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触目惊心的经济掠夺(7)

  • 发布时间: 2020-07-15 08:24:39
  • 作者:沁云
 
2017-9-4-jingjinpohai-1-560x400-450x321.jpg
【大纪元2020年07月14日讯】二十多年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性迫害,不但造谣诬陷、重刑诬判、毒杀虐杀法轮功学员,还进行疯狂的经济掠夺
本文收录了近二百多位法轮功学员遭经济迫害的案例,中共所实施的经济迫害的规模空前巨大,损失难以估量,其程度之深、性质之恶劣,令人触目惊心。
此外,本文还专门收集了迫害者遭遇厄运的实例。中共不法人员无法无天、欺压善良、作恶多端,口出狂言不信神佛,却无法逃脱厄运缠身的命运。
4.1 打家劫舍的厄运
车祸烧死 尸骨不全
山东莱阳谭格庄镇派出所户籍警孙寿福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曾开车到两名法轮功学员家中抢走一年的小麦,共计五六千斤,并勒索两人各2,000元。
2011年腊月,孙寿福开车进城买年货,半路与车相撞,他连车带人翻入路边结冰的河里,燃起大火,当场被烧死,只剩下一条腿,尸骨不全;其妻摔断三根肋骨。
花光抢来的不义之财 病痛中死亡
马占山,原河南南阳社旗县苗店乡派出所警察,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心狠手毒,被调入县国保大队,之后更卖力迫害。
2004年6月,正当壮年的马占山得了肾衰竭,痛苦中花光了他从法轮功学员那里抢来的不义之财,换了他大儿子的一个肾,但仍不思悔改,继续作恶,又活了7年之后,于2011年5月终于在病痛中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拍卖抢夺之财私分 中风瘫痪 
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司法局局长陈罗安,原茂南区镇盛镇政法委书记,积极参与并指挥布置迫害法轮功学员,曾对二十多名依法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抄家抢劫,一百元以上的财产全部抢光,用汽车装运到街上,向社会公开拍卖变钱私分;对法轮功学员劝善之言置若罔闻。
2012年,他在家中重度中风倒地,瘫痪在茂名市医院的病床上,不省人事,每天靠吊针滴水维持生命。
将法轮功学员的车据为己有 邯郸警察遭车祸当场身亡
河北邯郸县公安局一科(即国保大队)张新国主抓迫害法轮功,在一次绑架法轮功学员时,将法轮功学员家里的车子开到他自己家里使用。
清明节,他开着这辆车回老家给父母上坟;回来时,撞到电线杆上,当场死亡。
抢占他人摩托车 自己撞车险送命
大约2000年夏,山东省武城县法轮功学员崔军臣因给武城公安局送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到武城看守所,他家里的铃木AX100摩托车(七千元)被武城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张瑞军据为己有。
后来,张骑该摩托车撞到树上,脑袋差点被揭盖儿,摩托车报废。
参与绑架抢劫财物十五万多元 遭社会混混一顿毒打
山东龙口市东江派出所警察王应干、赵明、王俊君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隋玉红、王明亮、庄淑花,抢劫这三家学员的钱财、物品达十五万元以上,并非法审问3名学员,给他们及家属造成极大痛苦。
几天后,王应干、赵明、王俊君晚间在酒店喝酒,酩酊大醉之间,被几个社会混混一顿毒打。王俊君的头被打破,头缠着绷带,无法正常上班,赵明的眼睛被打得通红。
司机追随两任所长作恶 儿子遭车祸残废
河北省邢台市巨鹿县苏营派出所司机宋敬钦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张殿臣当派出所所长时,到处绑架法轮功学员,后摔断了腿;宋又跟随继任所长张礼宽参与迫害。张无法无天,心狠手毒,爬墙头、砸门锁,只要能蒐捕法轮功学员,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能用上。
凡被他绑架的人,没有不被他勒索的;对不掏钱的他绝不放人,还把黑手伸到别的乡。后来张礼宽涉嫌一起故意伤害他人致残案,被撤职查办。
追随作恶的宋敬钦的家人也遭殃。他儿子开车带岳母去看病,撞倒一对夫妻,自己被撞断好几根肋骨,疼得在地上打滚哭喊。那俩口子由于抢救不及时,女的失血过多,当场死亡。宋的儿子住院几个月,命虽保住了,却落了个半残废,不能干活,还赔偿死者家属20万元。
经济掠夺二百多万 耿占峰父子患不治之症
耿占峰、耿超父子连任河北辛集市国保大队“610”头目,在任职逾8年期间追随中共,卖命迫害法轮功学员,仅进行的经济迫害,抢劫就三十多万元,非法罚款近一百八十万元,敲诈十一万多元。
