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北京在校大学生亲历四二五 谈人生意义(圖文)

  • 发布时间: 2019-04-26 09:04:52
 
ca8f1c58a369367b_meitu_2-600x400.jpg
图为2019年4月20日,北京法轮功学员潘军,在纽约法拉盛纪念“四‧二五”和平上访20周年集会现场。(受访者提供)
【大纪元2019年04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20年前的北京四二五和平大上访,被誉为“一座道德的丰碑”。20年来,法轮功学员坚守“真、善、忍”,不畏邪恶,持之以恒向世人讲述真相。北京法轮功学员潘军就是他们其中的一员。
1999年,潘军还是一名在校大学生。上大学期间,96年的时候, 他的大学同学借给他看转法轮,从此他开始修炼。据介绍,当时在学校有炼功点,不少教师、职工、学生都在修炼法轮功。
“那时候,(我)每天都参加学法小组,天天在一起学法交流。所以天津(抓人)的事情一出,我们就知道了。天津抓人是4月23号,我们当时觉得就是要向中央反映情况,要求释放被抓学员,因为我们都是大法弟子,修炼真善忍没有错。我们想为修炼(大法)正名。”潘军说。
潘军是一名政治专业的学生。他认为,当事情出现矛盾,应该去沟通,向上级去反映意见符合法律程序。信访部门就是接待群众来信来访的,这是一个合法的途径。
他说,“因为天津是直辖市,按照信访程序来走,它的上一级就是国务院信访办,就在府右街那个位置。大家都是想反映情况,属于一个自愿的和平上访。”
4月25日早上,潘军和五六个同学从昌平校区赶过去,到府右街时七八点钟,看到已经很多同修在往那里聚集,停留的人越来越多,就有警察来引导到便道上,大家站在马路边的马路牙子上面。
在府右街,潘军还见到了自己的父母。潘军的母亲是一名会计师,当时还没有退休,父亲在做生意。他们是从朝阳区赶过去的。因为去得早,所以他们也站在最前排。
“我们往国务院西门集中,大家顺着排,最后站满了府右街。我当时是在国务院西门的靠北一点,马路对面。”潘军说,“四二五上访以北京同修为主,学员还有带《转法轮》的,在那儿看书。大家排好队等着中央领导出来接见。”
他说,“后来知道有大法研究会的学员代表和信访办的领导沟通。因为我们站在那儿,消息会这么传。朱镕基总理从西门走出来,点过学员,让派几个代表去谈。还看到有车队经过,有一辆神秘小轿车,绕了一圈看了一下。同时,那天还有公安的摄像车。”
当晚9点多,学员传过消息来说天津放人了,大家可以散了,潘军的父母就一起回家了,潘军返校,4.25是周日,周一要上课。“当时怎么也想不到,最后它会定性迫害,它会镇压。”潘军说。
“回到学校后,领导找我们谈话,说你们不要被人利用,不要一时冲动,你们还是学生,你们还年轻,还有大好的未来。当时我们也理解领导,但是我们扪心自问,这个功法也不计名也没有花名册,也不收费,免费教功,没有任何利益关系。”他说。
“从学法开始就是教你做好人、内修,不打人、不骂人,也没有任何政治企图或要做成什么事情,任何事情都没有,就是干干净净的。我们只是想堂堂正正做一个好人,仅此而已,所以不存在他们说的被利用。”
潘军说,当时有一万人,其实也是让领导人能够重视,这么多人在炼的气功,他们讲真善忍、做好人,很多人是为了袪病健身、强身健体的,也确实省了好多医药费,就这样好的功法,为什么各地会有骚扰?
潘军认为,天津抓人不是偶然事件。“从98年5、6月份开始,就有媒体、电视台歪曲报导,北京电视台,还有《法制日报》,就有这些声音出来,同时各地警察对学员的炼功环境造成不同程度的干扰。直到抓人这一步,如果你不站出来的话,别的地方不是一样可以抓人吗?当时一个是保护学员,一个是为自己正名,我们只是修炼而已。”
“这个事情的初衷就是为了让中央领导、让政府了解法轮功,同时能允许在中国有这么一个修炼的环境,让《转法轮》有合法的出版途径。因为《转法轮》96年是畅销书,后来盗版猖獗。”他说,“这都是大家当时在99年四二五环境下,集中起来的想和领导沟通的。当时对共产党的本质也认识不清。”
做好人被劳教
面临毕业季,潘军4月份已经到单位试用,6月底毕业后,1999年7月份正式参加工作。
7.20上访时,潘军和父母再次走向府右街,他们被武警强行拉上大巴车,送到丰台体育馆,关了一天。学员在车上、在体育馆背《论语》。
7.20以后,单位就开始给潘军做思想工作,对其重点监管。在2000年、2001年迫害最严重的时候,潘军在做一个突破封锁的技术类网站,每天从明慧网上下载资料。
2002年11月8日,潘军到单位上班,被领导叫去谈工作,不到5分钟国保闯了进来。潘军被戴上手铐,蒙上眼睛,直接带上汽车,后来他才知道自己被带到了大兴区的“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在这里有武警全天候站岗, 限制坐卧。国保一周来做一次笔录,除了提审潘军没有离开过这个“牢房”。

