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云港赣榆区610李太平及国保贺从彬被举报(圖文)

  • 发布时间: 2020-06-28 13:03:14
 

2020-6-26-202733-0--ss.jpg
李太平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一九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发动对法轮功迫害以来,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法轮功学员有二百多人次遭受判刑、劳教、关洗脑班、游街等各种形式的迫害,是整个连云港市的重灾区。

特别是自李太平出任赣榆区公安局六一零主任、贺从彬任赣榆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以来,他们沆瀣一气,李太平操控国保大队、派出所警察,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伙同赣榆检察院、赣榆法院的刘颢、谢共祥、董淑进、孙建中等人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勾结乡镇、街道、社区、村委、书记、地痞流氓,对几十余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抄家、毒打、勒索罚款;有不少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据不完全统计,十几年来,有三十一人次被非法判刑、劳教,最长刑期达九年半;一百多人次遭绑架,被关押在看守所、拘留所等;还有几十人在节日或所谓的“敏感日”遭不同程度的骚扰。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发布《通告》,美国政府将严格审核赴美签证,对迫害人权及宗教的人、迫害法轮功的人,拒发签证,拒绝入境。据评论,国际社会已从对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呼吁,走向实质性的具体拒签行动。近日赣榆区法轮功学员依据迫害者的犯罪事实,举报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公安局原六一零头李太平、原国保大队长贺从彬。
一、李太平、贺从彬个人及家人的信息
姓名:李太平
中文姓名拼音:LI,TAIPING
性别:男
出生日期:一九六四年
工作单位: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公安局
职务:曾长期担任连云港市赣榆区公安局副局长兼六一零办公室主任,二零一五年卸任六一零主任,二零一八年八月退二线,任主任科员。
手机:13585295599、5251236966
家里座机:0518-86991366
家庭住址:连云港市赣榆区青口镇锦绣江南小区
妻子:杨松
出生日期:一九六四年三月
工作单位:江苏银行赣榆支行
手机号码:18061309787
儿子:李斌
曾在法国留学,二零一五年毕业,现在北京中国船舶燃料有限公司工作。
姓名:贺从彬
中文姓名拼音:HE,CONGBIN
性别:男
出生日期:一九六二年
职位:原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二零一五年五月退二线。
手机:13851253018、15251236555
家庭住址:连云港市赣榆区青口镇河南社区
妻子:刘丽霞
工作单位: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第二人民医院(原青口镇卫生院)供应室
女儿:贺宁
工作单位: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法院财务室
儿子:情况不详
二、李太平、贺从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
1、二零零五年群体绑架迫害:二十多人遭非法抓捕,其中五人被非法判刑;四人被非法劳教;一人被网上通缉,流离失所六年;其余人遭非法关押。
赣榆区法轮功学员为了让世人明白真相,利用晚上的时间,向世人散发真相资料救度世人。二零零五年三~四月份,李太平亲自坐镇指挥、贺从彬亲自带领国保大队的恶警李兆学、姚琳、孙成华、张明、王新等人及乡镇派出所的警察,绑架了桑节团、万鹏程、杨芳、刘丽、姜秀娟、汪家菊、侍淑茹、钟惜彩、陆德岭、张克暖等近二十人,并非法抄家,把法轮功学员关押在赣榆县看守所。
◎ 汪家菊、侍淑茹、钟惜彩三位女性法轮功学员,因身体不好,通过炼功身体达到无病一身轻,平时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受亲朋好友及周围邻居的称赞,只是因为向世人讲真相,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劳教两年。后钟惜彩因腰椎间盘突出被劳教所拒收,回家。
