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已发生失控性变异 如何救急?(圖文)

  • 发布时间: 2021-01-03 18:20:09
  • 作者:闻思睿 
 

2020-4-21-virusdestroyingccp.jpg
明慧网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三日】在大陆网络上,一个热贴在流传:“明天和意外,你永远不知道,究竟哪一个先来。但2020年底,最让人唏嘘的新闻,却是那么多人匆匆告别了人世。”

日本媒体报道,一位50多岁的日本议员,“因新冠去世:生前发烧数日没来得及检测”,2020年12月24日,这位议员出现感冒、发烧等症状,3日后,被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12月29日,一位美国年轻的议员,因新冠去世,41岁的他还没有来得及宣誓入职。
在12月26日,2016年出生、年仅四岁的美国纽约州幼童夏维尔(Xavier M.Harris),死于瘟疫。
一切来得太突然。人们本来已经习惯了某一种节奏,较高的感染率、极低的死亡率,亡故的大多是老年人。
然而,世界卫生组织官员称,2020年我们经历过的COVID-19可能不是最大的瘟疫,未来人类面临的公共健康危机也许更可怕。
在人们对未来充满担忧的时候,《纽约邮报》12月28日援引十六世纪法国大预言家的《诸世纪》(Les Prophéties)表示,2021年人类或面临更大的危机,诺查丹玛斯也预言了2020年的大瘟疫流行,但是他写道,接下来的2021年会更加具有毁灭性,也许世界上出现饥荒,导致大量人口死亡。
无独有偶,明慧网2011年9月发表的李洪志大师讲法中提到“人见人亲”这个词。李洪志大师说,“也许方圆几十里看不到一个人,才会人见人亲。我告诉大家,许多预言,不管是各个宗教,大家知道佛教、基督教,不管是什么,都在讲现在世间是什么样。有人觉的:那还很遥远吧。也许,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好了,但是大法弟子在兑现着自己的承诺,就是要把人叫醒。”[1]
许多变化,在12月21日之后开始显现,这一天好象是一个分界线。
12月21日发生了什么?这一天,英国卫生大臣称病毒变异“失控”。仅数日间,变异的新冠病毒就传播到了南非、丹麦、日本、韩国、印度,美国也出现了,连防控最好的台湾已出现了变异病毒。
情况将会怎样?事情还在变化中,让我们回顾一下历史上瘟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情景。
西班牙大流感的“第二波”
1918年春天,西班牙流感出现,一开始与一般的流感没有太大的不同,正如人们描述现在的新冠疫情,并没有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但1918年秋季开始,情况完全不同了。
在美国国家档案馆的在线展示版本中,展现了1918年的真实记录。1918年9月,西班牙流感掀起另一波高潮,病毒发生变异,迅速卷走更多的生命。四名妇女聚在一起打桥牌,说笑着到深夜才恋恋不舍地分开,还约定要早起接着玩。可第二天,游戏没能如期進行,因为有三人在睡眠中被流感永远带走了。白天出殡声不绝于耳,夜晚救护车呼啸而过,末日景象在人们面前展开。
《死亡骑士: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及其对世界的改变》的作者斯宾尼这样描述当时的场景,1918年10月,奥地利现代派画家席勒(Egon Schiele)因流感而病逝,年仅28岁。就在三天前,他怀有六个月身孕的妻子爱迪斯也因这场流感过世。在生命的最后几天,尽管悲伤不已,这位画家仍挣扎着创作了一幅作品,描绘了一个三口人的家庭,就是即将被流感卷走的席勒自己一家。
在这场大流感中,20到40岁的青壮年人口死亡率最高。大批挣钱养家的青壮年人口被大流感夺走了生命,留下无数的老人和孤儿无依无靠。
与新冠病毒一样,那次疫情也影响了许多名人:美国前总统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与英国前首相劳和·乔治(Lloyd George)当年都患病,巴西前总统罗德里格斯·阿尔维斯(Rodrigues Alves)还因此丧命。
西班牙流感从1918年3月爆发,看起来还只是一个预告,因为到了秋天,一切都变了。变异的病毒以剧毒毒株的形式出现,患者往往在几小时或几天内死亡。随后的四个月之内,西班牙流感蔓延到世界各地,包括最偏远的社区。第二年春天疫情平息时,估计已有5000万至1亿人死亡,占世界人口的5%。