例如法轮功学员、从事皮衣行业的成功企业家陈西卜先生,耿占锋父子、贾立超等警察认准他有钱,就对他进行无数次绑架、非法抄家,抢劫勒索大量钱财和贵重物品,抢劫现金至少四万五千元。
2007年,陈西卜被绑架,遭耿超等药物迫害;2008年8月6日,与妻女被绑架,被抢走汽车,警察拒不归还;8月31日,身心交瘁的陈西卜含冤离世,终年56岁。
耿占锋父子俩后来均患不治之症,耿占峰得尿毒症,耿超得糖尿病,另一警察贾立超患股骨头坏死症。
“我什么都不怕,我不干了还有我儿子干” 其子瘫痪
原湖南省郴州市公安局北湖分局国保大队警察吴志强每次对法轮功学员抄家,必抄现金和金银首饰。法轮功学员多次告诫他:“善恶有报,别行恶!”吴声称:“我什么都不怕,我不干了还有我儿子干”“要放人,拿钱来”。
就这样,他把自己造下的深重罪孽遗祸给了自己的独生子,他儿子突然瘫痪,终日与轮椅相伴。吴志强把敲诈勒索的法轮功学员的钱财及参与迫害领取的各种“奖金”用来给儿子治病,钱全部耗光。
4.2 敲诈勒索的恶果
三次车祸心怀侥幸 继续行恶暴死街头
黑龙江省桦南县公安局原国保大队队长李军卖命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绑架法轮功学员一百多人次,非法劳教十几人,骚扰两千多人次,勒索现金十多万元。
他在8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曾三次出车祸,最后是事事不顺、妻离子散、晚景凄凉。虽然他内心深处也有些惶恐不安,但贪婪之心使他抱着侥幸心理,认为只是执行政策,心安理得地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把法轮功学员当成摇钱树肆意勒索。2012年5月12日,他在晨练时最终落得个暴死街头的下场。
一家三口不幸见阎王 曾迫害法轮功
黑龙江双城市原联兴乡派出所所长吴建华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擅自规定抓住进京上访的一个法轮功学员,对其罚款2,000元。他对法轮功学员和家属罚款、勒索达数十万元,还公开叫嚣为患尿毒症的老婆治病。
为方便给妻子治病,吴建华调任东风派出所副所长后,坏事干绝,得了一种怪病,医治无效先见了阎王。余下的钱也没治好他妻子的病,没过多久,其妻也随他而去。儿子吴威受其父影响,经常骚扰本辖区法轮功学员,于2007年底被人连捅三刀,抢救无效死亡,终年30岁左右。
非法巨额罚款 公安副局患脑瘤不治死亡
河南省鹤壁市淇滨分局副局长张友全主管“610”迫害法轮功学员,对辖区内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关看守所、非法劳教、巨额罚款。他只要一罚款,就是几千上万,甚至数万,白条都不打。
后来,张友全患脑瘤住院。虽被开颅、取瘤,转省城医院治疗,也无济于事,于2010年底不治死亡,终年49岁。
不义之财牵连亲人三死二重伤 公安局副局长气绝死亡
河南卫辉市公安局副局长宋新春积极追随中共江氏流氓集团残酷迫法轮功。他对法轮功学员敲诈勒索的一部分不义之财中饱私囊,并借给他妹夫崔宏涛搞房地产开发,令崔一夜暴富,花二十多万建造了一栋别墅,还买了辆新车。
2004年春,崔宏涛的崭新轿车在新濮路孙兴村路段钻进载重货车车盘底下,造成三人死亡、两人重伤的惨烈车祸,轿车报废。崔宏涛车祸死亡不久,原本健壮的宋新春突发心脏病,还未被送到医院,就气绝身亡,终年五十多岁。
构陷勒索良善 救心丸无力回天
吉林省东辽县凌云乡平川村村支书黄玉春利欲熏心,构陷当地法轮功学员,导致两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多人被勒索。
2010年8月29日,黄玉春早晨上山放羊时,突发心梗,随身带的救心丸含在嘴里也没能挽回生命。当地明白的人都说这是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被老天报应的结果。
劳教犯敲诈勒索 回家三天遇车祸死亡
2002年“3.5”长春法轮功学员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后,许多法轮功学员遭疯狂抓捕,被非法判刑或劳教。朝阳沟劳教所五大队狱警当时非法纵容邪恶、残忍的刑事犯、流氓头子于长江当班长,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仅知于长江一年多时间,物品不算,就从法轮功学员和其他劳教人员身上敲诈、勒索人民币3万元寄回家,还不包括他贿赂给狱警的。
2002年年终,他因腰痛不能动被提前释放,释放三天后,死于车祸。
敲诈现金十几万元 钱再多也救不了命
河北邯郸邱县公安局政委蒋荣景为捞取政治资本,不遗余力地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多次亲自带领警察夜间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对法轮功学员抄家绑架、勒索钱财。