◎ 陆德岭,男,赣榆区原门河镇(现并入城头镇)人。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六日,连云港市赣榆区公安局班庄乡派出所驻夹山联防队队员于洪武怀疑陆德岭制作真相资料,对其进行非法盘查。陆德岭不予配合,严词质问,于洪武恼羞成怒,当街当众殴打陆德岭,随后把他绑架至班庄乡派出所关押。关押当晚,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的邪恶之徒如土匪般翻墙进院、撬锁入室,对陆德岭家进行非法抄家。对被抢走的陆家财产(包括现金),未出具任何合法手续。之后陆德岭被非法劳教三年。
◎ 桑节团、万鹏程、杨芳、刘丽、姜秀娟被非法判重刑。李太平、贺从彬他们为了向上级邀功请赏,把这些法轮功学员定为“团伙作案”的大案要案,不惜一切手段,采取连续熬夜、殴打等刑讯逼供、诱供、编造假证人、假材料来构陷他们。他们还勾结连云港市六一零 及赣榆县检察院公诉科刘颢和法院院长给法轮功学员桑节团、万鹏程、杨芳、刘丽、姜秀娟定罪、重判。恶警把这些“所谓证据材料”转到法院后,法院审判长陈庆太等迟迟无法开庭审判,他们害怕法轮功学员上诉。在当年九月十八日,对桑节团、万鹏程、杨芳、刘丽、姜秀娟五人匆匆开庭,贺从彬到庭监听,后来卑鄙的赣榆县法庭竟在“十一”放假期间前夕,于九月三十日傍晚下达判决书,也不给律师判决书,只通知本人,致使万鹏程、桑节团没能及时联系家人,错过了上诉期限,可见其用心何其恶毒。
在杨芳、刘丽、姜秀娟上诉期间,赣榆县法院迟迟不把上诉的案卷转到连云港市中级法院,赣榆区法院的副院长王宝鸣还跟连云港市中级法院副院长范群(现任江苏省南京市检察院检察长)作电话汇报,说这案子证据太软,不硬,若以后上诉,不给他们改判。本来在一审判决生效后,应该十天左右时间,把案卷转到连云港市中级法院,可是赣榆县法院故意拖了四十多天才转过去。市中院的伪院长范群说快到年底了,没有时间审理了,开审判委员讨论一下就是了吧。后来,邪恶的伪院长范群心怀鬼胎,怕在审判委员会上通不过,最后连审判委员会也没召开,只是由伪副院长范群和院长张年庚两人私自决定维持原判了之。上午决定了,下午就把判决书送给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手中,不给法轮功学员任何时间。
结果,桑节团被非法重判九年半、万鹏程被非法重判七年半、杨芳被非法判四年、刘丽被非法判三年半、姜秀娟被非法判三年。在赣榆看守所历经近九个月的非法关押后,又分别被送往江苏省洪泽湖监狱和南通女子监狱进行残酷的迫害。当时,桑节团家的孩子才上幼儿园,万鹏程和杨芳家的孩子上小学,刘丽和姜秀娟的孩子刚上初中。这五位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给孩子及家人带来严重的心灵伤害,也给本人和家庭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万鹏程、桑节团、杨芳本来都在事业单位工作,出狱后在没有给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被除名。
◎ 黄姓法轮功学员被网上通缉,被迫流离失所六年多。
2、遭受李太平和贺从彬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 周玲,赣榆区赣马镇徐南庄小学教师,女,当年四十多岁。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六日,在赣榆区厉庄散发真相光盘和资料时被绑架,当时被非法关押在厉庄镇派出所,后移交给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被关押到赣榆区看守所。恶警八天八夜不让她睡觉,逼迫她交出资料来源。后周玲被非法判刑五年,送南通女监迫害。本来好好的家庭被拆散——夫妻被迫离婚。
◎ 宋世荣,女。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在“赣榆区农工商超市”讲真相时,将真相资料放进将出售的服装口袋,想让顾客买后可得真相。被保安发现后,她被绑架到赣榆区青口镇派出所并被非法抄家。期间恶警五天五夜强行不让她睡觉,逼迫其说出资料点。后被非法判刑八年,送到南通女监迫害。
◎ 钟惜彩,女。五月七日上午十一点左右,在她儿子住的楼下突然被野蛮绑架,当时钟惜彩打算去买东西,可她刚下楼就遭遇跟踪她的赣榆区“六一零”及青口镇派出所女恶警江某等不法人员。他们强行把钟惜彩塞进车里,直接劫持到兴化洗脑班,用各种邪恶手段进行迫害多日。她被绑架时,家里人一点都不知道,直到下午,她儿子接到江某的电话才知道钟惜彩被绑架了。但因不知洗脑班详细地址,更不知她的任何消息,家人无法见到她本人,无法送任何衣物和洗漱用品。此次绑架没有任何理由,只因上海举办世博会,人就消失了。这场绑架,李太平和贺从彬是直接责任人。
