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女子通读《转法轮》(圖文)

  • 发布时间: 2018-10-10 15:48:02
  • 作者:贵州省大法弟子口述
 

2018-8-9-zhenshanrenhao-5.jpg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我的小名叫榜略,是贵州省黔东南河边苗族人,我们是苗族的一个支系,在中国我们这个民族人口数量很少。因为我们民族重男轻女,只让男子读书,我一天学堂都没上过,我就是一个地道的文盲。不怎么听的懂汉话,也不怎么会讲汉话。

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我从一个大字不识到能够通读一本《转法轮》,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个奇迹都来自于大法的超常。
修炼前我一身病,年轻时就有头晕的毛病,经常头晕眼花晕倒,特别人多的时候,就会头痛头晕。当时家在农村,没钱去医院检查,我也不知道得了什么病。结婚后,丈夫对自己又不好,在外面吃喝嫖赌,经常不回家。我生孩子时,他也照样如此,我只有一个人带孩子,娘家人也不在身边。
因为丈夫当兵,我跟着来到一个城市。我又是少数民族,汉话也不会说,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一个亲戚朋友都没有。自己身体又不好,生完孩子还落下了一身病,慢慢对丈夫产生了怨恨心。长年在这样没有温暖、没有希望的痛苦中煎熬着,真的是度日如年。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遇到一个我老家的老乡。在交谈中,她介绍我去学法轮功,后来她带我到她家认门。我一眼就看到挂在她家墙上师父的照片,就觉的师父很亲切,就象天上的神仙一样。老乡告诉我,想炼就要去炼功点去炼功,现在很多地方都有炼法轮功的,很好找到的。
有一天,我上街去就看到路边一个小广场有一群人在炼功,我问他们炼什么功?他们告诉我炼法轮功。这时一个炼功的人走过来对我说:你想炼功,就每天六点半过来这里炼吧,我们每天都在这里炼。
第二天,我就准时到了炼功点去学炼法轮功,在这个炼功群体里,让我感到了一种非常祥和非常温暖的感觉。每个人都对我很好,都关心我,当时我汉话都说不流利,但同修很耐心的教我。一个老同修对我说:你太幸福了,那么年轻就得这个大法……当时我还不懂她说这些话的含义,就感到在这里就象家一样的温暖。
炼了几天后,一个老同修送给我一本《转法轮》还有《精進要旨》、《洪吟》和《澳大利亚法会讲法》。回家后,我就在想,我从来没上过学,一个字都不识,怎么看啊?当时就发愁了,也不好意思和同修说,因那时同修们学法都是一起念,我去学法时,听着同修念。别人翻一页,我也跟着翻一页,听师父讲法时,我就认认真真的听。当听到师父讲:“修炼就是修去人的不好的思想与行为”[1],心胸一下豁然开朗,就感到什么烦恼一下都没了。特别听到师父讲的:“人可以修成神”[2],我感到这就是我一生中要寻找的东西,心里就有了一种希望一种向往。
一天,同修对我说:你要坚持来学法。因为当时我在路边摆摊,帮别人缝缝补补,孩子才三、四岁,有时忙就没去。更主要的是自己不认识字,觉的去了也没意义。当同修这样一说,我才红着脸跟同修说:我不识字。同修说,那怎么办?得念书啊!(这是同修当时的状态)我也急了,是啊,怎么办啊?我一个字不认识怎么念啊?这么好的法,怎么舍得不学啊!心里急得没办法,就去找老乡。
老乡也不识字,她丈夫就教我俩认字,记性又不好,记不住,毕竟没基础。我就把每个字用画图来表示,比如“桌子”就画个桌子,“小孩”就画个小孩子,“花”就画一朵花。作业本都画了几十本,有些字读得还是不标准。那个送我书的老同修就经常来我摆摊的地方教我。慢慢的,我发现自己一身的病不知不觉都好了,又惊又喜!感到大法太神奇了,师父太伟大了,真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在大法遭到全面迫害前,一九九九年五月份我带一本《转法轮》回老家,觉的这么好的大法也想让父亲及家人得到。结果没多久,丈夫打电话回老家,让我赶快看电视,说不让炼法轮功了。那是九九年七月,我一看电视,全是对大法的造谣、污蔑,当时我一点都没有怀疑过大法。父亲看到了邪党的电视宣传,害怕了不炼了。不管怎么说,我的心从没动摇过,就觉的大法是好的,师父不会骗人的。