 

图为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受访者提供)

 

“他们给我定的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罪,因为我当时跟明慧的学员有联系,他们认为你和国外敌对势力有联系。”潘军说。当时潘军的父母也被抄家,父母问潘军的单位要人,单位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人在那里感觉时间很漫长,一天很漫长。在那个时间里,我几乎把自己所有能记起来的生活中发生的事情、经历像过电影一样过了一遍,一直在想人活着为了什么?到底应该怎样活着?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这些终极问题的思考。”他说,“你的人生为什么是这样的人生?包括你为什么被抓啦?是不是你真的有问题,后来思考的结果还是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师父讲得没有错。”
6个月后,国保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又把他劫持到一个楼房的居室里。半年来潘军一直没有跟父母联系过,十多天后,他找机会逃了出来,后来逃到河南亲戚家。但不久,因为手机定位再次被抓回北京。
在北京看守所羁押30天后,潘军被送到劳教人员调遣处,非法劳教二年。
2004年11月,潘军走出劳教所。才知道单位在他被国保带走后,专门召开了职工大会,已经把他开除了团籍。而此前在单位交往的女朋友也在压力下与他分手了。
有一次,潘军跟一位同事讲真相,同事听完后,反复对潘军说了一句话,“你是一个好人”。
纪念“四‧二五”
2019年4月20日,上千名法轮功学员在纽约法拉盛举行盛大游行,纪念“四‧二五”和平上访20周年。
20年后的四二五,潘军和父母也出现在游行集会现场,感到无比得荣耀。

 

图为2019年4月20日,潘军的父母潘先生和余女士在纽约法拉盛纪念“四‧二五”和平上访20周年集会现场。(受访者提供)

 

“我很荣幸能够参加4.25,能够走出来。(当年)不是所有学员都去了,有的不知道(没来学法点)啊,有的处于观望态度啊……我同宿舍的同学,后来分到公检法工作,当了公安局副局长,这也是个人生命的选择吧。”
潘军说,“这场迫害已经持续了将近20年,但我觉得,无论迫害什么时候结束,我们都没有顾虑,也没有畏惧,就是继续揭露邪恶,更多地救度不明真相的众生。”
他说,“20年很快就过来了,换名话说,你就是不修炼,一个常人随着时间流逝20年青春也就这么流走了。时间对每个生命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是你在这个时间中做了些什么?20年你在坚持修炼,这不是一个有意义的事情吗?”
 

www.epochtimes.com/gb/19/4/25/n11213480.htm 

 
信息来源: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