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边远山区小学教师的入党、退党的经历(圖文)

  • 发布时间: 2019-11-18 07:39:43
 

2015-11-12-zhenshanrenhao-3.jpg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七日】教师是传承人类文化、培育下一代的实施者。如果教师的灵魂被污染了或被亵渎了,可想而知,培育出的下一代有多么可怕。我是一位边远山区的小学教师,从我入党到退党和至今受监控噩梦般的经历,奉劝世人尽早脱离中共邪党组织。

我一直在边远山区任教,至今有着三十年教龄。一九八六年,曾经因家里兄弟姐妹多,父母是农民,家境贫寒,没走读高中上大学这条路,只在初中直接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某师范学校,拿到了父母梦寐以求的“铁饭碗”,跳出了农村。
一九八九年七月我从师范学校毕业那年,正是青年学生反中共官倒、反腐败、要民主、要自由的“学潮”时期。学生遭到中共镇压,该年毕业的大中专学生很多被分配到条件艰苦的农村以至边远山区,参加过“学潮”的一些学生有的被通缉、有的被开除学籍,卸学归田,就连我这届中师毕业生也无辜受牵连,被分配到边远山区。
一、连骗带逼上贼船
在单位里,我工作成绩突出,多次被评为县级优秀教育工作者,县优秀青年等。经校领导、乡领导推荐一九九五年当上了一名乡镇中心小学年轻校长。没想到的是当上校长的那一刻,正是噩梦的开始。
党支部每年按指标分名额分任务发展党员,要把社会优秀人士发展成党员。一天上级领导找我谈话,大致内容是说:你工作上干的好但党支部要求你政治上要先進,年轻人要向党组织靠拢,你是一校之长,为了你个人前途,必须入党!那潜台词是:不向邪党组织靠拢就会被扣上“政治上落后”的帽子,提拔将受挫。要当官就必须入党,这是潜规则。
我本是“学潮”无辜受牵连者,对党也没什么好感,当时对党认识也没那么清楚,心里只觉得纳闷;我能当好我的校长就行了,入不入党跟我当校长有啥关系?这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怀着一颗干一番事业、不想断送自己前程的心,在党打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骗人的招牌下,我浑浑噩噩的连骗带逼的被诓進了中共邪党,上了贼船。
我的入党故事说明一个事实:党章规定的入党自由根本是骗人的鬼话,党的开始就植入了一个骗人、强制的怪胎基因!
二、扭曲的人性
三年的预备党员开始,也就是党系统给你洗脑的开始。有一天支部领导拿给我一本《党章》,要求预备党员的我对照它学习,思想行动上要以它为标准,并且每季劳命伤财要向上级党组织写至少几千字的表“孝忠”的思想汇报,美其名曰:“考察你的思想情况”,哪怕你不是真心的,也要这么写,否则视为你思想不过关,直至影响你的前程。
熬过了三年,还得操控你举着拳头发个毒誓:把命扔给党,永不叛党。当时我就这样被迫违心的稀里糊涂的把命和灵魂卖给党组织了。如今想起来自己的灵魂都要出卖了,思想都要受控制,这个党多歹毒呀!之后,支部领导给我道贺,大意是:这是你人生当中的一件“大喜事”,你要感谢各级党组织领导对你的“栽培”!言外之意是要我请客。
无奈我勒紧腰带花了将近半个月的工资在县城请上级党组织领导大吃了一顿,这样走过了所有流程就算你“光荣”入党了!在饭桌上,有人透露说,县级党头儿,这次收了我们的党费要拿它去香港旅游。当时香港刚刚回归祖国,要去那里逍遥一回。单纯的我当时脑子一震,不是说党费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吗?交的党费拿去作乐,这不是明摆着搞腐败吗?当时我的尊严就有一种被侮辱、被卖(骗)的感觉。只是在这个环境中真话不能说,埋藏二十多年了,今天才吐出来!难怪民间流传:“大共产党吃小共产党,小共产党吃老百姓”。共产党把人说成是动物,动物的“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和强盗哲学在这里成了真理。可悲么?被人卖了还得感谢人家!
受害依然继续,而且更深远。你发了毒誓了,入了党组织了,它现在可以堂而皇之的控制你,真是游刃有余呀!党组织要经常给成员洗脑,每年定期和不定期的控制党员过组织生活,现在老师退休了也没放过。那就是要开会,集中组织学习邪党《党章》,党的一套歪理邪说,党内各类文件;要谈贯彻落实上级党精神,要写心得体会;要缴纳根据个人工资年年上调的党费(现在大约每年四百元左右,多交不限);要写读书笔记和心得……有时读书笔记还规定至少要写三万字以上。还得小心不能说有悖于党文化的真话,简直就是睁眼说瞎话,否则会被视为异类,要受到党内的处分。大家私下都议论:过党的组织生活苦不堪言,无非就是作茧自缚,劳命伤财,严重干扰人的正常工作和生活!