等我回来的时候,一个同修也联系不上了。只有自己在家学,有很多字都还不认识,只有在摆摊的地方,一看到小学生就问他们:“小朋友,这个字怎么读?”小学生就会告诉我。自家孩子上小学时,他认识的字就可以教我了。就这样在没有完全认识字的情况下,每天我都坚持学法决不放弃。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在身体里动来动去的,非常难受,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就到医院去检查,医生说没见过这种病,结果什么也没检查出来。当时悟性太低,也没有同修可以交流。自己就害怕得了什么病。接着就回老家找草药吃,吃了很多,也没见好转。家人还请来了“巫师”给我看病,也没有看好。
一直持续了好长时间,身体很难受怎么办?我想来想去,我有师父啊!这时我求师父说:“师父啊,您给我三天的时间,不要让那个东西再动了。我以后就再也不吃药了。”结果三天后,我的身体恢复到年轻时候的状态,心里无比的激动,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当时我就把药罐子和药全丢了,从那以后直到现在我真的一颗药也没吃过。
我的病全部好了,我就回自己的家去了,现在就想好好的看书学法了。去找大法书,怎么也找不到。后来在垃圾篓里,看到已被丈夫撕毁的大法书,心里就象掉了一块肉一样的痛,止不住痛哭起来:“书没了,我怎么学法啊……”哭着哭着,头脑里突然想起送我大法书的同修当时留了一个电话给我,我就急忙找到电话号码,给同修打了电话。
好不容易的又请到了一套大法书,好高兴,心情无比的激动。就想这回一定要好好保护这套无比珍贵的大法书了,下决心一定要把大法书全部看完看懂。丈夫不让学,我就只有偷偷的看。后来才知道是丈夫单位的科长到家里来过,要搜我的大法书,丈夫没有别的办法,就把我的大法书给撕毁了。
因为我不认识的字太多,只有在摆摊的地方问过路的小学生,这样一天也学习不了几个字,什么时候我才能自己读完《转法轮》呢?我只有哭着求师父了。
一天我在炼功,炼着炼着,就看到眼前一排排的字金光闪闪,当时自己悟性差,没有好好记住,过后又忘了。
想起我家小孩已经上三年级了,我可以让小孩教我,我俩一起学习。这样又经历了三年的时间,我终于能把一本《转法轮》完整的看下来了。现在想想都觉的不可思议,如果我没有学大法,我想都不敢想这辈子我能识字。现在不但能识字,还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身心也得到了净化,自己的缺点别人提出也能接受,也不会去埋怨别人,事事都能按照师父教导的向内找。虽然还没有完全达到师父的要求,但遇事都能想到师父的法,现在每天都沐浴在大法中,并努力的做好三件事。
下面我还想讲讲在大法修炼中遇到的超常的几件事。
有一次,我带孩子去上学,骑自行车刚上一个坡,就被从坡上疾驶下来的一辆三轮车撞上了,当时就把我的自行车前轮撞变形了。但我和孩子都稳稳的在自行车上没有摔下来,我的一只脚不知怎么的垫在地上,就没有倒下来。当时就想到了是师父救了我们,要不然肯定被撞翻。
我弟弟是搞电工的,在一次检修高压电线时,突然电线杆断了,我弟弟从五、六米高的电线杆上摔了下来,电线杆的另一头也跟着掉下来;但没压到弟弟,就差几厘米压到弟弟,电线杆的另一头刚好挡在了路边稍微高一点的石头上。到医院检查,弟弟全身一点伤都没有,医生说只是肩部有一点点擦伤,弟弟是我回老家时跟他讲过了大法的真相,讲了大法的美好及大法在我身上出现的奇迹。弟弟明白真相后做了“三退”,所以弟弟也受益得了福报。这就是师父说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3]。

还有一次,我和妹妹及孩子坐公交车,在过红绿灯时,突然司机一个急刹车,全车人都被车子的惯性摔的东倒西歪,有的摔到脸,有的摔到头和手。但我和妹妹及孩子都稳稳的站着,一点感觉都没有,当时又想是师父保护了弟子。 

 

文章链结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10/苗族女子通读《转法轮》-375520.html

 

 
信息来源: 明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