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刘衍被举报(圖文)

  • 发布时间: 2020-06-28 19:48:48
 

2020-6-26-203120-0--ss.jpg
刘衍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私设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刘衍就是该非法组织的主要成员。他在“六一零”十余年间,“六一零”和政法委联合操控指挥公检法,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绑架、劳教、判刑、送洗脑班和精神病院摧残,不择手段的逼迫健康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致使多人被折磨致死、致残。作为“六一零”主要头目的刘衍,虽然不是每次亲临现场绑架法轮功学员,但其在背后策划、指挥公检法,是对法轮功学员行恶的操盘手之一。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发布《通告》,美国政府将严格审核赴美签证,对迫害人权及宗教的人、迫害法轮功的人,拒发签证,拒绝入境。据评论,国际社会已从对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呼吁,走向实质性的具体拒签行动。原佳木斯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刘衍被举报。
个人信息
刘衍, Liu,Yan,男
出生日期:一九五九年八月
出生地:佳木斯市
工作单位名称:原佳木斯市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
职务:政法委副书记 、六一零办公室主任
家庭住址:佳木斯前进区滨江名筑一单元二十层
迫害事实简述
据明慧网报道不完全统计,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截止到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日十七年间,佳木斯当局对市区法轮功学员迫害总结如下:
◎迫害总人数至少1086人,其中:男性306人、女性780人;
◎迫害的酷刑种类至少68种;
◎其中绑架总数至少2199人次;
◎非法判刑至少88人次,累计427年;
◎非法劳教至少381人次,累计刑期859年;
◎在高压恐怖下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至少82人;
◎其中直接迫害致死至少15人;
◎勒索罚款现金至少6396262元;
◎勒索财物约合人民币至少958750元(仅计入大电子设备)。
以下是刘衍在佳木斯市“六一零”期间,佳木斯地区发生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几个案例。
一、非法劳教十七名法轮功学员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日,佳木斯首次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吴玉立、王玉红、栾桂芝、李铁志、唐宏伟、吴春龙、杜文福、孙兆海等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五花大绑,带到佳木斯市工人文化宫,各单位,各公、检、法部门主要负责人都被通知到场,还有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文化宫内挤满了人。
以610刘衍为首的邪党人员对这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所谓的宣判劳教后,即被游街示众,然后将十七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佳木斯劳教所迫害。(佳木斯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明慧网已有详细报道,如《佳木斯市劳教所所犯罪行概况(图)》
二、佳木斯610办公室成立非法的“教育转化大队”
二零零一年初,以刘衍为首的佳木斯市610办公室,为了进一步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成立了所谓的“教育转化大队”,他们组织了一批邪悟的人到处做“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勾当。每天从各单位抽调两部车专用。这些人所到之处,挥霍公款大吃大喝。个别单位的领导也被裹胁迫害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逼迫接受“转化”、洗脑。如果有拒绝的法轮功学员,就以各种方式威胁恐吓,甚至被送看守所、劳教所迫害。
610办公室还在佳木斯市劳教所成立了强行转化班,将各单位坚修大法的学员一律送转化班,每人每月非法索要生活费1000元。每期三个月,到期不转化的就地劳教。
三、蹲坑监控 骚扰居民 实施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二日凌晨两点多,佳木斯铁路分局公安处20-30个恶徒包围了佳东五百附近的一个住宅楼。他们在单元防盗门内蹲坑,所有进入这个门的人都被劫持。持续到上午九点多,已经有很多人被抓,其中有许多不修炼的人,大家都非常气愤。
当时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有:马学俊、左秀云、王清荣、刘秀芳、戴立霞等七名大法弟子。接着,市公安局高志伦、陈永德、陈万友等七、八个国保警察也到了此地,他们把大法弟子带到市公安局,长时间非法审讯,又把她们分到各个分局,只把马学俊留在市局,对马学俊进行了令人发指的迫害(明慧有报道)。而后对马学俊非法判刑十二年,在佳木斯市看守所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他们怕担责任,便匆忙给马学俊办理了保外手续,在家人拒接的情况下,警察把马学俊抬到家,放在门外,便逃之夭夭(详见《马学俊在佳木斯市公安局、东风公安分局遭受的酷刑》)。

