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真、善、忍 救度世人(圖文)

  • 发布时间: 2019-01-11 14:35:11
 

2013-6-9-falun_dafa_hao_minghui.org.jpg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一九九七年,上大学期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经二十一年多。一九九九年前,全国上下都说法轮大法好。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中共发动对大法和大法修炼人的迫害,至今仍未停止。

我深深的明白法轮大法好,师父是最正的,大法是真正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虽经历残酷的迫害,我依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在家庭中、在社会上严格指导自己,修心向善做好人。
一、残酷迫害 仍坚守真、善、忍
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好,我被抓、被关、被迫害,我的生活环境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因被非法关押,邪恶的迫害耽误了我的学业,也没能拿到大学毕业证。父母培养我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但看不到我的未来。在我被关押期间,母亲终日以泪洗面,父亲的头发也白了。各种流言蜚语压得父母抬不起头。当我堂堂正正从劳教所出来时,已经是二零零三年了。
另一个和我一起被迫害的同修,一个高材生,在残酷的迫害中,从劳教所出来没多久,没有走过迫害,吐血而死。他的父母无法接受这种现实。他们就这一个儿子,当年他考上名牌大学时,是全家人、全村人的荣耀,现在中共的迫害使他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年迈的他们要怎样度过余生?!
这位同修在离世前,曾把自己的妹妹介绍给我,她的妹妹就成为了我的妻子。她也明白大法好,虽然没成为大法弟子,但对大法一直很支持。结婚后,我们生了两个男孩,我们就让第二个男孩跟随娘家姓,也算是对二位老人心灵的慰藉。
在破除邪恶对我经济上的迫害后,我在城里买了一套房子,让岳父母和我们一起住。买房时,考虑到老人方便,我们买的房在三楼,一楼是杂物间,相当只有两层半高。妻子还有两个姐姐,他们的房子楼层都高,岳父母就愿意住在我们家。
为了平衡家庭关系,我和大哥在乡里又建了新房,也满足了我的父母一辈子的心愿。建的新房一边宽一边窄,作为大法弟子,我把原属于我的宽的一边让给了哥嫂。虽然当时妻子不是很乐意,我就和妻子商量:作为大法弟子,修真善忍的,师父教我们与人为善,我们也不常住在老家,在城里也有房子,也多替哥嫂想想,妻子也很通情达理,最终把宽的一边让给了哥嫂。我的父母也高兴,这事得到了圆满的解决。
二、师父保护我和家人
一九九八年,我还在学校读书,每天清晨都到公园去炼功。遇到星期六、星期天,就有大型的炼功洪法活动。有个周末,我起得很早,大约清晨四、五点钟,我骑着自行车往公园炼功点赶。
天还没亮,也没路灯,突然自行车的前轮没有着力点,我连人带车,被甩在一个很深的坑里,当时我两手反射性的撑在深坑里的碎石上,骑的自行车从身后往头上旋转三百六十度压在我身上。原来那条路在修,挖了一个很深的坑,前面也没拦着。
我悟到自己是修炼人,有师父保护,没事。也不顾疼痛,马上爬起来,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爬出坑,自行车也没坏。我骑上自行车,继续往炼功点赶。打完坐后,才发现,两手掌湿漉漉的血掺和着血浆,把它擦干净后,没做任何处理,几天后,全部愈合了。象这样的神奇的事很多。
还有一件神奇的事,发生在我大儿子身上。大约在二零零九年,我经常在外地出差,就把大儿子送回老家农村,让父母带。有一天,快天黑了,家里养的鸭子進栏了,邻居家的孩子和他一起去看鸭子。他们俩扳动了一块很大而重的土砖,砖砸下来,砸在儿子的两小腿上,儿子惨叫一声。
母亲听到儿子在哭,赶快过去。当时天黑了,也没及时去看医生。那个晚上,儿子疼的直哭,直到第二天,找到做医生的亲戚,断定两小腿可能骨折了,马上送到县中医院去拍片。后来确定两腿骨折。
我那时正在南京出差,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很难过。但我坚信,我有师父,心里请求师父帮助。虽经历一番曲折,做医生的亲戚带他到中医院,通过拍片,找好小腿骨折的位置,买了一些石膏,把他两小腿给固定好,一共也就花了几百元。