◎ 杨芳,原赣榆区青口镇黄海路小学教师。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一直坚持修炼。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三日下午,杨芳在学校给学生上课时,突然被赣榆区当时的国保大队大队长贺从彬带领恶警李兆学、姚玲等绑架,并遭非法抄家。后来被李太平勾结连云港市六一零和赣榆区检察院及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在经过长达八个多月的非法关押迫害后,又被劫持到江苏南通女子监狱继续遭受非人的迫害。杨芳的父母因其受非法迫害,承受不了打击,在两年内相继离世。
冤狱结束后,杨芳仍坚定修炼,继续讲真相救度众生,同时慈悲对待迫害她的警察。二零一零年春,实名给李太平、刘春松(六一零副头目)、贺从彬写了一封劝善信,希望他们不要做邪党的替罪羊,守住良知,不要再参与迫害,善待法轮功学员,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可李太平不但不听,还想以此为由构陷杨芳。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晚,杨芳因张贴法轮功真相标语,被赣榆区巡防大队恶警跟踪绑架。李太平得到消息后急于邀功,于六月二十二日一早,就上报到连云港市六一零处(连国保的警察都瞧不起他这种行为)。上午,赣榆区公安国保大队长贺从彬带领赣榆区“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刘春松、公安国保大队副队长仲伟华、警察温世杭等到她家进行非法抄家,仲伟华疯狂搜查,抄走师父法像、打印机、法轮大法书籍、现金及银行存折等。六月二十三日,杨芳被赣榆县公安局非法刑事拘留,非法关押在赣榆区看守所;七月六日,被赣榆区公安局非法逮捕。
李太平把这封劝善信作为证据来构陷,因为“证据不足”,赣榆区“六一零”与赣榆区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对杨芳进行了两次非法开庭。在法庭上,公诉人谢共祥底气不足的读了起诉书,审判长却不允许律师为其辩护,杨芳在自辩时,讲了自己的行为及拥有的大法书籍等都是合法的,又讲了公安部规定的十四种邪教里没有法轮功后,质问审判长董淑进:给一个人定罪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请问那条法律规定法轮功是×教,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又破坏了那条法律实施?董淑进理屈词穷,气急败坏,当场喊出了“你不要和我讲法律,这是中央定的,共产党说你错你就错……”最后,开庭不了了之。杨芳后来被非法重判五年,又劫持到江苏省南通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五日,杨芳女士刚从冤狱回家不久,因为向北京的最高检投递了对迫害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又被赣榆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恶警赵统波带领青口镇派出所人员绑架并又一次遭非法抄家。当晚被劫持到连云港市拘留所非法行政拘留十天。
◎ 万海玲、李大霞,二零零零年期间被赣榆区“六一零”非法关押在洗脑班迫害,并被恶警勒索钱财。二零零零年皇历十二月,李大霞、万海玲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再次被绑架到赣榆粮校洗脑班,接下来就是不停的非法审讯,逼迫写认识,逼迫上电视录像等,而李大霞、万海玲和其他六人因拒绝配合邪恶而被劫持到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期间“六一零”不法人员动用武警,对李大霞、万海玲等八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残忍的文革式野蛮游斗,历时四个多小时;之后李大霞、万海玲等八名学员又被非法劳教迫害二年。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关押在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两人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赣榆区“六一零”伙同恶警绑架至连云港市看守所,并遭遇非法抄家,后二人被秘密非法判刑三年,并被投入南通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逼迫他们放弃修炼。
◎ 二零一四年一月六日上午,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洙边镇法轮功学员刘丽(音)、王喜(希)霞在赣榆区散发大法真相资料时,遭赣榆区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一月十七日,两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连云港市看守所。他们的家人费尽周折打听到李太平的家庭住址,带了礼品去他家,恳求他放了二人,不要再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了。李太平不但不听,还打电话让警察来抓人。