三、出卖的灵魂
党仅仅是时刻对其以下党团队成员的控制和洗脑吗?不是,中国的每个人都是受害者。举个例子说吧!我是位小学老师,我每天目睹学校这块神圣而又特殊的地方却成了受中共控制和洗脑毒害的重灾区。小学生清纯的就象一张白纸,古人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看看中共要给这张白纸染上什么东西?可以说几乎把所有社会的阴暗面都暴露给没有辨别能力和自控能力的小学生,幼小的心灵污染这些秽物,其对小学生自身成长,对将来社会的影响之深、之大、之远不言而喻。党的什么歪理邪说——精神都要布置到学校,要求老师出好校刊、班刊、张贴上面配备的挂图進行大力宣传;组织师生上纲上线的学习,拍好照片、视频上传;写好文字资料存档备检……比如:组织学习十九大精神,防艾(艾滋病)扫非,打黑除恶,反腐败斗争,反黄、赌、毒(毒品),网络安全,食品安全……可谓五花八门,千奇百怪!
大家想想,小学生用什么去打黑除恶,说不定被恶干了呢!小学生被强制观看和学习扫黄、吸毒、赌博、艾滋病等一些违背儿童身心发展规律的有关色情和暴力为内容的不雅视频和不健康知识,这不强制老师放毒污染学生吗?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把这些东西放到学校来干嘛呢?如果把老师的精力比喻为一份,那在教学中老师要拿一半以上的精力来迎接这些无聊的检查,不到一半的精力用于教学,严重影响了正常的教学,严重影响了师生的身心健康。
真是搞得怨声载道,苦不堪言却不敢言!如果哪位老师没做好,检查不合格,轻则挨批评,扣绩效工资,重则开除公职。
党搞株连迫害,哪位老师没做好,还连累一大片。不仅如此,还要把这些思想用手机发送到每位家长,家长辛辛苦苦把孩子放到学校来想望子成龙,可得到的是什么?可以说大陆每个人都是受害者。可以说中共成了国教,魔爪控制每一个角落,现在想起来还不寒而栗!
各位想想,我们都崇尚身心的自由,谁愿意自己的思想和行动都受外来的控制,岂不是对人身心的摧残么?所以我认为现在的国人入党没有几个是真心的,或者是受骗,或者是受绑架的,除非是利欲熏心的人。倘若今天的中国象个正常人社会人尽其才,物尽其用,选贤举能,不入党可以当官,入党完全自由,那有多少人会入党?或者公布现在可以退党,对个人没有任何影响,我想谁都高高兴兴要退党。
因此,我觉得我曾经入党的过程就象我遇上了海盗组织,海盗看上我有利用价值。首先,把我诱骗劫持到海盗船上,用它的违背天道、人道的歪理邪说给你洗脑,成为海盗的一份子,以壮大邪恶的团伙。其次,海盗组织宣扬斗争哲学,到处搞恐怖活动,精神控制每一个成员。为谋求团伙的不法利益,逼你昧着良心跟它们去抢劫,甚至去杀人!否则,随时把你视为异类,把你推入海里让你淹死!最后,海盗组织为了不让海盗们逃跑,拿利益诱惑你,叫你堕落,叫你腐败,让你享受金钱美女,有权有势,醉生梦死。所谓:“以腐败养腐败”!叫你去犯罪,这样你不听话,随时也好拿你问斩。
入了这个党不是给自己立了个“卖身契”么?更可悲的是连自己的灵魂也扭曲了。这个党不是邪的么?
四、申请退党遭恐吓、监控
我曾因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遭中共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劳教迫害两年。劳教期间,中共在光天化日之下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杀人犯罪政策,绑架民众来对付我们这些只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锻炼身体的大法弟子。为了实行“名誉上搞臭”,中共控制所有新闻媒体自导自演了“天安门假自焚”和诬陷法轮功的“一千四百例”;为了达到“肉体上消灭”中共搞酷刑和活体摘取大法弟子人体器官……罚款、劳教、判刑等所有的手段都是践踏法律的,卑鄙犯罪的,虚伪暴力的、欺骗民众的。
