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希医案(四):病与业(下)

  • 发布时间: 2017-06-07 15:17:23
  • 作者:玉琳 栏目:医山夜话
 

化疗

尽管没有一个医生对化疗有十分的信心和把握,却也没有一个反对她去做化疗的。医生都知道这个疗程会使患者感到生不如死,但没有一个能拿出比这个办法更好一些的主意。

化疗就是将化疗药物注射到人体内,药物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也会杀死健康的细胞。化疗后,南希体内的红血球、白血球被杀到最低限度,等她好不容易恢复几天,这些血球数刚刚升上来一些,又要去接受下一次化疗直到血球数被杀,化疗不可以再继续的地步。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化疗使她的健康日益恶化,几乎接近死亡的边缘。

她不能吃,一吃就吐;她不能站,站起来就天旋地转;她不能停下不做化疗,因为那会给癌症一个喘息的机会,更加疯狂地猛长;她也不能继续做化疗,因为红血球的指数不够,做了就更危险……

南希还在做着最大的努力,这一切还在进行之中。如果她能熬过化疗,等待她的是放疗和激光治疗。那将又是新的一轮为生存而拼死的搏斗。那么如果激光治疗她也挣扎过去了,是否她将能平安的度过余生了呢?她的医生说,这一切仅仅给她百分之三十的生存机会。

南希医案是一个真实的临床病例,她的生命现在还吉凶未卜,一切还在继续中。她是否能从一道道死神的门槛经过而不留步,从一次次的飞来横祸中绝处逢生,其实这一切都不是她能决定的,但是这一切又与她相关。

现在,在这一切命运错综复杂的交织中,一层层的因缘关系,生生世世业力,似乎在一齐向她算总帐。而我作为一个医生,现在只能在她能够听懂和理解的前提下劝善了。

癌症

人们经常问,为什么人会得癌症呢?回答当然可以有各种原因,如家族遗传、生活习惯(抽烟、喝酒)、客观因素(污染)、饮食嗜好、性格等等。其实这些根据化验报告数据而来的现代科学的解释和说法,根本无法说清楚另一空间的业力根源,因为那是人们看不见摸不着的另外空间的存在。

在给南希治疗的过程中,我发觉一个过去没有注意到的问题,那是经过长期接触了解加深,才渐渐显露出来的。

临床上,我发现许多癌症病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有对过去听到的不好的话难以忘怀和长期积聚的习惯。人一生中都会听到很多难听的话,有很多身外之物,他们将这些存在心里收藏在家中。

南希的饮食和锻炼习惯几乎可以写一本书。她每日的热量是精确计算好的,食物蛋白和维生素的摄取量是用天平量的。她每日走几公里、心跳多少次完全在机器的提示标准之内。她不知道的是一个人生命的长短、健康与否却是另有标准的。

健康与修心

我曾经告诉过她健康与修心的关系,还告诉过她修炼“真善忍”对生命的意义。一次,她忿忿不平地对我说:“你没有明白告诉我真善忍可以治病……”我问她:“当我让你自省自己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时,你可是说你怎么也找不出自己曾经有任何过错啊。”

可以看出,南希性格中那根深蒂固的、没法让人碰的最强硬处,被保护得严严实实的。那是化疗、激光都碰不到的地方。她不知道真正要夺取她生命的根源恰恰是她自己造成的,可是她被自己的观念挡着,就象被一层纸隔着,看不到这个业力的因素。

南希还在寻求,求最好的医生、最好的药物、最佳方案和治疗捷径。她在去医院的途中奔波着,在一次次的失望中渐渐疲惫。南希骨子里不信命运、不信神的观念在这一次次的失败的努力中出现动摇,她开始怀疑自己:也许,业力致病是真的,神真的存在……

 

原文链接:zhoubao.minghui.org/mh/haizb/445/D03/18874/南希医案%28四%29:病与业(_下).html

 
信息来源: 《明慧周报》海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