二零一四年七月五日下午三点左右,赣榆区法院对刘丽、王希霞非法开庭。正义律师有理有据的为两位法轮功学员做了无罪辩护。两位律师出庭,分别从小册子宣传的内容的真实性、并且教人向善为两位女士辩护。律师认为两位法轮功学员散发资料的行为,并没有给社会造成危害性;声明现行的法律及司法解释都没有把法轮功定为邪教;从法律角度判别不了对信仰问题是有罪还是无罪。使得公诉方哑口无言。两位法轮功学员也向法庭诉说自己没有罪,要求法官能无罪释放。
可是赣榆区法院并没有当庭宣判,前后经过了两次非法开庭。二零一四十二月,刘丽、王希霞被赣榆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家属并未接到判决书,去看守所会见,看守所推辞说送走时再让见。后被劫持到南通女监继续迫害。
◎ 谢春阳,男,三十多岁,是赣榆区厉庄高中教师。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七日,在学校被恶警绑架。这次绑架是连云港市统一部署,李太平指挥,由赣榆区厉庄派出所实施的。谢春阳被关押在看守所里,被迫害的出现病态。赣榆“六一零”和国保以抄出的电脑、打印机及大法资料作为所谓的证据,对谢春阳进行非法批捕、庭审。
期间,法院给谢春阳指定的律师骗他不修炼的家人说,多交点钱找人活动一下就可以回家了,家人花了钱,结果开庭将近半年也没有结果,家人找到律师一问,才知道连云港市“六一零”不同意放人或判缓回家。结果在六月份下达判刑三年的判决书。谢春阳被非法判刑三年后,已于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日被送到江苏省洪泽湖监狱迫害。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六日坐满三年冤狱回家。
◎ 于斌,男,赣榆区班庄镇人,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因为拒绝邪恶的转化,被从洗脑班转到看守所非法拘禁。期间被邪恶之徒强行绑架游街,后来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
二零零五年三月末,于斌和妻子寇苏红再次被绑架关押。后寇苏红被放回家,于斌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江苏省洪泽湖监狱遭受迫害,因不“转化”,二零零六年,被当时三监区入监队队长韩步顺指使恶人折磨,并被架着在操场上拖着跑,致使于斌皮开肉绽,鲜血淋漓,许多天不能动。于斌为此上告恶警韩步顺,未果。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七日,于斌在家里,被强行破门而入的恶警再次绑架并疯狂抄家,赣榆“六一零”和国保以抄出的电脑、打印机及大法资料作为所谓的证据,对于斌进行非法拘禁在赣榆看守所。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上午,在赣榆区法庭非法庭审于斌。在庭审期间,公诉人谢共祥对于斌的公诉根本不能拿出相关法律中的任何条款和法规。于斌进行了自我辩护道。
谢共祥诬蔑于斌“破坏法律实施罪”,于斌和当庭律师让其拿出证据,于斌怎么破坏法律实施的?谢共祥无言以对。律师当庭辩护道:所谓破坏法律设施,必须得有一定的社会地位能行使和操控相关法律实施的人员,才能有这样的犯罪机会,而于斌一个因坚持信仰而失去工作的普通公民,他没有这样的条件和机会。因此这个罪名不成立。
七月十四日,法院因证据不足,把于斌案件退回检察院,并通知了律师,当于斌的家属去检察院找谢共祥要人时,谢先是以要出庭为由不理睬,后被家属拦住,才说案子没退回检察院;家属又打电话问法院的孙建忠,他只回了句“没退”就挂断电话。后来得知,检察院于八月十日又一次将案卷移交法院,到十一月份法院竟下达判五年的判决书,于斌不服判决进行上诉,结果连云港市“六一零”操纵市中院维持原判,并于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四日把于斌劫持到江苏省洪泽湖监狱,因于斌不配合邪恶、不转化,遭受了残酷的迫害,至今仍在监狱遭受迫害。
◎ 宋加(佳)恩,男。二零零八年五月(皇历)因向世人讲真相遭恶人告发,被赣榆公安局国保人员绑架。被关押在赣榆区看守所。二零零九年一月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关押在江苏省洪泽湖监狱。在狱中因不配合邪恶,宋佳恩曾被体罚,打得满脸青肿,眼都睁不开,住院治疗了半个月。
