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商人诉江状 讲述不为人知的故事(一)

江泽民“十一”阅兵 800学员被非法关押

  • 发布时间: 2019-04-14 07:47:36
 
1-349.jpg

江泽民“十一”阅兵 800学员被非法关押

【大纪元2019年04月14日讯】2015年5月起,中国大陆兴起了诉江大潮,短短几个月内,20多万法轮功学员实名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当时,中共当局出台了“有案必理,有诉必应”司法政策,但至今,诉江案仍没有被最高检和最高法正式受理。
1999年7月,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长春法轮功学员穆君奎多次遭非法关押、被迫从市政府辞职,成为一名商人。今年3月30日,从南方开订货会刚回长春的穆君奎再次被非法扣押,目前关押在长春市第一看守所。
2015年10月,穆君奎也成为万千诉江大潮中的一员。他在诉江状里,讲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小故事。大纪元编辑整理如下:
江泽民“十一”阅兵 800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
1999年7月,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曾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10月,江泽民花费巨资举行了一个意在展示其权威的“大阅兵”,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迫害,仅长春局地就有800多名学员被非法关押。
1999年9月27日,长春绿园区普阳街派出所的杨警长给穆君奎打电话让他过去,问他还炼不炼,穆君奎说“炼!”杨说,“十月一日阅兵,对炼法轮功的实行监视居住。”不一会儿,就来了一辆警车把穆君奎劫持到八里堡拘留所。
穆君奎质问拘留所所长:“监视居住为什么关在拘留所里?”所长说:“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建国(中共建政)以来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
在八里堡拘留所,陆陆续续被非法关押的学员有800多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80多岁的大娘、大爷,也有怀孕的妇女,还有双目接近失明、小便都需要人搀扶的老年人。穆君奎非常不解:国家的阅兵,必须以关押法轮功为前提吗?试问一下,哪个国家阅兵有如此荒谬的做法?
监号里,卫生条件极差,几十人、上百人挤睡在一铺大炕上,在墙角有排泄便池,吃喝拉撒睡都在一个房间里。一天两顿饭,吃的是很硬的窝头,菜汤里没有油,碗底尽是泥沙。
28日下午放风时,大家知道有女学员在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开始穆君奎不太接受,因为他也在政府工作,觉得这么做是不是为难警察,与人不善呢?后来他想明白了:这种行为不是和政府、警察对着干,是要求行使我们每个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是最基本的人权保障,不能因为江泽民阅兵我们做好人就应该被非法关押,这本身就是迫害。
大家一致决定,小孩、老人和身体弱的除外,其余自愿绝食抗议遭受非法关押,并把话大声传到女监号里。男监舍只有四个人吃饭。所长听说后,马上做了好几个好吃的菜送来,可是并没有人吃,大家都要求回家吃饭去。
绝食到30日中午,政府方面来了很多人,其中有几个进到监室里。其中一个人说,政府决定派车接学员回家去。大家都怀疑地看着他谁也不走,穆君奎说:“我就是政府(机关工作)的,我最后相信政府一次。我同意回家,但不需要车送,我们自己回去。”那人说不行,还需要办什么手续、程序的才可以。
大家都不相信(中共)政府人员说的话,都不肯走。穆君奎说:“上他们车也不怕,不行我们接着绝食抗议,直到回家。”结果,大家又一次被政府欺骗了,他们把学员分散送到各住地派出所、街道办事处,还有宾馆等地,继续非法关押。
穆君奎和几个人被关在一个正在施工的房间里,只有几个板凳,没有床,水泥地面黑乎乎的有点潮湿,灯是临时接的,有些昏暗、恐怖。这时他们挨个问还炼不炼,说不炼就转移到附近的一个招待所里住。穆君奎说炼就在那里坐着关了一宿,第二天下午只剩下他一个人在那里。
那些人诱骗他说,那些说不炼的都回家了,你说不炼也可以回去,还买了盒饭让他吃。穆君奎说:“炼!”最后,他们也把他送到一个招待所里,那里有好几个公、检、法的工作人员,其中有一男一女给他做“转化”工作。
穆君奎给他们讲了自己修炼法轮功的经历,并讲了心性提高的事。比如,他在政府工作有公费医疗,以前没病也把医疗证借给别人开药,不开白不开,还能送个人情等等。修炼法轮功后,他没看过一次病,没花公费医疗一分钱,九八年他的父亲有些头晕呕吐,他自己花钱买药给父亲吃。
穆君奎的二姐当时非常不理解:你有公费医疗为啥还花自己钱?穆君奎就给她讲修炼法轮功要求做到真,不能占便宜,不失不得等做好人的标准。
那时冬天冷,有时看到马路中间的井盖经常被车轧到一边或半盖着,只要穆君奎看到都要把它重新盖好,方便车辆和行人过。
有一天早晨,穆君奎去人民广场炼功,在路过国际大厦门前时,看到左前方有个老人被车撞倒后,司机开车逃逸。穆君奎放好自行车赶到那里,和两个过路的好心人一起打车把老人送到市医院。出租车司机说,“我不要钱,你们只要证明不是我撞的就行。”当时老人头部出血了,医生说送往医院很及时,争取了更多抢救时间。
公检法的人听完后说,你是好人,但不学法轮功的也有做好事的。穆君奎说,“那是,但我是通过修炼法轮功改变的,改变的不只是这几件事,而是生命的本质,永远不会做坏事。”后来,他们还把穆君奎的姐姐、姐夫、妻子及孩子找来劝说他不炼。
经过5天的绝食抗议,10月2日,他们通知单位来人把穆君奎接走,他回到家后才开始吃饭。穆君奎说,“这次非法关押迫害,不仅是承受绝食饥饿的痛苦,最痛的还是对政府失去信心的精神上的痛,政府失信于民,谎言欺骗遍地横行,未来中国将会变成什么样?道德的缺失,拿什么来弥补? ”
(未完待续)
 

www.epochtimes.com/gb/19/4/13/n11184282.htm 

 
信息来源: 大纪元