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涉及实施酷刑,命案等,于2019年10月被举报到海外明慧网。
其实,为数众多的中共迫害者已恶运缠身。据明慧网《迫害法轮功19年间逾两万人遭恶报》一文统计,从1999年7月至2018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的19年,参与迫害而遭厄运者逾两万人。
 
 
 
 

www.epochtimes.com/gb/20/1/5/n11769986.htm 

 
信息来源: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