新冠瘟疫于2019年12月至2020年1月初爆发,至今未停,2020年11月3日开始每日新增病例和死亡人数大幅度增加,但人们好像已经逐渐“见怪不怪”。其实,虽然变异病毒的威胁尚在初期,然而与2020年上半年比较温和的疫情相比,这一次的变异毒株已经让健康的年轻人,甚至四岁的幼童接连倒下,来自世卫组织统计的疫情感染人数,仍在以陡峭的向上斜线爬升,丝毫没有趋平或向下的迹象。新冠瘟疫与西班牙流感的第二波袭击颇为相似。
上图:全球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数曲线(左)以及死于中共病毒的人数曲线(右)(数据来源:WHO官网)。
上图:全球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数曲线(左)以及死于中共病毒的人数曲线(右)(数据来源:WHO官网)。
换个角度感受一下病毒的蔓延速度:全球感染人数到达第一个1000万用了5个多月的时间,而第6个与第7个1000万之间仅仅用了大约半个月的时间。
历史上的奇迹
瘟疫虽然凶猛,然而历史上却不乏在危难中,凭借着正念与真诚,神奇地远离了疫灾的奇迹。
在十七世纪,黑死病横扫欧洲,数千万人在瘟疫中失去生命。瘟疫也入侵德国的村庄欧伯阿梅高,导致每两家至少一人死亡。万分恐惧的村民向上帝祈祷并发誓,如果上帝能使他们免于灭顶之灾,他们就每十年上演一次《耶稣受难剧》,以感恩上帝的庇护,直至世界末日。
从他们发誓那一刻起,黑死病就再也没夺走村里的任何性命。为履行誓言,次年欧伯阿梅高村民首度上演了《耶稣受难剧》。从此,他们保持这一传统至今,将近400年。
祈祷的力量在世界各个国家都曾有过记载。
张天师,名张道陵,东汉天师道(正一道)创始人,他所处的东汉末年,正是瘟疫横行的时候,张道陵就帮他们治瘟疫,方法很有效。
张道陵让有病染疫的人,把自己一生所犯的错误一条条的都回忆清楚,记下来,亲笔写好扔到水中,同时向神明发誓,不再做那些错事和不好的事,如果再犯错就让自己的生命终结。人们纷纷按照此法去做,果然瘟疫不见了,百姓们一传十,十传百,很快,病都好了,瘟疫不见了。
张道陵和他的后代及弟子,一共治好了几十万人的疫病。
“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相知”,“举头三尺有神灵”。当人真心忏悔的时候,神灵是能够看得见的,就会把人身上的邪气和背后的厉鬼赶走,在人类可探测的这个空间表现,就是瘟疫突然不见了,病好了。
无论德国欧伯阿梅高对于神的祈祷,还是中国张道陵教人们写下忏悔的誓言,在祛除瘟疫的同时,人们更加敬重神明,重德向善,让灾难化为净化社会的机缘,这或许就是信仰的力量。
如何救急?
人类进入二十一世纪,在科学领域已有许多前所未有的突破。2017年,清华大学副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施一公教授在“未来论坛”年会演讲时说,科学发展到今天,人们看世界完全像盲人摸象一样。人们认为它是客观的世界,但其实已知的物质质量在宇宙中只占4%,其余96%的物质的存在形式人们根本不知道。
美国航天计划的开拓者罗伯特·贾斯特罗(Robert Jastrow)曾有一句名言:“当科学家登上一座高山后,却发现神学家早就坐在那里了!”
对于人体科学的研究,敢于突破固有观念的人们已在敲击人类认知宇宙的另一扇门。这或许正是人类面临危难之时的福音?
早在2005年,美国贝勒医学院的科学家们就在替代医学领域权威杂志上发表了论文,通过对一群法轮功修炼者的血液白细胞进行实验,证实了:与正常健康人相比,法轮功修炼者的嗜中性白细胞之吞噬和杀伤细菌的功能明显增强,显著增加了与抗御病毒有关的调节基因(例如干扰素-γ),能对各种外来病毒、细菌具有更强的抵抗力(免疫力)。
有医学专家发现:“当人们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时,会与宇宙高能量场发生共振,就能增强免疫力,保护自身免受病毒感染。”
事实上,在2020年的武汉肺炎疫情中,在中国大陆已经有若干身染瘟疫的人,因诚心颂念九字真言,而摆脱瘟疫。
2021新年伊始,变异失控的新冠瘟疫已在疾速扩散。如何救急?如果有缘看到这一则消息,或许就是您生生世世积德的结果。从现在开始,静心打坐,真诚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在人类的劫难中,给您和家人带来生命的奇迹。
 
 
 

文章链结

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3/新冠病毒已发生失控性变异-如何救急--418032.html 

 
信息来源: 明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