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节气中的修行故事:“寒露”里的呼唤,回荡在空中(圖文)

  • 发布时间: 2018-11-06 08:24:48
 
daisy-144677_1280.jpg
法轮大法好!(图:pixabay
 
(一)
“寒露”来了!鸿雁结队迁往温暖的南方;雀鸟也躲藏的难见踪影;唯有秋菊不畏霜冻,漫山遍野凌寒绽放,芬芳满枝,以盎然的生机傲对秋天的肃杀、凄凉。
寒露时节的北京,蓝天白云、黄菊红枫。景山公园、八大处、香山是登高赏秋的好去处,天安门广场更是游客如织。 2000年的十一期间,暂居在北京弟弟家的我和未婚妻华,却无心观赏美景。连续两天,我弟弟和邻居都不断地告诫我们,不要去天安门广场,大批警察在那殴打、抓捕炼法轮功的。
“法轮功被政府打压、噤声一年多了,现在各地学员来到举世瞩目的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喊冤、为师父喊冤。我们正好在北京,去天安门吗?”我问华,她看着法轮大法明慧网,不语。
明慧网上一张张法轮功弟子被血腥殴打的图片,一个个法轮功弟子被抓后、遭酷刑折磨致死的案例,令人不寒而栗。没有惊天的冤屈,没有正信的勇气,没有对师父的真心感恩,在强权暴政下谁愿意、谁敢去天安门广场申冤呢?
窗外秋风肆虐,枯叶纷飞,黄尘蔽日。我和华的心在挣扎着:苟且偷生、漠视师父与法轮功被抹黑呢?还是去天安门广场发出正义的呼声?我们炼功后身体健康,明白了人生真谛,日子过得充实幸福。我们不应该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吗?
(二)
第二天下午,华穿着浅红色的夹克,包里揣着卫生巾,忍着经痛,决意和我去天安门。我给弟弟留了一封信,说了我们去天安门的原因,请他不要挂念。走出小区,街对面就是车站。那天车站冷冷清清的,只有一两个人。我和华四目相对,我们准备年底结婚,这一去不知道是否还能再见面。
“吱”一声,一辆公交车停在站牌下。 “车来的这么快!”华拉着我的手上车了,我们坐在车上一语未发,神情凝重。 “吱”一声,车到天安门站了。下了车,再过几条街就是天安门广场了。
“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走着走着,突然耳边传来此起彼伏的呼喊声,响彻云霄。我们寻声望去,几辆大巴迎面开来,车里面塞满了人,还有武警。马路边的人惊讶地观看、议论著:今天又抓了一批“法轮功”,他们到底犯了什么错?
我们来到天安门广场,游客正在散去,有一队武警在广场上巡逻,周边有不少身着便装的人,两眼警惕地看着过往的行人。我看见广场上有一只鞋,还有一个摔碎的眼镜……“一二一,一二一”那队巡逻的武警正向我们走来,一阵恐惧袭上心头,我们赶紧撤离了天安门广场。
(三)
回到家,给弟弟留下的信静静地躺在桌子上。我收起了信,一切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可我们的心却在鬼门关走了一趟。华开始做晚饭了,我环顾房间,非常留恋这平常、安宁的生活。
然而同修们在车里高呼“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的那一幕,始终浮现在我的眼前,挥之不去。我陷入深深的自责中:关键时刻我退却了,没有像同修那样勇敢的站出来,为法轮功、为师父喊冤!
晚饭后,我和华在小区公园默默漫步。光秃秃的树枝伸向夜空,露水凝霜,宁静中蕴藏着坚韧与不屈,“万木凋零意尤存”。虽然法轮功遭受倾国之力的疯狂打压,一时“销声匿迹”,但是“真、善、忍”的种子已在大法弟子心中生根发芽,随着修炼的成熟,越来越多的大法弟子会义无反顾的站出来表达自己的心声。
二零零零年,从秋分到寒露、到大寒,一波又一波的大法弟子放下温馨的家庭,克服心中的恐惧,冲破重重阻力,来到天安门广场,向可贵的中国人发出来自心灵深处的真诚呼唤!正如著名女低音杨建生所唱的一首歌《天安门广场,请你告诉我》:
天安门广场,你可否告诉我:
多少弟子,为大法来过?
天上的白云,你看得最清,
面对着邪恶,他们是慈悲祥和。
善良的人们在为他们落泪,
正义的声音在为他们诉说:
啊!
为了讲明真象,为了你,为了你,他们承受折磨;
天安门广场,你可否告诉我:
多少横幅,被高高举过?
微微的轻风,你听得最清,
法轮大法好!依然在空中回荡着。
善良的人们在为他们落泪,
正义的声音在为他们诉说:
啊!
为了可贵的中国人,为了你,为了你,他们再没回来过。
啊!

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他们的声音在空中回荡着! 

 

 

文章链结www.zhengjian.org/node/247662

 

 
信息来源: 正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