可以说中共在这次迫害大法弟子中,使用的手段罄竹难书,让邪教的本性和特征表现的淋漓尽致。难怪国际上说中共是一个国家恐怖组织。劳教结束回到单位,中共依然执法犯法,把单位变成迫害我的另一个劳教所。在非法监控、监视、监听、恐吓、跟踪、探访、上门骚扰,剥夺上课权利等各种非法手段迫害下,让迫害一直延续到今天,致使教师们都不敢跟我太靠近。严重干扰了我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严重侵害我的人身自由和个人权利,给家人和个人带来极大的心理创伤。我也彻底看清了中共的虚伪、罪恶的邪教本性,它是个可以任意践踏法律的组织。
德高为师,身正为范。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作为一名教师怎能与虚伪、罪恶的组织为伍。 为了挽回我做人的尊严,作为一个教师的责任和义务,我决定退出这个冠冕堂皇的邪教组织。
在十多年前,我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方式,用了极大的勇气上交了第一份退党申请书。大意是这么写的:党的宗旨讲“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君不见党员贪污腐败执法犯法比比皆是,你看那农民工拿着微薄的工资却为祖国为人民建起了高楼大厦。因此,我认为能不能真正为人民服务在于人心,在于人的道德境界而不取决于入不入党。我从今不要组织赋予我的任何权利,也无心于为组织尽任何义务,按照《党章》入党自由,退党自由的原则,特申请退出共产党,从此当个老百姓。我不是去反对共产党,只想做个于国于民真正有益的人。请明察!
退党申请上交后,上级找上门来恐吓我说我反党,说退党犯法,说要扣我工资,说我不服从领导,说我影响一大片……同事朋友都怕中共秋后算账,都劝我收回申请,领导也吓的犯愁,好象我犯了什么大罪,把天捅了个窟窿。我不为所动,我说《党章》不是规定“入党自由,退党自由”吗?我只想当老百姓而已。他们没办法,也不给我退(可能怕受牵连吧),把我看(监控)得更紧!每次的党组织的开会,学习,写读书笔记,缴党费等活动都恐吓我要参加,我也不再理会,就这样一直扭着劲,直到今天。
记得还有一次,校长受上级要挟死缠烂打把我带到党支部开会,而后逼我交党费,还说你不开组织会议,不参加组织活动也可以,但要把以前好几年没交的党费一块补上。我当着大家的面,重申自己退出中共的理由和选择,道破了党文化的歪理邪说,希望他们消除对我的误解,尊重我的个人权利和选择。因此,我再一次上交了一份退党申请。事后受邪党控制平时唯唯诺诺敢怒不敢言的党员都悄悄鼓励我,说我做得好!仿佛我说出了他们的心声,大家都觉得好开心!
话虽如此,我虽没交党费,没参加党组织的一切活动,上级党组织依然亵渎我的权利和选择。近二十年了我依然在党非法控制、威胁、监视、歧视下度日。按《党章》规定,六个月不交党费就算自动退党。交党费,進党和退党自由,可现实中,退个党,做个老百姓就象犯了大罪,你说这组织算个什么东西,还是正的么?
党可以践踏宪法赋予人的信仰自由,可以践踏人的权利和选择;可以践踏法律,践踏事实以至人的生命和灵魂。二十年来,中共一直造谣绑架民众,公然在中国执法犯法酷刑迫害死只为信仰的大法弟子,迫害上亿的以“真、善、忍”为指导的善良民众……中共建政以来,悲剧一直重演到今天,历史的今天和过去都证明这个党组织的所作所为都是违法犯罪的,是杀人害命的;是践踏国家法律,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一切都是冠冕堂皇的,骗人的,暴力的,不合法的! 说白了这个党是个罪恶的党,这个组织是个彻头彻尾的邪教组织!
一入邪党坠苦海,从此灵魂无自己。我没有必要去反对中共,它也不配。我只是以我的亲身经历,以我作为一名教师的尊严和责任,负责任说明一个事实。事实远不止这些,这只是沧海一粟,共产邪教罪恶可谓罄竹难书。
古人云:“善恶有报”,“三尺头上有神明”。现在有三亿多的中国人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请您也多多去了解,静心想一想,别为中共的暴力和谎言所欺骗。如果您看清这个党的罪恶,请为自己,为我们的子孙后代积点阴德。
奉劝每一位有良知的中国人退出中共邪教的一切组织,抹去把生命交给它、永不叛它的“毒誓”,不要为它去陪葬。天要灭中共邪教,退党、团、队保平安。真心希望每一位中国人获得上天的护佑,拥有美好未来!
 


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17/一位边远山区小学教师的入党、退党的经历-395760.html 

 
信息来源: 明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