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法院欲对赣榆区于斌非法庭审时,宋佳恩去参加旁听,因于斌律师没接到通知未到,取消庭审。他借机向法院及公安人员讲真相,希望他们释放于斌,给自己选择好的未来,却被构陷扰乱法庭秩序,被国保大队的恶警温世杭带人绑架拘留到赣榆看守所。他老伴身体不好,导致他家承包的鱼塘无人管理,九十岁的老父亲去公安局要人,却没人理会。后来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宋佳恩被秘密庭审,冤判三年,又一次被送进江苏省洪泽湖监狱继续迫害。悲愤之中老父和老伴相继离世。李太平之流又制造了一起家破人亡的悲剧。
◎ 王笃善是赣榆区法轮功学员王霜穆的儿子,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在北京打工时突然被赣榆恶警于某绑架到赣榆区拘留所。
王霜穆夫妇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大法的标准去做人,他们的孩子王笃善从小受其父母的影响,虽然没有修炼,自然也感受到真、善、忍的美好。但是不明白这么好的大法几乎全世界的政府和民众都欢迎和支持,为什么我们国家的政府容不得按照真、善、忍修炼的大法民众。于是就在QQ里和人聊天的时候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在别人的QQ空间转载了一些图片来给自己看,只因其中有一幅是三朵莲花上有“真、善、忍”三个字,还有一幅是二零一三年神韵晚会图片日志,没有想到就被国安盯上了。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一日,被赣榆国保大队的人从北京绑架到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看守所。
七月二十五日,家人突然接到其乡镇派出所通知,王笃善被警方非法批捕。这个孩子并没有炼法轮功,仅因为他的父亲炼法轮功,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被非法劳教过,警察以此为理由,说他以网络传播法轮功,并以莫须有的罪名对他批捕。十一月五日,在赣榆法院开庭后被非法判刑两年,又被送往江苏省洪泽湖监狱迫害,虽然已经出狱,但迫害给他的心理造成了极大的阴影。外出打工后,和家里失去联系。
◎ 刘乃志,男,赣榆区沙河镇人。二零零四年七月三十日上午,赣榆区“六一零”及沙河镇派出所蒋姓副所长带领近十人开着两辆警车,以家访为由,窜入法轮功学员刘乃志、陈永菊夫妻家里,蒋当场野蛮的殴打刘乃志。刘乃志说:“警察不许打人!”蒋竟然邪恶地说:“我扒了这身衣服也要打你!”之后,没有出示“搜查证”,强行抄家,大法资料被抄走,随后上来两个恶保安,反扭双臂,将刘乃志绑架到赣榆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 高传斌和仲为玲夫妇多次遭非法骚扰、绑架、关押到看守所。
◎ 谭健、张克暖、裴亮暖等人在二零零五年被绑架、抄家、关押在赣榆区看守所一个月。
◎ 二零一五年六月,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法轮功学员孙丽琴在上海打工期间,因在网上讲法轮功真相,被连云港市赣榆区公安局国保警察绑架。在非法关押近一年的时间后,被非法判刑三年。
◎ 法轮功学员霍西亮因控告江泽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五日被赣榆区公安局和柘汪镇马站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从他家里抢走大法书籍和大法资料,赣榆区公安局及六一零以此为由对霍西亮非法逮捕。二零一六年六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判决书上也是只字不提诉江之事。
◎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二日(腊月二十五),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法轮功学员闫广娥去集市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被公安绑架。
◎ 二零一五年,连云港市法轮功学员仲伟玲夫妇俩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被赣榆区公、检、法人员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
◎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法轮功学员王霜穆、于为环因诉江,在中秋节后被绑架,遭非法关押。
'李太平'
李太平
 
 
 
 


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27/连云港赣榆区610李太平及国保贺从彬被举报-408247.html 

 
信息来源: 明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