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晚期患者的康复故事(圖文)

  • 发布时间: 2020-06-15 16:10:38
 

2018-6-12-qubingjianshen-6.jpg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五日】二零一九年春天,表哥带着他一家人来到我家,来看看我妈妈,我妈是他们家族中唯一的老辈人了。当时表哥告诉我们,他患过前列腺癌,在省医院找了最知名的专家,成功的做了切除手术,恢复的很好。表哥的女儿是当地医院的主任医师。

因为手术很成功,看到表哥一家人很高兴。他和我们唠家常,对现代医学技术充满了信心。我和刚刚修炼法轮大法一年多、八十三岁的母亲给表哥一家人讲了真相,他们都退出了各自加入的中共组织。
去年下半年的一天,表哥突然打来电话,用微弱的声音告诉母亲说:“我可能不行了,癌细胞已经扩散转移了……”妈着急的把这件事告诉了我,我和母亲商量后,决定专程去看望表哥。一進表哥家门,眼前的表哥着实把我和母亲吓了一跳。
表哥虚弱的瘫躺在沙发上,消瘦、憔悴、有气无力,表嫂也坐在沙发上,说她摔了一跤,摔到脑袋了,感到天旋地转的难受,午饭都没吃。女儿上班去了,由于忙于工作,晚上才能回家。
我马上進厨房,给他们煮了面条。饭后我给表哥、表嫂更加详细的讲了大法的美好和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但他们受现代医学观念的阻碍,认为最好的专家都给治疗了,怎么还会有不花钱就能把病好了的办法呢?他们一脸的疑惑,但还是把我们带去的《转法轮》宝书,装有语音版的《忆师恩》、《绝处逢生》内容的U盘收下了,我和母亲回到了酒店。
第二天清晨,我正在酒店炼功,突然有一个念头:表哥的病好了很多。本来计划当天去看望另外一个亲戚,然后就回家去了。这时我和母亲改变了主意,决定再去表哥家看看。
一進表哥家门,我和母亲又吓了一跳,与昨天完全不一样了:表哥不但没瘫坐在沙发上,还亲自来给我们开门,看上去身体很正常了。
原来昨天我们走后,表哥、表嫂就把我们给他们的U盘放進机器里听了一部份,表嫂头也不晕了,表哥竟然能行走自如了。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表嫂曾经炼过法轮功,迫害后就害怕不炼了。由于身体状况的明显改变,表哥、表嫂当即表示要学法炼功了。我把一套至五套功法炼功动作教会了他们。
回家后,我准备了DVD机器和师父的教功光盘、炼功音乐,三天后,专程再给表哥家送去,鼓励他们坚持学法炼功,一定要信师信法。
半个月后,母亲给表哥打电话,表哥用爽朗的笑声告诉母亲:他侄儿得了红斑狼疮,他正在他侄儿家,传递大法美好的福音……表嫂在电话里说:“我很喜欢炼功。”我问她为什么?表嫂说:“我一炼功,就看见满屋子五颜六色的圈圈,我知道那是法轮。”为了安全,我们就没在电话中再详细说了。
一周后,表哥打来电话,告诉我们:他现在每天上街买菜,回家煮饭,身体健康,完全康复了。他说:“感谢师父!感恩师父!”
再说说另一个受法轮大法恩泽的故事。
好久没有看见我的同事冰(化名)了。一天,突然听到另一个同事说冰得了子宫癌,去省城做手术去了。过了些天,我给冰打电话,她说已经做了手术在家休养呢,身体很虚弱。
我带了水果到冰家去看望她。冰告诉我,她的手术比较成功,子宫已全切除,一周就用了七万元,现在难受的是全身总是冒冷汗。
我就给冰、她的丈夫和冰的姐姐讲述了大法的美好和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大约半小时后,冰突然很惊奇的问坐在身边的她的丈夫:“我怎么突然不冒冷汗了?”冰又说,做手术后,整天身体都在冒冷汗,症状一直未消失。夫妻俩困惑的看着我,我高兴的告诉他俩:“师父在管你了!”她立即表示要学法炼功。
第二天,我去送给她一本《转法轮》,并教她炼功。接下来的一个月,我每天晚上到她家和他们一起学一讲《转法轮》,然后一起炼动功。
三个月后,冰接到做手术的医院的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通知冰去复查。冰的侄女是省城医院的护士,和冰的主治医师很熟。复查时他们都在场。冰的主治医师看了检查报告说:“不可思议,我们当时没有误诊啊!怎么癌细胞现在全部都没有了呢?”
冰悄悄的告诉医生说:“我们单位有个大法修炼人,告诉了我法轮大法的美好与神奇,我修炼法轮大法了……”冰的主治医生很淡定的说了一句:“你找到了一个最好的康复方法,祝贺你!其实我们医院也有不少大法修炼人。”
 
 
 


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15/癌症晚期患者的康复故事-407675.html 

 
信息来源: 明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