2000年至2001年,绑架三十余人,罚款、勒索现金十几万元。2001年7月,法轮功学员刚被送去劳教几天,蒋荣景就患脑血栓,全身瘫痪,花了大量钱财,也未见好转;2003年3月上旬死亡,终年五十多岁。
充当迫害先锋 李计山死无全尸
李计山,河北邯郸市大名县张集乡小古滩村人。2000年任村支书时,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村里四十多位法轮功学员罚款,总额达一万七千多元,还将一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1年,弄得当地鸡犬不宁、人心惶惶。
2003年,李计山因迫害法轮功学员不得人心,落选村支书。2008年8月24日,李计山开的大卡车停在路边被修理时,被另一辆大卡车撞上,李被撞得四肢不全,当场死亡,惨不忍睹,终年52岁。
绑架毒打榨取钱财 招来焚身之祸
山东招远原大吴家派出所副所长杨立志多次绑架、非法关押,甚至多次亲手毒打法轮功学员,无度榨取学员们的钱财,对学员讲的法轮功真相置若罔闻。
一天晚上,杨开着警车去喝酒,在回来的路上警车油管破裂,醉醺醺的他竟用打火机照明,瞬间点着油管并导致警车着火。杨在烈火中被烧得奄奄一息,勉强被抢救过来,在医院里痛苦得死去活来。当地百姓都知道杨是因为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遭了恶报才招来的焚身之祸。
勒索钱财害人性命 害己害人
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三中队中队长李显龙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在2005年至2008年间,为勒索法轮功学员康运诚(原牡丹江市房地产总公司经理)的钱财,把他关进“小号”迫害,致使康身体虚弱,突发脑溢血;2008年底出狱做手术,术后处于植物人状态,于2010年11月含冤离世,年仅56岁。
次年李显龙体检时被查出肝癌晚期,两个月后在痛苦中去世。期间,他唯一的儿子也被人连捅七八刀,险些丧命,而行凶者一直没有找到。
迫害罪行昭著 累及家人
原黑龙江密山市公安局警察孟庆启在其担任政保科长的1999年7月至2005年末期间,被他送劳教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近一百人次,判刑30人,迫害致死6人,勒索二百多万元。仅2002年前,他以所谓保证金等形式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财就达上百万元,抢劫物品几十种。其恶行给自己和家人带来了厄运。
2001年大年初一,其妻孙慧清突发病被送进医院,之后又患阑尾动手术;同年9月,孟庆启腰椎间盘突出;2002年,被举报对法轮功学员敲诈勒索,受到查处;2003年,女儿遇车祸;2004年1月中旬,去鸡西市,与另一车相撞,导致颈椎骨挫伤、肋骨断两根、肾脏和肺部瘀血,下身麻木;2005年末,被突然降职为普通警察。
更多遭厄运实例:
◇ 黑龙江大庆市肇源农场警察于镇江参与迫害法轮功,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财,不久在经济方面受到严重处罚,比他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财多十倍以上。
◇ 山东省武城县警察徐丙新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勒索钱财几十万元,而且身背着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的血债,其家人因此遭殃。他姐姐被撞死在公安局外的马路上,女儿差点被狗咬死,徐丙新似有所醒悟,做了内退,后来经不起利益诱惑,不顾死活又出来继续作恶。
◇ 辽宁省朝阳凌源市神庙乡派出所警察张怀武,三十多岁,1999年“7.20”后,绑架、殴打法轮功学员,一贯罚款、勒索现金,中饱私囊,肆意践踏、撕毁法轮功资料。2001年12月,他酒后骑摩托车窜入一大货车下,当场毙命。
◇ 河北博野县城关南街原村干部阿丑把本村所有法轮功学员抓到公社,让他们的家人交钱赎人,因此得到上级所谓表扬和奖金。阿丑的妻子不久得了子宫妇科病,不能手术,只能吃药控制,药费每年一万多元。阿丑后来也下台失去了工作。
◇ 河北省承德市双桥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芦峰自上任后,上百名法轮功学员通过他被拘留、送洗脑班、劳教、判刑等,他收受法轮功学员家属送钱送烟酒等,已知的就有二十多万,被他罚款的数额达一百多万。据悉,他后来得了不治之症。
◇ 河北省保定地区阜平县迫害法轮功的恶人仅从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后的4年里,就勒索阜平县法轮功学员五十多万元。原纪检委书记周秋来勒索钱物最多,找“小姐”的钱也叫法轮功学员家属出,后来患病,半身不遂。
