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浇冷水施“冻刑”沈阳第一监狱虐杀犯人(圖文)

  • 发布时间: 2021-08-25 06:20:34
  • 作者:高静
 
id13184932-sy3FotoJet-600x400.jpg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浇凉水。(明慧网)
(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王钰音(化名)是一名政治犯,曾在沈阳第一监狱服刑。近日,他向大纪元记者讲述了自己在狱中的亲身见闻,包括狱方实施的奴役、酷刑、虐杀、贪腐四个方面。他说,里面的犯人,都希望有渠道把这些事曝光出去。
据透露,沈阳第一监狱里面年年都有人死亡。“监狱里边传的,一年得死了几十个犯人。比农村一个村子一年死的人都要多。”之所以死亡率居高不下,主要是因为犯人有病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治疗导致的。
王钰音说,“家里有人管你,给打钱的,监狱方带你到外面的医院去看病;要没钱的话,他又不给你花钱,你什么病都给你拖着,就是这一种疗法,拖到最后死为止。”
“犯人有病了之后,有大病,他不给你看(治),就跟你天天拖着,拖到最后不行了,快要死的时候,找个救护车给你拉到医院去,这就是他们做的义务。”
“现在有要求,不允许犯人死在监狱里边,必须死在外边医院里。真要死在监狱里边的话,他也无所谓,他有记录仪,就是人死了之后,给你拍视频、给你抢救,那全是假的!这是里面犯人全都知道的事,人死了还给你做抢救,就是应付上面检查的。”
王钰音还讲了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东北冬天挺冷的,把犯人身上衣服全部脱光,就用凉水‘哗哗’一阵冲,在你有病的情况下,给你找两水桶冲完了,给你往那个床上一放,也没有被子,啥也没有,就是一个木头板,铺点报纸,把人光溜溜地往上一放,把窗户打开,一会就(冻)死了,那才快呢。”
他指出,“但是这样的人一般都是什么情况呢?就是说有病了,卧床了,起不来了,生活也不能自理了,比如拉在床上埋汰(脏)的,人家给你抬到水房,凉水一冲。只要监狱上边有要求,让他什么时候死肯定给你送走,让他半夜死,肯定挺不到天亮。”
记者发现,这种犯罪手法也被用在虐杀法轮功学员身上。
据明慧网2019年4月报导,原监狱长王斌大约从2012年开始下令迫害法轮功学员,把监狱医院的五楼也就是顶楼的整一个楼层腾出来,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要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
当时从二监区调去一名不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隆冬季节,狱警、犯人把这名法轮功学员的衣服全部扒光,拖到水房,用接出来的自来水管,往这名法轮功学员身上长时间浇水,然后再拖到一个空屋子里,用手铐铐到没有被褥的床板上,打开窗户,用“冻刑”。
第二天,这名法轮功学员发高烧。第三天,这名法轮功学员就被迫害致死。一个知情的犯人讲,“这监狱太(××)邪恶了,一个活蹦乱跳的人,三天就整死了。”
明慧网2018年5月报导,沈阳第一监狱每年死掉的普通犯人40人以上。犯人生病不给治疗,很多病重的人没人管没人问。有的人病得不能起床,大冬天却被管事犯人拖到水房洗冷水澡。有的人死了,监狱里搞假抢救,做假病历,随便更改死亡时间,每个部门、各个环节都配合默契,全监狱的警察和犯人都心知肚明却敢怒不敢言。
这些报导与王钰音的描述相互印证。王钰音说,“监狱里边污七八糟的事儿太多了。以前整人的时候,给人捆起来,坐在老虎凳上,找手铐给人铐上,那活生生就把一个人给窝死那儿。这都是沈阳一监发生的事。”
他表示所接触的犯人有的待(服刑)二十多年了。习近平上台后严刑峻法,“刑期最长的是死缓,相当于打30年的罪,减不上刑的话,那还得多。比如40岁判的罪,30年就得70岁才能出去,大多数人都活不出来。无期的话,现在就相当于25年,以前无期20年能出来。每年都有人自杀。去年监狱就死了好几个,上吊死的。”
记者拨打沈阳第一监狱狱政科等多个电话想询问情况,系统均提示“您拨打的号码不存在”或无法接通。
贪腐
王钰音表示,希望媒体予以报导,让所有的人都了解沈阳一监的事。
“沈阳一监也能代表整个辽宁的监狱,这是一样的。我跟你讲的全都是大实话,都是我亲自经历的。别的监狱我不知道,但是监狱跟监狱性质是一样的,都差不多少。”
他披露,沈阳一监还从南方买犯人,给监狱干活挣钱。“那个监狱一共才三千多人,一年创收就得达到好几个亿。很多犯人是从云南监狱高价买过去的,用整列火车运过去。后来家属有告的,因为南方监狱吃得好,有补贴。到东北的监狱有钱也不往犯人身上花,以各种方式把钱洗走了。”
监狱年年都搞工程,这儿拆围墙,那儿拆大门。“比如说换个大门,可能几千块钱就能换下来,他报账的时候会报几万块钱,他们栽一棵树,报账就三四万块,就这样子洗钱的。”
王钰音告诉记者,有些消息来源于狱警,是狱警有意告诉犯人的。听说以前的监狱长王斌给抓起来了,经济腐败被人举报了。王斌以前搞个工程,广场的一口钟就三十多万元。有个水泥做的架子,把那个钟挂上,上面写着叫“警钟长鸣”。
“王斌在沈阳第一监狱当了十多年的监狱长,后来升官到辽宁省监狱局。犯人没有一个不恨他的,有不少服刑人员死在他手里,他给服刑人员买腐烂的食物做饭,菜都不洗就做出来了,菜里没有油,碗底全是沙!”他说。
近年来,辽宁监狱系统落马官员不少,如,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党委常委宋万忠,辽宁省监狱管理局设计研究院原院长王峰等,但目前王斌落马的消息还无法证实。
记者查询发现,王斌的消息似乎在网络被隐藏了,只有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官网上2014年一条关于“沈阳第一监狱党委中心组集体学习”的新闻中提到“党委书记、监狱长王斌”,但该网址已被404禁止访问。(http://jyj.ln.gov.cn/wsbs/llyj/201402/t20140220_1272887.html)
记者致电王斌的多个手机号码,其中一个提示是空号,另外二个无人接听。
此外,为了捞钱,狱警都给犯人带东西,买烟、买奢侈品,比如三十多块钱的他收你一百块钱。疫情期间,狱警上一周休二周。每次来的时候都是拖着一个行李箱,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的东西。
狱警出去的时候,包也不闲着,每个月带衣服回去,也不少卖钱。“厂子里的衣服有的是,那一天做一万多件,我们三百多个人,一天就做一万多件衣服。里面的那个布料有的是,随便捡,随便拿,没有数儿,都是厂家的。”他说。
王钰音最后说,“监狱里边,犯人就经常骂政府,骂监狱里,都背后骂。里面的犯人,都是希望有渠道,把这个事讲出去。因为里面的消息太封闭了,只能通过出监的人才能传出来。我们在国内还不敢说,任何网上都不敢说。沈阳一监那些事都是有代表性的。”
 
 
 
 

www.epochtimes.com/gb/21/8/21/n13178591.htm 

 
信息来源: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