大约一个多月后,儿子的两小腿又长好了,有惊而无险。至今两小腿一点事都没有。我悟到,师父一直在保护着他。师父不仅仅保护修炼的我,也在保护着我的家人。
三、整个社会都是修炼的道场
大法建立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大法弟子在各行各业都有。作为青年大法弟子,有自己的一份工作。在大法被迫害至今的十九年里,各种压力也是非常大的。
二零零四年,为了谋生,我到了上海。大法弟子除了要做一个好人,做好自己的工作,还要做好三件事。在家里要平衡好家庭关系,在公司里,要兢兢业业,干好工作。前三年,挣的工资都不够养家的。
第四年,很有幸進入了一个好公司,收入也大幅度的增长,经常到全国各地出差。做的好,有时市场老总会额外给些钱,我都以修炼人的标准要求,不接受。在报销各种费用时,也会实事求是的报销。在各种环境中,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
有一次出差,在火车上,有一位乘客想和他妻儿在一起,希望和我换个下铺,我很高兴的和他换了,他很感谢。我说,“不用谢!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他觉得我好象和别人不一样,就给我留了个电话说,“你到沈阳(他所在的城市)给我打电话。”我后来到沈阳联系上他,他请我吃饭,我就和他讲法轮大法的真相。他说他经常和公安打交道,他有个同事就因为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至今遗体还没火化,并说,“你不担心我举报你吗?”我说,“相信您是个好人,不会的。”并和他讲我被迫害的经历,讲我的大舅哥被迫害致死的故事、在迫害中我一直以来都没有改变我的信仰,这些修炼的人都是好人。
我觉得社会就是一个修炼场,走到哪里都能修炼,都能做好三件事。
还有一次,在火车上,在我卧铺对面的一位大叔,面带愁容,我和他聊天,知道他儿子在上海买了房,但儿子现在患了肾病,一边要还房贷,一边要治疗肾病。他担心儿子因患病而工作受影响,那么房贷怎么还?我就和他讲身边一个患慢性肾炎的小孩修炼大法病痊愈的故事,小孩患慢性肾炎,想尽各种医治方法都效果不好,休学了,修炼大法后,肾病好了,又复学了,让他儿子去找法轮大法,让他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听了转忧为喜,很感谢我。我下火车时,他一直送到车门口,直到我离去。
我走到哪里,传递的都是善意。有一次打的,我看到出租车上挂了毛魔头的头像,我就和他讲,挂这个头像没有一点好处,老人们讲,入土为安,他的尸体还在天安门广场纪念馆,阴魂不散。他一辈子杀了不少人。然后讲共产邪党怎么迫害世人,怎么和江泽民相互勾结迫害法轮功,最后让他三退。这个司机当时听了,答应了。后来第二次很巧,又坐的是他的的士,看他还是挂的毛魔头的像,我想可能没和他讲明白。就又和他讲起真相来,这次他是真明白了,并明确表示,不挂他的像了。
随着师父对正法形势的推進,全国各地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在向世人讲清真相,这些年来,也明显的感觉形势在好转。以前,给家里打电话,都是跑到外面的公用电话亭去打,因为家里的电话被监控了,有一次,就是因为一个同修给我家打电话,后来,公安和当地政府的工作人员到他家,把他的大法书籍都非法抄走了。
二零零八年,北京开奥运会时,家乡的公安到处找我,就是找不到我。但是环境还是很恶劣,平时不敢用身份证办手机卡,不敢办银行卡,怕留下信息,被恶人找到。现在明显感觉到,邪恶因素在被清除,并且我们还敢主动找到恶人,清除邪恶。
有一次,我在公司取得好成绩,公司给我出国旅游的奖励。出国要办理护照,我就到当地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去办理,但公安与国保以电脑里都有我修炼法轮功的信息为由,不给办理。我坚持作为公民,修炼法轮大法没有错,出国是我的正当权利。中间有很多曲折,甚至当地公安打电话到我公司里调查,给我们公司制造了很多的压力。公司领导也知道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了。最终我却堂堂正正的把护照办理下来了。因工作出色,出差回来,董事长亲自在酒店给我们点了一桌菜,让我坐在正中间,只是在言语中暗示了一下我。我当时心里坦坦荡荡的,也没太在意。年底公司评年终奖,给我评了一个突出贡献奖。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一路上有师尊的慈悲看护,化险为夷。感谢师尊! 

 

 

文章链结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1/坚守真、善、忍-救度世人-379969.html

 

 
信息来源: 明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