◇ 湖南省新晃县拘留所副所长杨代炳非法拘禁法轮功学员近百人次,非法限制他们的人身自由及勒索钱财,克扣生活费。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到期时,不交所谓生活费,他就不放人,他不信法轮功学员讲的真相,退休后暴病身亡。
◇ 河北省衡水市安平县国保大队长孙义合不听信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劝善,任职十多年来,直接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四五十人,抄家及勒索钱财,据不完全统计达二百多万,还有大量现金没核实。2017年,他被衡水官方调查。
4.3 截断他人生计的恶果
“经济上截断”法轮功学员 村书记瘫痪
河北省大厂县陈府镇马家庙村的村书记马俊成不顾法轮功学员做好人的事实,不念乡里乡亲的情分,积极执行江氏流氓集团“经济上截断”的迫害政策,让法轮功学员没有经济来源,无法生活。
2019年6月,马俊成突然得了严重的脑血栓,七十来岁的人完全瘫痪在床,说不了话,吃喝拉撒睡都需要人伺候。明事理的村民们知道这是他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的结果。
迫害本公司法轮功学员 总经理吴生富上吊自尽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中国一重机械集团公司总经理吴生富,约2006年至2015年在任期间,迫害本公司法轮功学员多名,两位法轮功学员被开除公职,到现在没有生活来源。
2015年,中央下令调查组查贪污之事。当年夏季,吴生富在本公司办公室上吊身亡。
食醋加工行业被迫害停产 村书记遭厄运
河北省正定县西平乐乡东安丰村法轮功学员刘书林两次被迫害,险些丧命,和他父亲开创三十年的食醋加工行业停产,他被迫流离失所。积极参与迫害的村书记李文敏被石头打在头上后晕倒,摔断一条腿,还做过心脏支架。
非法开除哺乳期法轮功女学员 幼儿园园长死于癌症
张玉玲女士,河南省濮阳市法轮功学员,中原大化集团公司幼儿园职工,2000年因进京上访,被单位责令停职写检查。幼儿园园长楚建勋(男)为了升迁,将她报为旷工,配合公司将她非法开除,那时张玉玲才刚刚身处哺乳期一个多月。
2004年,楚建勋死于食道癌。
处处卡别人 自己被鸡骨头卡死
湖北省武汉市湖北大学原人事处处长付运生积极迫害本校法轮功学员,致使该校法轮功学员被迫提前退休或被开除学籍、公职、不分配工作、停职等,还对所有遭非法劳教或洗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经济迫害,停发工资、奖金、不准晋级、提升工资。
一天付运生吃饭时,被一根小小的鸡骨头卡住了喉咙,立刻送医院抢救。一医生主张把骨头压下去,结果,不但压不下去,还划破了食管;另一位医生主张把骨头夹上来,结果,不但夹不上来,还使伤口更加恶化,感染上几种病毒。付运生整整昏迷两周,饱受痛苦的煎熬后断了气。
结束语:谁倾家荡产
黑龙江哈尔滨市双城区双城镇一位法轮功学员因进京说明法轮功真相,被关进洗脑班一个多月,被勒索现金1,000元。村长问他还炼不炼?他说炼!村长恶狠狠地说:“让你炼,我让你倾家荡产。”
然而,要他倾家荡产的村长,后来因为克扣奶户被告发、逮捕,交了40万元罚金才被放回,他自己倾家荡产了。
在明慧网上有大量的关于中共不法人员大肆经济掠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报导。本文所涉及的近二百个案例挂一漏万,不过是沧海一粟。中共的残酷迫害早已令民不聊生,其不法人员见利忘义、丧尽天良,什么坏事都可以“合法”地干出来。正是这些助共为虐之流,置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于“如水益深,如火益热”(《孟子﹒梁惠王下》)之极端困苦之境,而自己的下场将愈加可悲。
古人云:“湛湛青天不可欺,未曾举意已先知。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明末凌濛初《初刻拍案惊奇》)人往往会“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希望您不要等到不可挽回时,才想到找退路;不要等到恶报找上门时,才追悔莫及。
黑龙江建三江前进农场公安分局国保警察王维伦多次迫害法轮功,拒听真相并狂言:“我不怕遭报应,我就不信有报应。”“我跟共产党跟定了。”不久,王维伦在回山东老家上坟的路上遇车祸惨死。
 
 
 
 

文章链结www.epochtimes.com/gb/20/5/17/n12116077.htm 

 
信息来源: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