马学俊幸遇大法获新生(二零一六年拍摄),遭中共迫害瘦骨嶙峋
四、刘衍亲自现场指挥绑架邱玉霞母女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下午,马多的亲属和朋友陪同律师刚走进法院,就发现佳木斯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六一零”成员陈万友正在法院的门卫室内坐着。当律师和家属刚走出法院大门,就陷入了一大群警察的包围圈里。
时任佳木斯“六一零”办公室头目、政法委副书记刘衍亲自现场指挥,一帮警察不由分说,冲上去架住律师的胳膊,强行将其拉入法院一间屋子里,与此同时,另一伙警察则将在法院外面等待马多的母亲邱玉霞及亲朋好友等八人绑架。
马多被非法判刑后不久,刘衍唆使公检法强行将马多的母亲邱玉霞也非法判刑三年。母女二人都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邱玉霞因遭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残酷迫害,冤狱期满回家后不久,就含冤离世。
在这次事件中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项晓波、蔡荣、屈玉杰、邱玉芬、赵文杰、田洪英和王洪忠都被非法劳教。
五、迫害用“小喇叭”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九年二月,佳木斯“六一零”、公安局、安全局协同,各公安分局、派出所配合,对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发起了又一轮疯狂迫害。两周时间内,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有:付裕、黄卫中、于云刚、刘秀芳、刘孝斌、孙庆和、王桂珍、栾秀媛、戴丽霞、沈国、康爱民和吴姓等法轮功学员。
他们被劫持到佳木斯市看守所后,遭酷刑折磨,多人被非法判刑。于云刚在佳木斯监狱服刑期间被迫害致死,付裕被佳木斯监狱折磨血压高,保外回家不久便含冤离世。
六、勒索钱财
1、二零零二年五月,赵伦先给大庆的母亲打电话时提到法轮功,因电话被大庆国安监控,他被佳木斯国安一位姓侯的科长绑架并抄家,赵伦先被判劳教三年。
在劳教所期间,赵伦先遭到强制洗脑、逼写“五书”、坐“线轱辘”致皮肤坏死,炼功曾遭到狱警杨剑涛用警棍毒打臀部,教导员滕某拳打头部,大队长刘洪光扇耳光近十下,每天出六小时奴工,先期挑红小豆一百斤、后期糊刺五加药盒,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妻子邹颖秋被迫流离失所,期间两岁的孩子无父母照管。二零零三年九月,佳木斯市六一零主任刘衍,通过单位,勒索赵伦先的家人一万四千元,才将其放回。
2、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杨民江被非法劳教三年。一进劳教所,就被强迫在打印好的“三书”上签字,被逼迫放弃信仰。天天做奴工挑小豆,每天必须完成七十斤任务,定期作思想汇报。二零零五年三月被释放。佳木斯市“六一零”主任刘衍勒索杨民江家人三万元(未开收据)后,才让单位接杨民江出来。
3、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七日下午,马艳萍在向阳区政府后面的小区内发真相资料,被人诬告,两个警察拖着马艳萍,绑架到保卫派出所,马艳萍被非法搜身和兜子,几十份真相资料被摆到桌子上拍照,兜里的三百八十元钱被抢走。晚上六点左右,六、七个警察象土匪一样,冲进马艳萍家饭店撬开办公室的门,把屋里的东西翻得一片狼藉。
市“六一零”刘衍等人,得知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家是开酒店的,他们想敲诈一笔钱,百般刁难家人,家人共被勒索了七万多元。马艳萍被非法拘禁在看守所两个多月后放回家。酒店的营业额一落千丈,无奈之下只好把房子卖了还钱,一个好端端的酒店破产了。
七、三十岁的吴春龙被佳木斯劳教所迫害致死
吴春龙,男,30岁。1995修炼法轮大法,很快无病一身轻。一九九九年七月,良知使他不顾个人安危两次进京上访,以亲身经历向世人讲述大法的美好,两次被中共邪党非法劳教直至迫害致死。

吴春龙生前照

吴春龙被迫害奄奄一息
第一次非法劳教三年,在佳市劳教所受尽非人折磨。罚坐“老虎凳”;冬天被恶警扒光衣服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室外浇凉水等等的迫害。吴春龙父亲为见被非法关押的儿子,被迫花掉近两万元。二零零二年底吴春龙被释放。为躲恶人跟踪骚扰,父子俩五次搬家。
酷刑演示:泼冷水
酷刑演示:泼冷水
第二次为生存借钱开发廊。刚开业仅隔两日,英俊派出所警察安全义无端绑架了吴春龙,吴春龙遂又被非法劳教三年。期间遭劳教所刘洪光、杨春龙、郭刚等七、八个恶警非人折磨:暴打、电棍电击,被打耳聋;吴绝食抗议,遭野蛮灌入过量盐卤和不明药物,内脏损伤严重,大小便失禁。
劳教所不医不放,反加重迫害。恶警们指使两犯人用残忍手段卡脖子、堵嘴、抠眼睛、抠锁骨;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毫无人性的用毛巾沾上稀屎塞进嘴里憋醒昏迷中的吴春龙;被关小号(牢中牢)迫害长达一个多月,有段时间两犯人每天在水房脱光吴春龙衣服,在黑龙江寒冷冬季(白天零下二十度,夜晚零下近三十度)泼上冰冷刺骨凉水,大开房门冷冻。
长期非人折磨使吴春龙膝盖以上至腰部肌肉瘫痪无知觉,腿不能动,胸部发凉瘦得皮包骨,意识丧失、生命垂危;大量盐卤强制灌食造成肾衰竭,送回家中不久便含冤离世,年仅30岁。期间吴春龙父亲为见儿子,三年中又被迫花掉近两万元,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刘衍'
刘衍
 
 


文章链结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28/原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刘衍被举报-408248.html 

 
信息来源: 明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